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奇特的纵火案

[新传说] 奇特的纵火案

时间:2010-01-29 来源:admin 点击:

PART.1 无情大火 

  这天下午,坎子村村主任李幸福和妻子马翠花正在山上干活,突然看见村子里升起了一股浓烟。“天哪!那是我们家!”

  马翠花大喊一声,撒腿就往山下跑,李幸福腿快,几步就把老婆甩在身后,等他气喘吁吁跑回家时,自己家房子的明火已经被扑灭,现场一片狼藉:墙倒了,房顶塌了,椽子、桁条和几床湿淋淋的棉絮还在冒着烟。

        乡亲们从火中抢出来的老式木箱和几件破旧的家具堆放在门口,周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焦糊味。

  大伙见了李幸福,默默为他让开一条道。他走到废墟前,看着眼前的一切,腮帮子动了两下,痛苦得揪着头发,蹲下了身子。

  看着这场景,大伙心里都不是滋味,八十多岁的五炳大爷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到李幸福跟前,说:“你要想开点,天灾人祸,谁也躲不过。这些年你带着大伙过上了好日子,就剩你自己还没脱贫,眼下你遭了灾,大伙也不会不管的,啊?”

  大伙纷纷跟着劝慰李幸福。

  运输户石锁这段时间刚建好房子,也来到现场,挤到跟前大大咧咧地对李幸福说:“幸福叔,房子烧就烧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新建的房子正好多出三间,还围着一个单独的院子,你和翠花婶就住进去吧!”

  五炳大爷狠狠剜了石锁一眼,想:你小子这几年是发了,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幸福这么硬气一条汉子,怎么会去住你的房子?可村里现如今数李幸福家日子最难了,眼下翠花又生着重病,就算他李幸福这些年来扛起了坎子村的一片天,这天上砸下来的大石头他能怎么扛?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呜呜”叫着开过来停下,乡派出所所长老王带着一位民警从车上跳下来,径直走到石锁面前,板着脸说:“石锁,有人电话举报是你故意放的火!请跟我们走一趟。”

  石锁看看两个警察,丝毫没有争辩的意思,那神态分明是认了。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站在他身旁的两位小伙子一个甩手给了他一巴掌,一个抬腿就给了他一脚,石锁的奶奶这时正拄着拐杖站在旁边,一听说孙子竟做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抡起拐杖便向石锁的头上敲去,边打边骂:“打死你这个畜生!”

  石锁捂着头,痛苦地叫道:“奶奶,别打了!”

  周围的群众根本不理会他的喊叫,一拥而上,拳脚交加,雨点般砸向石锁。两个警察连忙一人抓住石锁一只胳膊,将大喊大叫的石锁拖上警车,发动车子,又“呜呜”叫着开走了。众人又跟着警车跑了一气,又是跺脚又是吐唾沫,老半天都不解气。
  
PART.2 拷问良心
  
  这时不知谁突然发出一声惊叫:“翠花婶!”原来谁也没注意,马翠花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更不知什么时候晕倒在自家房屋的废墟旁。大伙急忙七手八脚将马翠花抬到村里的卫生所,医生给她又是打针又是吊盐水,忙碌了好一阵子,马翠花才渐渐醒来。李幸福赶紧将一条热毛巾敷在马翠花的额头上,却被她一把扯下来,狠狠扔在地上。

  李幸福流着泪,说:“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他的话还没说完,马翠花“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李幸福啊李幸福,你为大伙劳神受累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如今大家日子好了,你落得了什么?到如今连遮风挡雨的几间破屋都没了。那猪狗不如的石锁,当年你帮他还少吗?老天爷啊,你说说人的良心都到哪儿去了?”

