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阿P幽默] 阿P的艳遇

[阿P幽默] 阿P的艳遇

时间:2012-01-05 来源:admin 点击:

  阿P是单位的业务骨干,妻子美丽贤慧,女儿聪明懂事,这一切阿P本来很满足,可是最近朋友小王发来的一个短信却让阿P长吁短叹,愁眉不展。

  短信的内容是:“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下班回家,四等男人回家碰到她的那个他。阿P,你算是几等男人?”

  阿P心里一寻思,这不是明摆着吗?三等男人!虽然阿P不是好色之徒,也不想搞什么婚外恋,但他对自己仅仅被称为“三等男人”很不舒服,自我感觉良好地活了这么多年,原来自己仅仅是个“三等男人”,窝囊呀。

  阿P很不服气地想,我阿P怎么才是个“三等男人”呢?“一等男人”自己不敢想,家外有家的男人不是大款就是高官,但当个“二等男人”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自己这么优秀,只要自己愿意,还会没有个红颜知己?

  阿P这次真是鬼迷了心窍,一门心思地想做个“二等男人”,在单位里对女同事热情了许多,也非常主动地与女同学联系了,就连坐在公交车上,只要一见到年轻美丽的女人,他就送上灿烂的笑脸。

  可几个月过去了,阿P不仅连红颜知己的边都没有沾到,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主任老王语重心长地对阿P说:“阿P呀,做人要厚道,不要仗着自己是业务骨干就对女同事嬉皮笑脸的,这样下去是要犯作风错误的。”

  阿P红着脸唔唔地点点头。打击接踵而来,这天,一个女同学接到阿P电话时说:“阿P,以后没有事请不要老给我打电话,我怕我老公误会,实在不好意思。”最大的打击是在公交车上,那次阿P刚对一个“美眉”绽放了笑脸,这个“美眉”就狠狠地瞪了阿P一眼,嘴里骂了一声:“神经病。”

  阿P灰心了,看来自己还就是“三等男人”的命,要不,凭自己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还是找不到一个红颜知己呢?

  就在阿P灰心丧气的时候,阿P接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这个女人在电话里娇滴滴地说:“实在对不起,先生,打扰你了,请你千万别生气,我―――我―――”女人结结巴巴的样子说不下去了。阿P马上被这个娇滴滴的女人打动了,坐正了身子,非常有修养地说:“你好,请问你找谁?你是哪位?请不要着急,有什么事请慢慢讲。”

  女人说:“我―――我找你,我们不认识的,但我必须找你,我―――我―――我实在难以开口。”

  阿P满腔热情地说:“小姐不要不好意思嘛,有事尽管说,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女人说:“是这样的先生,我―――我非常非常喜欢你这个电话号码,我佷想把它买下来,钱多少不是问题,实在是冒昧的很,素不相识的,向你提出这个不情之请,我也是犹豫了佷久才鼓起勇气给你打电话的。”

  阿P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了,阿P的手机号码是139XXXXX999,这可是托了人好不容易才弄来的“炸弹号”。

  女人乖巧地说:“先生,实在不行就算了,我也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的,夺人所爱嘛,你也不要难为情。”

  阿P沉默了一下说:“你是哪个地方的?”

  女人说:“A县的,你呢先生?”

  阿P说:“哦,我是B县的。”

  女人说:“太好了,我们是邻县,我真怕我们相离的太远,要是那样子的话,我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这样吧,先生,你说个价钱吧。”

  阿P说:“钱是小意思,这主要得看我们有没有缘分。”

  女人急急地说:“先生,我想我们还是有点缘分的,要不,我们怎么会看中同一个号码呢?”

  阿P豪爽地说:“我想也是,既然我们有缘份,那我就送给你了。”

  女人说:“真的?太谢谢你了,你可真是一个好人,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好呢?”

  阿P说:“想谢我呀,那就请我吃顿饭?”

  女人说:“肯定得请,不过―――是我到你们B县呢?还是你来我们A县?我们顺便也把那个―――那个号―――啊―――”

  阿P沉吟了一下说:“我看你还是来我们B县吧,我很忙,实在抽不出时间到你们那儿去。”

  女人说:“应该的,应该的,我都糊涂了,我怎么好意思劳你大驾呢?”

  阿P兴奋地说:“那我们就说定了,随时恭候大驾。”

  放下电话,阿P一蹦老高,嘿,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看来,这次真的要有艳遇了,做个“二等男人”的梦想有望实现了。

  在阿P再三热情的催促下,那个叫小红的女人这天终于来到了B县县城。

  阿P精心打扮一番,对妻子撒谎说是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

  晚上七点,阿P如约来到皇城大酒店赴约。

  阿P一见小红眼就直了,这妞儿太漂亮了,比心中想像的还要漂亮,这脸蛋,这身材,真迷死人了。小红嘴更甜,一见面就大哥大哥地叫个不停。饭还没吃几口,啤酒却让小红灌了个够,阿P醉眼朦胧摸不着北地就妹子妹子地叫开了。喝了一会,阿P憋的慌,到厕所去撒尿,小红乘阿P上厕所之机,把一包粉末倒入阿P的酒杯中。

  阿P上完厕所后,又喝了几杯就昏昏沉沉地趴到桌子上睡着了。

  等到服务员把阿P推醒让他结帐时,身边已没了小红的身影。阿P使劲捶了捶昏沉沉的头说:“咦,人呢,那位小姐呢?”

  服务员说:“那位小姐早就走了。”

  阿P目惊口呆地说“什么?早就走了?”服务员肯定地点了点头。完了,完了,阿P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急忙摸自己的口袋,手机、钱夹都不见了,一抬胳膊,手表也不见了。_ www.xiaole8.com

  阿P立刻的心里骂开了,妈的,这个骗子,这个狐狸精……

  阿P“二等男人”没做成,反倒丢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财,很长一段时间萎靡不振。

  后来,阿P在网上看到一批做“一等男人”的官员纷纷落马,心里稍稍好受了点。

  不久,朋友小王的妻子死活闹着要离婚,原因是小王有了外遇,一个好端端的家眼看着就要毁了。

  阿P心惊肉跳地想,看来“一等男人”、“二等男人”都不是好当的,早晚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幸亏自己“二等男人”没有做成,否则……阿P不敢往下想了。

  阿P看看漂亮的妻子,又看看可爱的女儿,捂着嘴偷偷地乐了,就数自己最幸运了,做个“三等男人”多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