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东方夜谭] 钓酒虫

[东方夜谭] 钓酒虫

时间:2011-11-04 来源:admin 点击:

  吴有才有一手奇绝的雕玉功夫。可怪人有怪癖,要是碰上一连几天不出太阳,他就整天躺在床上,任是天王老子都甭想拉他出来……

  吴有才是一名玉匠,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雕的龙能飞,凤能舞,就是一朵百合,那神采也绝对和其他玉匠雕的不一样。人们都说,吴有才有一双绝雕神手。

  可是,吴有才也有一样别人长不出的毛病。

  吴有才的父亲是个酒鬼,从他三岁开始,父亲就拿手指头蘸酒喂他。七岁时,吴有才已经能坐在酒桌前和老爷子对酌了。现在,吴有才已经年近五十,你说他喝了多少年的酒?而且他还不是一般的酒鬼,他喝的是“阴阳酒”:太阳挂在天上的时候,他滴酒不沾;可太阳一落山,他就非喝酒不可。如果是不出太阳的阴天,那他就整天泡在酒缸里,任是天王老子都甭想拉他出来。人们说,吴有才肚子里有酒虫,酒虫喜阴,怕阳气,所以吴有才才会这样。

  这天,吴有才被当地的朱县令请进了衙门。朱县令可不是想把玩什么玉器,他是打听到两个月后,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李太监要做六十大寿,觉得这是巴结李太监的绝佳时机。听说李太监喜欢玉器,所以朱县令倾全县之力购得一块翡翠石,想让吴有才在上面雕个“九龙盘珠”,拿去孝敬李太监。

  吴有才一看到这块通体翠绿、碧光莹莹的玉石,眼睛都瞪直了:这是上等的天然翡翠,如果雕上九龙盘珠,绝对是无价之宝啊!哪个玉匠不喜欢在这样的原玉上雕凿?于是吴有才当下就焚香净手,祷告天地神祗,随后拿起量尺和雕刀雕琢起来。

  朱县令早就打听到吴有才有嗜酒的毛病,所以吩咐家丁每天好酒好菜伺候。而吴有才也确实尽心尽力,不管晚上醉到什么程度,只要第二天太阳一出,他马上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雕刀翻飞,游刃有余。晚上喝酒的吴有才和白天干活的吴有才简直判若两人,朱县令不禁暗暗称奇。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朱县令悄悄过去一看,发现吴有才已将九龙盘珠的九只龙头雕成了,虽然一样是龙,可它们的形态竞个个不同,有面善的南龙王,有仁和的东龙王,有急躁的西龙王,有敦厚的北龙王……走到近前,耳际似乎能听到声声龙吟。朱县令大喜过望,恨不能立刻把这玩意儿孝敬了去才好。

  可是,他高兴得太早。不久,梅雨季节来了,一连三天,天上根本不见日头,吴有才整天躺在床上,一副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样子。起初,朱县令还不以为然,吴有才要酒,便令人端了去。可一连几天这样子,朱县令坐不住了:若是这雨一直不停,莫非吴有才就一直这么耗下去?那岂不误了自己的大事?

  朱县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师爷看在眼里,便献计说:“大人,咱不如去买些风灯,挂满屋檐。反正那玉匠醉着,咱把这些风灯一起点亮,保不准他会以为是太阳出来,不就起来干活了?”朱县令一听却连连摇头:“他又不是傻子,醉的时候人事不知,醒的时候却才思敏捷,你想用风灯糊弄他?休想!”

  师爷眼珠一转,说:“那咱不如换个玉匠?”朱县令瞪他一眼:“做这活儿最忌的就是换手,换过后手法不一样,风格更不一样。西施和东施凑到一起,能漂亮吗?”

  眼看着朱县令越发坐立不安,师爷思忖多时又有了主意,说:“东君山有个白云道士,据说会些法术,不如请他来替玉匠捉捉酒虫?酒虫捉走了,那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不就都能干活了?眼下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这活儿是一天也不能耽搁了呀!”朱县令一听,觉得这办法好,于是就令家丁连夜赶往东君山,去请白云道长。

  禁不住家丁软磨硬泡,白云道长一大清早就骑马赶到了县衙,朱县令赶紧将道长请进屋。听朱县令讲了吴有才的习性,白云道长微微一笑,说酒虫以前倒是钓过,但不知现在是否奏效,不过不妨试试。他要朱县令准备一坛上等美酒,又让取来一根细如发丝的麻线浸入酒中,浸泡个三天三夜。而且这几天,白云道长吩咐只给吴有才喝兑了水的酒。吴有才喝淡酒自然不过瘾,像犯了病似的急得抓耳挠腮,闹个不停。

  三天一晃而过。白云道长从酒中取出麻线,在麻线的一头系上芝麻大小的银钩,又将酒糟粘了豆腐皮裹住麻线,令家丁给吴有才端了去。那吴有才闻到麻线上的扑鼻酒香,“噌”地就从床上坐起,捧起腐皮酒糟三口两口就往肚里吞,他哪里知道,这里面其实有一根长长的麻线。

  白云道长在一边微笑不语,他看吴有才将酒糟全吞进肚后,只轻轻一扯,瞬间就将那嘴叼银钩的酒虫给钓了出来。朱县令和师爷十分好奇,凑上去一看,不禁啧啧称奇。只见那酒虫不过指甲盖大小,通体圆润,硬如玉石。白云道长将酒虫纳入袖中,朝朱县令微微一点头,便飘然而去。

  这道长的功夫果然了得,钓走了酒虫,吴有才立马就清醒过来,外面仍是阴雨不停,可吴有才却拿起雕刀进了玉房。朱县令大喜过望,吩咐家丁好好侍候,吴有才要什么就给什么。

  这下吴有才跟以前判若两人,白天从早干到晚不说,晚上还要接着干,而且再也没要什么酒喝。朱县令急着赶工,吴有才这样子,正好遂了他的心愿。他怕打扰吴有才,明令禁止任何人去雕房,有时候自己忍不住了,也只是在窗外偶尔张望一下。

  就在李太监寿诞前三日,吴有才终于完工了,他用朱漆托盘将翡翠玉托了出来,端到朱县令跟前。朱县令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轻轻地将覆在上面的红绸揭开,伸过脖子细细观赏。龙头还是以前的龙头,可是龙身……龙身呢?朱县令两眼一黑,差点跌倒在地。原来,这朱漆托盘上的九龙盘珠,前半部分是龙,可后半部分却分明是条硕大的虫。这不成了九虫盘珠了?那龙头虫身,泾渭分明。朱县令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细细一算,明白这后半部分的活儿,恰是吴有才在被白云道长钓去了酒虫之后干的。

  吴有才见朱县令一脸怒色,拱手说:“我已经倾尽全力,无奈手艺不精,就此告退。”说完,一分工钱没要,拔脚就跑……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就这样传开了。有人说,白云道长是看不惯朱县令如此溜须拍马,才故意钓走吴有才的酒虫的。要知道,那酒虫在吴有才体内经过几十年美酒浸润,早有了灵气,没有了它,吴有才就成了没有灵魂的空壳,哪还有精气神来雕凿?

  不过也有人说,后来在东君山看到过吴有才。他做了道士,那酒虫其实白云道长一直给他留着呢,后来东君山道观里的那些精美雕刻,八成都是吴有才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