  旁边的人有的听得落了泪,有的跺着脚骂石锁忘恩负义,真不是东西。

  要说李幸福帮扶石锁,那事儿真能编成一出戏。这石锁打小父母双亡,和奶奶一起生活,染上了偷鸡摸狗的坏毛病,长大后不务正业,经常扰得四邻不安,村里人把他当成一个祸害,提起他没有不摇头的。李幸福当上村主任后,像爹一样整天跟着他,形影不离,硬是不让他有干坏事的机会,跟一帮子混混断了来往,然后又自己拿钱把他送到县城学开车,等石锁学好后又出面到乡信用社给他担保贷了款,让他买了一辆农用车跑运输。几年工夫,石锁的农用车就换成了两辆大卡车,成了坎子村的富裕户,盖上了新房,娶了漂亮媳妇。村里几个像他一样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在他的示范下也都走上了正道。

  大伙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石锁怎么就下得了手,放火烧李幸福的房子……
  
PART.3 无言结局
  
  再说在派出所里,所长老王怎么也不相信火是石锁放的,他又查了查电话上的来电显示,发现举报者用的是手机,便到外间屋子拨了那部手机,想跟举报者再核实一些具体细节。

  电话很快通了,但没人接,一听,刚才办传讯手续时让石锁交出的手机,正在桌子上“呜呜”地响,拿过来一看,上面显示的正是派出所的电话号码。显然,举报者是用石锁的手机打的电话。老王很奇怪,便进去问石锁刚才把电话借给谁用了,石锁咧嘴一笑,说:“你是想知道举报电话是谁打的吧?告诉你吧,就是我打的!”

  老王简直懵了,这石锁放火烧别人的房子,然后再打电话举报自己,他脑子里哪根筋出了毛病?想到这,老王指着石锁的鼻子骂道:“你小子良心是不是给狗吃了?李幸福对你那么好,你竟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你还算是人吗?”

  石锁沉默不语。

  老王吼道:“你说话呀!”

  石锁还是一声不吭。

  这时,传达室门卫送来一封信,信封上写的是“王所长收”,下方的落款竟然是“石锁寄”。老王看了眼石锁,将信拆开,信上这样写着—

  王所长:

  我实在看不过去了!我决定做一件犯法的事:烧掉村主任李幸福的房子!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肯定已经把这事干了!

  这些年来,李主任拼死拼活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如今大家全都奔上了小康,只有他还住在几十年前的旧房子里,我拿脚踢了好几回,那房子扭扭歪歪的却偏偏踢不倒。这次我专门为他们盖了三间新瓦房,几次劝他们去住,但他和翠花婶却说什么也不肯。所以,我决定烧了他们的房子,然后用我的三间新瓦房赔给他……

  老王看了这信,简直哭笑不得。他点上一根烟,一口接一口抽着,直到一根烟抽完,才说:“石锁啊,你可真糊涂。你这是犯的纵火罪,要被判刑坐牢的,你知道吗?”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石锁流泪了:“我当然知道后果。可老王你知道不?翠花婶她得了重病,已经快不行了。”

  老王一惊,问:“翠花怎么了?”

  石锁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哭了起来,边哭边说:“翠花婶她得的是癌症,肝癌!现如今只瞒着翠花婶一个,大伙全都知道了。”

  石锁接着说:“老王你想想幸福叔现在多难受呀!翠花婶如果就这样走了,不仅是剜了幸福叔的心,还会为翠花婶内疚一辈子。要是能让翠花婶最后住上敞亮的新房子,幸福叔心里多少也会好过些。所以我想把新建的三间新房送给他,但他们死活不要。所以,我实在是没法子,只好烧了他们家的房子,再让法院把那三间新瓦房赔给他们家。只要他们能住上新房子,再大的罪我也愿意受!你赶紧把案子送法院吧,赶紧让法院把我家新建的那套房子判给幸福叔……”

  老王又点上一根烟,啥话也说不出了。

  当天傍晚,村主任李幸福来到派出所,他带来一份“保释申请书”,要求保释石锁,申请书上面按着全体村民的手印,密密麻麻的,鲜红一片……(故事会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