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辉煌祭奠

[中篇故事] 辉煌祭奠

时间:2013-10-17 来源:admin 点击:

  辉煌祭奠
  
  1。一见倾心
  
  古时候,洞庭湖边的澧阳平原上有一个强盛的部落,名为“城头山”。为了抵御洪水,部落的新任首领发动众人,决意围堤造城,可是要想造城,首先遇到的一个棘手问题是—由谁来做奠基的“牺牲”?
  
  “牺牲”,也就是祭祀用的祭品。当时大型工事奠基不像现在这么简单,那时候是要杀人的。杀什么样的人?杀几个?杀哪几个?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决定的事,必须要找一位精通巫术的法师。当时法师的权威相当高,仅次于首领。可是,本部落的法师已经和老首领一同死于前不久的一次洪灾,那又找谁呢?
  
  首领想到了东鸿。东鸿是澧水流域最有名气的法师,聪明过人,善观天象,能呼风唤雨,而且正义凛然,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不过,这年轻法师有一个“毛病”,杀人十分挑剔、谨慎,他的宗旨是:宁肯不祭,也不能随便杀人当祭品,更不能错杀好人。
  
  这一天,东鸿被请来了,没想到快到城头山地界时,他却被一个女子给迷住了。
  
  这女子当时正在路边林子里打柴,不慎让石斧砍伤了手指,鲜血直流,不由叫了一声“哎哟”,这一叫唤,就惊动了过路的东鸿。
  
  东鸿急忙走上前去,查看伤势后,让她捏紧手指,然后给她采来草药,用石头捣碎,小心翼翼地敷上。
  
  东鸿的英俊、威武让这女子完全忘了伤痛,她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东鸿,任由自己的手指紧紧贴着东鸿的手心。
  
  东鸿也感觉有点异常,心头“怦怦”直跳,他抬头细细打量这个女子,这一打量,他的魂就给迷住了:这女子一脸娇羞,楚楚动人,正是东鸿朝思暮想的那种女人。
  
  女子见东鸿呆呆地盯着自己,顿时脸颊绯红,慌忙从东鸿的手心里抽出自己的手,低着头说道:“我叫萌萌,是水云部落的,天天在此打柴。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你!”说完,她背上柴禾,匆匆走了,走几步又回过头来,只见东鸿仍然呆在原地,恋恋不舍地目送她……
  
  这天晚上,东鸿一夜未眠,那个叫萌萌的女子就那么定格在他的眼前。东鸿一直没有女人,在此之前,虽有不少女子对他暗送秋波,可他总是视而不见。现在他终于暗下决心,等做完这儿的法事,一定要去找萌萌,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2。计试兄弟
  
  第二天,东鸿和首领商讨奠基之事,他单刀直入,问首领:“你们准备做‘牺牲’的,是什么人?带出来让我看看。”
  
  很快,几个盗贼被带了上来,都是周边几个部落的强人,个个身怀绝技,本事了得。
  
  东鸿见了他们,摇摇头,对首领说:“放了他们。”见首领一脸疑惑,他又说:“先得人心,方可筑城。首领不妨开一先河,放他们回去,周边部落必会感恩戴德,助你建城。”
  
  首领觉得有理,当即放了他们。那时候抓到外部落的俘虏,即使不杀,一般也会留在部落里做奴役,哪会放的?
  
  接着,又带上来几个,是流落到这里的外人,东鸿又一一摇头,说:“流落之人,根基不稳,不可奠基。不如收留他们替你造城,必会以一当十。”首领欣然同意。
  
  最后带上来四个人,是邻近部落的四兄弟,先是因为地界之争,与城头山有过过节;以后又和城头山内线勾结,四处游说,策划谋反,想推翻新首领,被首领给抓了起来。
  
  东鸿看了看这四人,示意带下去,然后问:“还有人吗?”
  
