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悬念故事] 秘密跟踪

[悬念故事] 秘密跟踪

时间:2011-05-15 来源:admin 点击:

PART.1 草木皆兵  刘涛是一家调查公司的经理。这天傍晚,他刚要下班,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此人四十岁上下,身穿一件黑色风衣,风衣的领子高高竖起。遮住了他的下巴,鼻子上还架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很显然,来人是怕被人认出来,刻意装扮过。刘涛热情地请对方坐下,问他有什么可以效劳的。那人顾虑重重地问:“你们这儿能为客户保密吗?”

  刘涛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服务准则,肯定地说:“当然,为客户保密是我们的首要原则,请尽管放心,您的任何信息我们都不会泄露出去的。”

  那人点点头,沉吟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我想请你们跟踪一个人。”刘涛说:“没问题,这是我们的熟练业务,请问您要跟踪谁?”

  那人看着刘涛,一字一顿地说:“跟踪我。”刘涛吃了一惊:找人跟踪自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他不禁好奇地问:“为什么?”

  那人解释说:“是这样的,最近,我总是发现有人在跟踪我,所以我想请你派人跟踪我,借机来发现这个人,然后查清他的身份来历,看看到底是谁指使他的。”

  刘涛恍然大悟道:“没问题,请提供一下您的身份和住址,我马上就可以展开调查。”那人略一犹豫,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涛。刘涛看了一眼名片,此人名叫张建设,是本市一个机关单位的副局长。

  刘涛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有人跟踪你的?”

  张建设回忆了一下,说:“大概是两周前吧。这人可能很早就开始跟踪我了,我曾在几个不同的场合,都看到过他。起初我以为只是巧合,直到两周前,我深夜出门,意外地看到他竟坐上后面一辆出租车,一路跟着我,这才意识到他是在跟踪我。”

  刘涛试探地问:“您有没有想过谁可能会跟踪你?或者,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张建设摇了摇头,说:“我也感到莫名其妙,所以这才来找你们帮忙调查。”

  刘涛察言观色,知道对方肯定有许多隐情不想对外人说,便也不再追问。随后,两人谈妥了价钱。张建设交了定金后,便起身告辞,临出门又再次嘱咐刘涛:“此事千万要保密。”

  送走张建设后,刘涛陷入了沉思:谁会跟踪张建设呢?以经验来分析,很可能是张建设的爱人怀疑自己的丈夫出轨,所以找人跟踪他,如果是这样,那么跟踪张建设的这个人说不定就是自己的同行。想到这里,刘涛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跟张建设一块下楼就好了,说不定马上就可以看到这个人了。

  刘涛猜得一点没错,那人正在樓下等着张建设呢。张建设下楼来到车前,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四周,不出所料,在马路对面不远处,停着一辆出租车,里面坐着的正是跟踪自己的那人。

  张建设心中一沉,自己离开家的时候特意装扮过,没想到还是被人识破了。他发动汽车上了路,通过后视镜,一看到那辆出租车缓缓跟了上来。张建设真想停下车,揪住那人喝问清楚: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无论对方是什么目的,如果把这件事情捅破,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

  到底会是谁呢?张建设一边驾着车,一边胡思乱想着,背上不由渗出了一层冷汗,因为不光是妻子,还有跟自己竞争局长一职的对手,甚至是自己得罪过的人,都有可能是幕后主使者。现在的张建设,真有些草木皆兵了。他只能暗暗祈祷,希望调查公司尽早调查清楚对方的来历,否则,老这么提心吊胆过日子,非把自己逼疯了不可。

PART.2疑神疑鬼

  三天后,张建设就忍不住打电话给刘涛,询问进展情况,刘涛说,通过跟踪,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只知道是个外地人,租住在本市。因为怕惊动了对方,所以没敢近距离接触。张建设迫不及待地问:“那他跟踪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刘涛说:“目前还不清楚,但他显然是受雇于人。我曾经偷听到一次他打电话,好像是在向什么人汇报你的行踪,但是时间太短,我还没有跟踪到他们见面。”

  张建设一听,连忙说:“你去移动公司查他的通话记录,就可以找到幕后主使人。”

  刘涛笑道:“老兄,我们又不是警察,不能去随便查电话记录的。”他顿了一下,说,“你如果着急,我倒有个办法,请问你有没有具体的怀疑对象?我想通过逐个排除法,查出那个最有可能雇用他的人。”

