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擒贼公司

[新传说] 擒贼公司

时间:2010-01-02 来源:admin 点击:

PART.1 招聘小偷
  
  王小牛今年28岁,可是他干这一行,至少也有20年的时间了。

        哪一行?小偷!要说干小偷也算个职业,尽管这职业极不光彩,整天担惊受怕的,过不安稳。

        可王小牛硬是凭着自己的聪明苦练、胆大心细和随机应变,竟一次也没有出过事。慢慢地,在这个圈子里,王小牛就有了名气,提起他的名字,也是无人不晓。

        可是他仍然不大开心,为啥?因为人外有人。这个人就是“勤贼公司”的发起人—老二。

  “业精于勤,荒于嬉。”这便是勤贼公司名字的原始出处。这公司的名字,也是老二起的。王小牛听同行们谈起这“勤贼公司”的招聘步骤,竟然也有模有样。第一步,初试,即基础考试。也就是考察应聘者的专业基础技能,比如掏钱包、开门锁等等。这一关如被淘汰,充其量只能在公司里打打杂,扫地看大门什么的,只有过了这关,才能工作在第一线;第二步,复试,即应变能力。基础考试过关的,就可以进入这一关的考验。内容是假如被公安机关擒获,能不能稳如泰山,守口如瓶,最后蒙骗过关。如果这一关过了,就能在公司里当一个小领导,带着一拨人干活;第三步,面试。由老二直接提问、观察,确定最终聘用与否。假如这一关也过了,就将肯定成为公司的中层干部,坐在办公室里,一杯茶一张报纸打发一天。工资奇高,福利诱人。

  勤贼公司招聘员工的事一经在圈子里透出口风,全城的小偷,几乎全都跃跃欲试。当然,王小牛和他们的想法不一样。王小牛也算是这一行里的一个人物,混个肚儿圆腰包鼓肯定没有问题。他之所以动了心想要去应聘,是因为他实在想见见传说中的江洋大盗老二。如果能从老二身上学到一点东西,从而解决长期困扰他的一些问题,比如怎样才能不整天担惊受怕,不老是因为想到自己是个小偷而难受,那让他倒贴钱都行。
  
PART.2 身手不凡
  
  抱着这个想法,公司招聘那天,王小牛早早去了。招聘地点设在城郊一家废弃的工厂,不过经过改建,倒也真像个公司的样子。王小牛和另外两个人被分在了一组,进入了初试现场。

  屋子不大,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位考官。这位考官王小牛认识,人称老四,在小偷这个圈子里也算鼎鼎有名。王小牛心想,连老四都被老二的勤贼公司网罗来了,看来老二的“名人效应”的确牛气。

  初试的题目很简单,一口大锅,里面翻腾着滚烫的沸油,扔进去三块滑溜溜的肥皂片儿,能用手把这块肥皂片儿捞出来,就可以了。这点小伎俩可难不倒王小牛,他八岁的时候,这一手就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只见王小牛鼓起腮帮子,咬紧牙花子,眼睛却盯着墙上“业精于勤,荒于嬉”的《员工守则》,根本不看那口铁锅和那块肥皂片子。“呔!”,王小牛轻叫一声,一块肥皂片儿就被他稳稳捞出,动作快得来不及眨眼。再看另两位,也各自从油锅里捞出了一块。

  三个人一起把肥皂片儿递给主考官老四。老四问王小牛:“你是王小牛?”王小牛说:“是我。我见过四哥。不过四哥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而已。”老四说:“我不用记着你,看你这身手,就知必是王小牛无疑!”王小牛正暗自得意,老四接着说:“你屁股后面挂着的那串钥匙呢?”王小牛摸摸,果然,屁股后面挂着的钥匙不见了。

  干这一行的都知道,偷钱容易,偷钥匙难。为啥?因为它会哗啦啦响,极易暴露。王小牛身边的那位这时候乐了,冲老四说:“我在捞肥皂片儿的时候,随手把他的钥匙给顺来了。”那意思,看我这身手多厉害啊,一边从沸油里捞肥皂,一边偷了他的钥匙,他还浑然不觉,这初试,我是过定了。