  首领摇摇头,他的本意就是要杀掉刚才这四兄弟,以除后患,于是对东鸿说:“我想在东西南北四方各祭一个,以求根基稳固,你说呢?”
  
  东鸿看出了首领的心思,笑道:“如果想根基稳固,还得看这四兄弟是否同心协力,倘若各怀心事,多祭反而不好。这样吧,不妨试试他们,然后再作决定。”
  
  东鸿随即让武士押上四兄弟,来到一块开阔地。东鸿对四兄弟说:“这次奠基,我只想选你们其中一个。现在,你们四人沿这场子跑一圈,看谁跑得最快,跑得快的,气力好,留下筑城,跑在后面那个,就是奠基者了。”
  
  话没说完,这四兄弟中就有三个疯跑起来,只有老大做做样子,慢悠悠地跑着,前面那三兄弟往后一瞧,见哥哥故意不跑,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有两个面露羞愧,放慢了脚步,另一个却不顾这些,仍然没命地往前冲。

[page_break]


  
  东鸿笑了,指着那个跑得最快的人,对首领说:“就是他了,此人不顾兄弟情义,当杀!”首领欣然同意:“妙,妙!就是他了,一言为定!”然后,他和东鸿击掌为誓,定下了奠基者的人选。
  
  随后,东鸿又附在首领耳边,悄声说道:“你刚才看到了,这四兄弟关键时刻根本不会同心协力,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会对你构成威胁,少杀一个,你就会多一份恩德,放他们回去吧。”
  
  首领心悦诚服,当即放了那三兄弟。
  
  最后,东鸿让武士把那跑得最快的人带到跟前,仔细打量起来。只见这人非常年轻,人高马大,腰板挺得笔直,长相精明,脸上无畏无惧。当东鸿打量他时,他也盯着东鸿,嘴角露出一缕嘲意。东鸿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卑不亢地吐出两个字:“欧阳。”
  
  首领让武士把欧阳带走后,说:“让欧阳做奠基,真是大师的英明啊!你看他站在那里的样子,就像一座山,有他奠基,我就放心了。”
  
  东鸿淡然一笑,没有说话,看着欧阳的样子,东鸿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妥,他有一种不安的想法—让欧阳当祭品,恐怕是个错误,但话已出口,并和首领击掌为誓,不可收回了。
  
  奠基就确定在月圆之夜,距这日子还有一段时间,东鸿无所事事,想起了那个叫萌萌的女子……
  
  3。情重如山
  
  这天,东鸿信步走到野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片密林深处,这里,就是他和萌萌相识的地方。
  
  忽然,东鸿听到身后有匆匆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跌跌撞撞地冲过来,一下子跪在他跟前,一看,正是萌萌!
  
  “萌萌,你怎么了?快起来。”东鸿赶紧去扶她,不料萌萌却把他的双腿抱得紧紧的,随即她又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泪水,望着他,乞求道:“你就是东鸿大师吧?那天小女子把你当成过路之人,不知是你,真是有眼无珠。今天,我特来求你一事,你能答应我吗?你若不答应,小女子就一直在这跪到天荒地老。”
  
  东鸿在任何场合可以做到处变不惊,但面对这个心仪的女人,他却慌了神:“好,我答应,你先起来吧。”说着,他又伸手去扶。萌萌仍然不起身,哭道:“你要说话算话啊,只要你能答应帮我,我今生今世,甘愿替你当牛做马!”
  
  东鸿听了这话,欣喜异常,急忙说:“我愿意帮你,请相信我,起来慢慢说吧,什么事?”
  
  萌萌仍然跪着,哭道:“你要救救我弟弟,他、他被你们选中要做奠基……”
  
  东鸿心里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略一思忖后说道:“首领决意杀你四个兄弟,我已经尽力救了三个。你这弟弟,怕是不好救了。”
  
  萌萌听了,立即站起身,生气地说道:“我听说大师是个正义有道的人,口碑极佳,所以才不顾颜面,跪地哀求你放了我弟弟,没想到你也是言而无信的小人。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说着,她抬脚要走。东鸿慌了,一把拽住她,说:“且慢,你听我说吧,我早已看出,首领祭城是假,杀欧阳是真,其心已经不可动摇。再说,我与首领已经击掌为誓,如果现在反复,也是出尔反尔,我如此戏言,以后当如何立身?”
  