  张建设略一犹豫,他本来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对方,但现在也顾不得了,便说:“那你去查一下这几个人吧。”他说了几个名字,包括他的妻子,还有单位里的几个同事。

  过了一周,刘涛给张建设打电话,说那几个人他都派人跟踪调查过了,基本可以排除嫌疑,他让张建设再想一下,还有谁值得怀疑。

  张建设焦躁地说:“我跟其他人没有利害冲突呀!再有的话,就是我在工作中得罪的那些人,你知道,我手里有点权力,免不了会妨碍一些人的利益,难道是他们想报复我?”

  刘涛说:“这也很有可能,而且你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我看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别吃了亏。”

  张建设倒抽一口冷气:“难道他们要加害我?”

  刘涛说:“如果你愿意,我还会继续跟踪的,不过我估计难度很大,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结果。如果长期跟踪的话,费用又挺高,您看……”

  张建设一听,失望之下,一肚子怨气都发泄在刘涛身上,吼道:“你这是什么破调查公司,连这点事都查不出来?干脆关门算了……”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PART.3 真相大白

  接下来的日子,那人对张建设的跟踪还在继续。隔几天,他就会出现在张建设的视线里。张建设感觉到,自己简直是生活在透明玻璃里,无论干点什么,似乎都有双眼睛在监视着自己,无时无刻,他都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时间一长,他身心俱疲。精神恍惚,以至于工作中出了好几次差错,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对谁都不信任。

  月底,上级来局里对新局长的候选人进行民主评议,张建设被大家投了不信任票,升官的希望很渺茫了。领导见张建设精神压力太大,就劝他休假放松放松。张建设眼见升迁没戏了,也就听从了建议。

  可是,放了假也不安生,那人还是阴魂不散,无处不在。到哪里才能躲开他呢?张建设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了老家,老家在本省一个偏僻的县城,也许到了那里,就能摆脱对方的纠缠。于是,这天晚上,张建设连夜出门,偷偷坐火车离开了省城。

  算起来,张建设已经有四年没回老家了,平日里他忙工作、忙应酬,根本抽不出时间回家看望父母。张建设的父母都是退休教师,父亲患有严重的风湿病,行走不便,到省城去看儿子也很困难。这次,张建设突然回来,让两位老人喜出望外。

  小县城很清静,张建设每天出门看望同学朋友,身后不再有影子跟着,心情得到难得的放松。

  这天傍晚,张建设从同学家回来,走到家门口时,听到里面有生人说话,进屋后,他一眼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只觉得身形很是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再一想,顿时脑子里“轰”的一声,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心中哀叹:天哪,我都回到老家了,你还阴魂不散,竟跟踪过来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跟踪了张建设一个多月的那个人!

  看到张建设,那人站起来,恭敬地打招呼。张建设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恶狠狠地盯着对方,咬牙切齿地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那人被张建设吓得一哆嗦,转头求救似的看着张建设的父亲。

  父亲呵呵笑道:“建设,这是我的一个学生,叫王军。他今年刚大学毕业,平时迷恋侦探小说,竟然异想天开说要开个私家侦探社。呵呵,他以为当私家侦探那么容易啊?所以,我就让他去跟踪你,也好锻炼锻炼,体验一下感觉。”

  张建设一听,傻了眼,打死他都想不到,竟然是父亲派人跟踪自己。他看看王军,再看看父亲,想到这些日子来所遭受的折磨,不禁猛一跺脚:“爸,你……你可把我害惨了!”

  父亲见儿子这副悲愤欲绝的模样,不明白了:“建设,出什么事了?”

  一旁的母亲见儿子生气,忙拉过儿子,红着眼圈。低声说:“建设,你千万别怪你爸,其实,让王军去锻炼一下还是次要的,主要是……主要是你爸他也是为了你好……”张建设一怔,这是什么理由?

  母亲叹口气,接着说:“这几年,你当了单位的领导,有了点权力,可一些个事儿办得不地道……你
爸劝过你好几次,可你就是不听啊!他不想你以后犯了错没得悔改,这才让人偷偷盯着你……我们也知道这样不一定有用,但总不能眼看着你犯错误……”母亲说着,眼泪不觉流了下来。张建设看看哭泣的母亲,又看看苍老的父亲,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