  想不到王小牛微微一笑,问他:“你把钥匙藏好了吗?”那人答:“当然藏好了。”王小牛说:“藏哪了?”那人答:“内裤里!”王小牛再笑:“你现在摸摸看?”那人就开始摸,只摸了两下,就变了脸色。王小牛说:“你能把钥匙拿走,我就能把它拿回来。我可是一边温习着‘业精于勤’的古训,一边用右手捞出油锅里的肥皂片儿,一边用左手解开你的裤带,再把手伸进你的内裤,再拿走那串钥匙,再系好你的裤带,做这些不过用了一眨眼的工夫。你说,到底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说完王小牛伸出左手,果然,那串钥匙已经稳稳地握在手里,上面还系着一根猴皮筋。“这也是你的,”王小牛说,“内裤上的。” (故事会在线阅读)

[page_break]

  当然,没说的,王小牛过了初试。剩下那两个家伙,只能去“勤杂组”填表报名了。

  复试,同样是三人一组,同样是一间小屋子,同样是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位考官。这考官王小牛也认识,叫老三。老三是城里仅次于老二的贼中高人,也是王小牛的偶像。连老三也成了勤贼公司的员工,这时的王小牛已经不仅仅把老二当成偶像来崇拜,简直把他当成了神啦。

  老三对王小牛说:“现在,就当你被公安局的抓住了,正在受审。我问你答。”王小牛点头称是。

  老三马上进入角色,一拍桌子:“姓名!”王小牛说:“李大狗!”老三问:“籍贯?”王小牛说:“我是阿尔巴尼亚人。”老三说:“阿尔巴尼亚有姓李的吗?”王小牛说:“我随娘姓。”老三说:“你长这模样,也不像阿尔巴尼亚人!”王小牛说:“入乡随俗,我整了容。”老三问:“你刚才在干吗?”王小牛说:“她口袋那里开了线,我帮她扯扯线头!”老三怒喝:“可我看你在往外掏钱包!”王小牛赔着笑:“您可真会开玩笑,我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老三再怒喝:“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给我铐上!”王小牛就笑了,“铐?您看看我在哪里跟您说话,您铐得上吗?”

  这王小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窗外,正隔着窗户跟老三一问一答呢,手里还拿着一副从老三桌子上顺手牵走的铐子!这是什么功夫?这就是王小牛苦练了十几年才练成的“分身术”!他能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让别人产生错觉,以为他就站在面前,而事实上,这时的王小牛早已经跑很远了。老三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我还以为这‘分身术’早就失传了!真是人才!二十一世纪什么最值钱?人才!”然后大手一挥,“去面试吧!二哥正等着!”

  当然,剩下的那两个家伙,只能去“干活组”填表报名了。王小牛心里这个美啊!马上就能见到他心目中的神偷老二啦!马上就能成为勤贼公司的核心人员啦!

  经过这两轮淘汰,剩下的人就寥寥无几了,所以面试是一个人一个人地进行。那屋子也和初试复试时不一样,大气、豪华,隔音相当好。

  王小牛终于见到了老二。
  
PART.3 老二设局
  
  老二端坐在一张桌子后面,人干瘦干瘦的,留着山羊胡,很有些道骨仙风的样子。王小牛冲他抱了抱拳,“前辈好!”

  老二眯着眼看了看他,说:“咱就不说废话了,直接考试。如果你过关了,会有意想不到的好事!”

  王小牛心中狂喜:“好!多谢二哥!”

  老二便抓起王小牛的手看。那手细长,柔软,中指和食指一样长,并且这两根指头明显长出其余手指一截。老二笑笑:“果然是王小牛!”

  王小牛说:“当然是我,如假包换!”

  老二说:“那就开始考试。会壁虎功吗?”

  王小牛也不搭话,瞅准一个墙角,两只脚各蹬住一面墙,人就像一只壁虎般,“噌噌噌”爬了上去,只一会儿工夫,就爬到天花板附近,然后一个跟头,轻轻飘回地面。

  老二满意地点点头:“果然厉害!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

  顿一顿,又说:“能开铐子吗?”

  王小牛说:“可以一试!”

  于是老二取出一副铐子,将王小牛铐上,然后再一次回到桌边,喝起了茶水。王小牛站在他身边,手里不知何时已多出一根细铁丝,并用这铁丝认真地拨着那个铐子。说来奇怪,平时几下就能捅开的铐子,这次王小牛费了半天劲,硬是没把那铐子拨弄开。 (故事会在线阅读)

[page_break]

     王小牛自言自语:“奇怪,这铐子怎么打不开呢?”