  萌萌说:“我明白了,你乐善好施是假,自私自利是真,从没真正想过帮人。我不为难你了,让我走。”说着,她就要挣脱东鸿,可东鸿却把她攥得更紧,说道:“别急,你听我说完,我从不滥杀无辜。你这弟弟,是无情寡义之人,让他奠基,并不可惜,你也不必留恋,倒是你那大哥,可钦可佩。”
  
  萌萌听了,一撇嘴,嘲弄道:“哼,都说你聪明过人,没想到你却败在了我弟弟手下。”
  
  东鸿大惊:“此话怎讲?”
  
  萌萌说道:“我那三个哥哥都很老实,从来都是唯命是从,任人摆布,唯有我弟弟,才知道哪些话当听,哪些话不当听。那天,你让他们四个赛跑,我弟弟就知道你要玩什么把戏了,为了救我三个哥哥,他拼命跑在了最前面,那是主动求死。你说,这样的弟弟,他该杀不该杀?”说到最后,萌萌失声痛哭,情不自禁时,竟一头扑在东鸿的胸前。
  
  东鸿紧紧搂抱着这个悲伤的女子,愣住了。他的眼前,浮现出了欧阳的身影,这一次,东鸿感受到了欧阳的那份淡定、从容,那份坚毅、刚强,哦,对了,难怪当时自己心中隐约感到不妙,那是因为内心深处已经发现自己看走了眼,预感到要错杀好人了。
  
  这时,萌萌看东鸿愣了半天没有反应,不由有些担心:“大师,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东鸿恢复了镇定,长叹一声,说道:“是我该死!你弟弟大智大勇,大恩大义,是有德之人,如果我救不出他,我誓不为人!”
  
  萌萌听了,高兴得不得了,紧紧抱住东鸿,柔声说道:“我相信你……今夜,我就是你的人了……”
  
  东鸿的心顿时醉了,他忘了心中的忧郁,忘了一切,疯狂地亲吻着萌萌,那会儿,他能听见萌萌“咚咚”的心跳,他能感觉到萌萌的身体在颤栗……
  
  这一夜,两个相爱的人在密林深处缠绵着,直到天亮。临分手时,两人恋恋不舍,依依惜别,约定第二天还在此处相会。
  
  4。瞒天过海
  
  东鸿回去后,闭门不出,彻夜未眠,他非常清楚,想救出欧阳,绝非易事,即使想办法不让欧阳当“牺牲”奠基,首领也不会放过,杀欧阳只是迟早的事。那么,就只有逃亡了,可看守极严,又如何逃得了呢?东鸿感觉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天亮时分,东鸿主意已定,他为自己的这个主意感到异常兴奋。他早早地来到密林等候,不久,萌萌来了,东鸿对她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不出意外,天黑前你的弟弟就会回来,你切记两条:一、不要和他说起你我之间的事;二、让他从此不要踏入城头山的地界。如果你不能保证这两点,我也就无法兑现自己的诺言了。”
  
  萌萌惊喜不已,连连点头,她想了想,又担忧地问:“我想知道,你打算如何救出我弟弟?你不会有危险吧?”
  
  “到时你就知道了,你放心吧。”说罢,东鸿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小挂件,那是一个漂亮的石坠,他把石坠挂在萌萌的脖子上,说:“这是我的一件小法器,它会保佑你的!”
  
  说完,两个人又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临别时,东鸿说:“萌萌,你给了我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我终生不会忘记。等我做完这儿的法事,我一定去找你。”
  
  萌萌说:“我也是,我只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你要早点来,我等你!”东鸿连连点头。
  
  回到城头山,东鸿做的头一件事,就是以做法事的名义,单独和欧阳见了面。欧阳躺在墙旮旯的草席上,懒得朝东鸿看一眼。东鸿走上前去,说:“你策划谋反,鼓动城头山人与首领为敌,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你。祭礼还有几天时间,你可以和家人见一面,你最想见谁?”
  
  欧阳想了想,说:“如果准许,我想见我姐姐萌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缕不易察觉的欣喜。东鸿听了,点点头,说:“我这就替你去安排,你耐心等候。”

[page_break]


  
  过了一个时辰,东鸿又来了,脸色有些异样:“不好了,首领怕夜长梦多,决定今晚秘密处死你,想见你姐的事,怕是没法安排了……”欧阳大惊,霍地站了起来。
  
  东鸿说罢就走了,然后他又来到首领那里,说:“欧阳这人不宜奠基,你另选他人吧。”
  
  首领吃了一惊:“为什么?”
  
  “奠基之人应该气定神闲、举重若轻,若相反,乃大忌。此次筑城非同一般,不可儿戏。你不妨派人去看看,欧阳现在是什么样子。”
  
  首领立即派人去看,派去的人很快来报:“死囚在牢内不停地走来走去,像一头野兽,很不安分,怕是要出什么事了。”
  
  欧阳焦躁不安,那是因为东鸿使了计,故意说是首领要提前秘密处死他,他见不到姐姐了,首领自然不知道其中的玄机,脸上现出忧虑,忙问东鸿:“那当如何处理?”
  
  “放他回去!”
  
  首领惊呆了,没等首领发问,东鸿又说:“放他回去见见家人,他就安分了,他也就死而无憾了,他就会安安静静地躺在墙基下,让你顺利完成筑城大业。”
  
  首领疑虑地问:“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放了他,如何收得回来?”
  
  东鸿胸有成竹:“这个我自有法术,你不用操心。我若没有把握,闹出笑话,岂不毁掉一世英名?”
  
  首领觉得有理,不由点点头,同时提醒道:“欧阳这人绝顶聪明,你不可小觑。如果让他跑了,将祸患无穷。”
  
  东鸿说:“他聪明不过我,如果首领不相信,我可以用身家性命担保——收不回欧阳,我甘愿奠基,也就是说,放欧阳在外多久,我就被关押多久。”
  
  首领想了想,觉得东鸿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同时,他也很好奇,想看看这法师究竟能用什么法术收回欧阳,于是他同意了东鸿的方案。
  
  紧接着,东鸿和首领来到关押欧阳的地方,东鸿对所有人说:“放欧阳事关重大,一切由我处置,你们由他走好了,不可多言。”
  
  说完,东鸿单独走到牢内,对欧阳悄声说:“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记住,途中不要和人说话。”
  
  欧阳开始一愣,回想前不久东鸿的反常举止,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位法师是在帮自己,他盯着东鸿,突然间,泪水汹涌而出,他竭力抑制着自己,对东鸿点点头,走了……
  
  5。谁是英雄
  
  放走欧阳后,东鸿便从此住进了牢内,这个大义凛然的法师,将用自己的身家性命,换得欧阳的自由,履行自己立下的誓言。他为此感到自豪,他觉得自己不久就要主持的那个祭礼,将是他人生最辉煌的一次祭礼,也是他人生最后的一次祭礼。
  
  三天过去了,明晚就是月圆之夜,这一天,首领亲自过来询问:“欧阳呢?你不是说他会回来吗?”
  