  老二哈哈大笑:“这是我特制的铐子。能弄开的话,我还怎么抓你!”然后回头冲里面的一个小房间大喊:“两位兄弟,已将王小牛顺利擒获!”说时迟那时快,那房间即刻冲出两个人,一边一个,将王小牛按倒在地。两个人的身手,完全是警察抓贼的标准动作。

  王小牛一下子糊涂了,“二哥,您这是干吗?”

  老二冲王小牛叹口气,说:“小牛啊,咱们这碗饭,可不是好吃的。你这点小把戏,看似战无不胜,但其实还不足老二我的十分之一。被擒,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我这样做,也是为你们好,趁你们现在陷得还不是太深,早些悬崖勒马吧!”

  王小牛一边挣扎,一边叫道:“您要把我们一个一个交给警察?您不会是开玩笑吧,二哥?您这也太毒了吧,二哥?”

  老二再叹一口气,说:“我不是说过‘还有你意想不到的事’吗?这就是啊!只不过一副铐子,就把你拿下了。你说,你这贼当的,还有什么含金量?”

  按住王小牛的两个人问老二:“这王小牛,得把他按几级嫌疑人看管?”老二想了想,说:“最高级!他会‘分身术’,会‘壁虎功’,会开普通的铐子,是贼中状元,当然得单独照顾一下!”

  王小牛恨得牙根直痒,大骂:“呸!老二!你这个骗子!”

  老二再看看王小牛,说:“我没有骗你们。本来,这次行动就叫‘擒贼行动’,这个地方就叫‘擒贼公司’,你们没听明白,错认为是‘勤贼公司’,这可不能怪我。再说‘业精于勤’是我们这一行的事吗?越勤,进局子那一天越早!你只知道‘业精于勤’的道理,不知道‘伸手必被捉’的道理吗?……知道这么多年,我为什么一直自称老二吗?”

  王小牛被按在地上,一边使出吃奶的劲儿挣扎,一边恶狠狠地瞪着老二。

  老二笑着说道:“那是因为咱有自知之明,有法压着,谁还敢说自己是老大!” 

PART.4 金盆洗手
  
  王小牛像被人在脑袋上重重地敲了一棍,一下子停止了挣扎,人也瘫软在地,嘴里叫着:“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自己不想做就算了,为什么要害我啊……”

  老二问他:“什么完了?你确定按住你的人是警察?你确定是我出卖了你?”

  “难道……”这时的王小牛,真的糊涂了。

  “我说过我要把你交给警察吗?”老二似乎对王小牛错把自己当成警察的内线有些得意,“盗亦有道,不过现在你肯定很纳闷,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兴师动众,为什么还要把你铐上?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你们从此放弃这个行当!我做了这么多年贼,得手的东西加起来,起码有几千万吧!可是,我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吗?哪一天,我不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晚上睡觉,只要外面有警车叫,我就会吓得从床上蹦起来,然后整夜睡不着觉。这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并且,被我们偷了钱的穷人,他们的日子,又怎么过?我说出这种话,你觉得很好笑吧?是,现在我崩溃了,我良心发现了,一天都不想当贼了,只想过安稳的日子。”

  顿了顿,老二接着说:“……其实做我们这一行,谁都懂这个道理,只是觉得自己已经走在路上,已经做了这么多年贼,刹不住车而已。我今天就是想当着你们的面发誓,从此我将金盆洗手。连我这样的老江湖都可以退出,都可以悬崖勒马,我想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吧?话就说这么多,今后怎么做,自己定夺吧!”说完,老二冲着按住王小牛的两个人摆摆手,那两人就将王小牛放开。老二走到王小牛面前,用手轻轻一抹他的铐子,那铐子就“叭嗒”一声打开了。

  王小牛一边揉着手腕,一边瞅着老二,似乎对他的话表示赞同,又似乎有些不明白。不过他知道,假如这次真是警方行动的话,那么此时的他,也许早被塞进了警车。

  王小牛最终有没有放弃做贼,有没有洗心革面,没有人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从此后,城中的小偷数量果真剧减。并且,据确切的消息说,老二也真的金盆洗手,和老三老四一起开店做小生意去了。 (故事会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