  “放心好了,他会回来的。不到祭礼之时,请你不要再问我这个愚蠢的问题。”东鸿的泰然自若让首领深信不疑,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位法师早已下定决心,要拿自身当祭品。
  
  月圆之夜,东鸿睡得很香,因为他在梦中和萌萌相会……醒来时,几个看守已在门外等候。他不慌不忙,吃了几块熟牛肉,喝了一盏生鸡血,用猪油梳理好长发,扎上兽皮带,带上造型奇特的石钺等法器,意气风发地出发了,几个看守像卫士一样簇拥着他。
  
  祭坛处,众人早已等候多时,连周边部落的人也赶来了,他们都已风闻,东鸿法术无边,不用一兵一卒,就能够召回放走的死囚。然而,只有首领开始怀疑了,他悄声问东鸿:“你怎么才来?欧阳呢?”
  
  东鸿没有拿正眼看他,淡淡一笑,说:“他会来的,祭礼要开始了,请你离远点,不要干扰我。”
  
  说完,东鸿长跪祭坛,开始了一个非常庄严的祭礼,他祈祷上天和大地,保佑丰收与平安,他号召民众齐心协力筑城,共建美好家园……
  
  仪式最后,就该贡奉祭品了。东鸿抬头望天,东方已经露出晨曦,这将是一个大好的晴天。可是,奠基者仍然没有出现,人群开始骚动,首领早已恼羞成怒,吼道:“我们上当了!这是个假法师,把他埋了!”紧接着,随从们也跟着吼叫起来,有的开始挖墓穴,有的开始往东鸿身上扔土块,一时间,场上骚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两个武士上去挟持东鸿,东鸿威严地喝退两人,说:“不用,我自己来!”说罢,他就大义凛然地往墓穴走去,那样子,仿佛回家一般,那份庄重、豪迈,让所有人异常震惊,令全场屏息静气,连那几个挖墓穴的人也停住了手脚,瞪大眼睛望着他。
  
  东鸿跳进尚未挖好的墓穴,站在那里,往水云部落方向望去,最后一眼看了看那片密林,心中念叨着:“萌萌,我不能去看你了,对不起,两个诺言,我只能履行一个……”
  
  东鸿默默念叨的样子,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都以为他是在念密咒,首领咆哮起来:“别让这个假法师念咒了,快埋了他!”于是,几个武士冲上来,推倒东鸿,开始往他的身上填土……
  
  就在这个时候,平地里响起霹雷般的一声吼:“住手!”说时迟那时快,人群后边突然蹿出一个人来,直奔墓穴,那人的身躯魁梧得像是一座山,众人定睛一看,居然是欧阳!
  
  “天哪,圣明的法师,他真的收回了放走的死囚!”人群顿时兴奋起来,首领也瞪大了眼睛,愣在了那里。其实,最感到意外的是东鸿,他瞪着欧阳,压低嗓门喝道:“你不该来!”
  
  欧阳也瞪着他,说:“你我都是侠义心肠,如若让你替我担当罪责,我会生不如死的。你放我出去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要回来了,你聪明不过我!”说着,欧阳一把拉出东鸿,自己跳进了墓穴,他对东鸿说:“好了,现在你走吧!记住你对我姐姐许下的诺言,她还在外面痴痴地等着你呢。我来这儿的事她并不知道,日后,你要替我好好照顾她……”说着,他渐渐有些哽咽了,声音格外低沉,再加上周围过于喧嚣,他的话旁人无法听清。
  
  但是,东鸿是听懂了的,不用说,萌萌没有严守东鸿提出的第一条规则,对欧阳说了他和萌萌之间的情事。这个大恩大义的弟弟,最爱的就是自己的姐姐,为了姐姐的幸福,他能不赴汤蹈火?
  
  当东鸿被欧阳一把推出墓穴后,众人立即拥上前,将这个伟大的法师抬起来,开始跳起崇拜的巫舞。同时,欧阳已被反绑双臂,被石锨撮起的黄土,一点点、一点点地掩埋,因为他身躯高大,那个太小的墓穴居然容不下他……
  
  看着被掩埋的欧阳,首领释然地笑了;而东鸿呢,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他哭了。
  
  据传,后来,这位名声大振的法师从此销声匿迹,带着萌萌远走他乡,过上了隐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