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新传说] 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2013-12-21 来源:admin 点击:

  遇到大师
  
  张大路没学历,又怕吃苦,已经奔三十了,还不找份正经工作,只是琢磨着怎么轻轻松松挣大钱。最近,他迷上了鉴宝节目,每天都做着捡漏的美梦。
  
  这天,张大路又去古玩市场转悠。不过他人不傻,钱也不多,没敢轻易下手。
  
  突然,一个老头进入了张大路的视线。只见他身穿竹布褂子,脚蹬老北京布鞋,仙风道骨,极有风度。老头迈着方步东走走西看看,然后在一个摊上随意捻起一个小笔筒问道:“这个多少钱?”
  
  摊主笑着说:“给个三四百拿走吧。”
  
  老头掏出五百,给了摊主,笑着说:“别找了,算我请你喝酒的。”见摊主一脸疑惑,他进一步解释说,“这是个老物件,五百块是我占了大便宜啦!”
  
  摊主却是连连摇头,不相信这是个老物件。
  
  不管摊主信不信,张大路是信了。他偷偷地跟着老头,一路走出古玩市场,向北拐进了当地知名的古玩街。不同于古玩市场的鱼龙混杂,古玩街上是一间间正规铺面,随便一间的流动资金都有上百万。
  
  老头轻车熟路地走进了一家叫“雅古集”的店铺。张大路也装模作样,跟了进去。一个店主模样的人,对张大路视而不见,一门心思招呼老头:“林老,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老头往店里的紫檀太师椅上一坐,慢慢悠悠拿出笔筒,说:“请您上眼。”
  
  店主接过笔筒,翻来覆去看了很久,才说:“这是您从哪儿淘来的?您要愿意出手,我出十万。说实话,这宝贝本来至少值三十万的,可惜上家自作聪明,又做旧了一次,就掉价啦。”
  
  老头点点头,说:“英雄所见略同。写个收据,把钱打我卡上。”
  
  张大路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他心说,如果我能拜他为师,以后那是“钱”途无量啊。于是,他又跟着老头走出雅古集,来到僻静处,他猛地挡住了老头的去路,添油加醋地把自己的情况和对老头的仰慕诉说了一番,求老头无论如何要收自己为徒。
  
  老头听完,淡淡地说:“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古玩不是谁都能玩的。”
  
  张大路还想说什么,老头已经拐了个弯,走进了隔壁的高档社区。张大路想跟进去,却被保安拦住了,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但张大路已经看见了发财之路,岂会轻言放弃?他每天都在老头的社区门口伏击,然后默默地跟着他,老头去哪儿,他就去哪儿。他越跟越确信,这个老头是值得自己追随的大师!因为,他一次次地目睹大师几百几千收来的东西,转手就能卖几万甚至几十万!
  
  终于有一天,大师被张大路感动了,他问张大路:“你要拜我为师,就必须严格遵照我的指示。行吗?”
  
  “行!”张大路说完,激动得翻身拜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总算是正式拜了师。
  
  质疑大师
  
  接下来,大师给张大路下达了第一个指示——当质检员,并且每周都要拿优秀员工奖。大师解释说,他当年就是一个优秀的质检员,而自己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全赖当时磨练了眼光。
  
  本来张大路是无意干这种普通工作的,但现在知道自己是走在成为大师的路上,自然干劲十足,果然每周都被评为优秀员工。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大师再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了。
  
  张大路心里有点着急,便试探性地问大师,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大师并不直接回答,而是讲起了故事:“有一个愣小子上少林寺学艺,每天揉面做馒头,做了足足七年,师父也没有教他一招半式。愣小子急了,跟师父理论。师父便让师兄弟们一起上,围攻愣小子,没想到一交手,师兄弟们反而被他打趴下了。”
  
  张大路听完故事,恍然大悟:本事是不知不觉学会的,大师是不知不觉炼成的。他告诉自己:没准哪天大师说一声:“行了。”自己跑出车间,冲到古玩市场,也能把地摊上的宝贝捡得干干净净。
  
  带着这样的憧憬,张大路又干了两个月,由于表现出色,他被破格提拔为了小组长。张大路还和一个不错的女孩谈上了恋爱。但他怕谈恋爱会影响自己成才,又忐忑不安地去咨询大师。
  
  没想到,大师十分赞许地说:“谈恋爱好!就是你自己不找,我也正想给你介绍呢。这是很关键的一步。接下来你还要结婚生子,培养孩子成才。”
  
  张大路听到这里,心凉了一截,质疑道:“您别和我开玩笑了。拜托您,就教我一点真本事吧。”
  
  大师闻言,气呼呼地说:“好小子,那我就教你一招。”说完,他带着张大路来到古玩摊上,他在前面走,张大路在后面跟,走了一圈后,他告诉张大路,那边摊上有个砚台,只要不超过五千块,便可以买下来。
  
  张大路过去一番讨价还价,两千块买下了那方砚台。张大路拿着砚台反复端详,怎么也没看出这东西值钱。
  
  大师却说:“这砚台是清朝的,至少值五万,你跟我学艺一场,卖了的钱分你一半,也算师徒一场。”
  
  张大路将信将疑地去了雅古集,大师说这家店主比较有眼力,为人也慷慨。张大路把砚台往柜台上一放,店主扫了一眼,便说:“这是赝品,最多一千块。”
  
  张大路大怒道:“这是清代的,至少五万,你别糟践了好东西!”
  
  店主不怒反笑,一脸同情地说:“小伙子,你捡漏捡疯了吧?”他坚称这是个赝品,张大路被人骗了。
  
  张大路争不过店主,只能怏怏不快地走出店铺,向大师求助。
  
  大师听完,似乎并不意外,他笑着说:“人家看你说不出这东西的好处,又慌慌张张的,怕是来路不正,所以压你的价。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于是,大师带着张大路又“杀”回了雅古集。
  
  店主见了大师,赶紧站起来相迎。
  
  大师不慌不忙地说:“小徒今天自己上路,就吃了老板你的一闷棍啊。”
  
  店主一愣,他看看大师又看看张大路,顿时明白过来,赔着笑脸说:“他要早自报家门,我哪还敢蒙他啊?这方砚台我收了,五万。”
  
  从雅古集出来,大师把两万五千块钱递给张大路:“这个给你当本钱。咱师徒就此分手,以后出去别说是我的弟子,免得砸了我的招牌。”
  
  此时,张大路对大师已是深信不疑了。他把钱塞回给大师,还说:“我知道错了。以后我要再对您有半点疑心,半点不恭敬,随您处置。”
  
  大师语重心长地说:“我告诉你,我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你铺路。靠古玩能挣钱,但不稳定。你有份稳定的工作,才能建立家庭,让儿女接受好教育。你这辈子是不会有大出息了,只有靠儿女成才……实话实说,为师玩古玩的头几年,也没捡到过漏。只是到了这几年才豁然开朗,一看一个准,这就叫水到渠成啊。”
  
  虽然张大路有点不理解这番话,但还是不懂装懂,拼命点头。
  
  大师箴言
  
  自此以后,大师开始让张大路去古玩市场练眼力。张大路不敢拿大物件,只拿小玩意儿。他拿给大师去看,大师也会耐心地替他掌眼,告诉他能值多少钱。
  
  张大路拿到雅古集一报价,果然八九不离十。张大路暗自庆幸,自己在不断进步,总有一天也能成为大师。
  
  张大路拜师一年整,他双喜临门。第一是他被提拔为车间主任,第二是他的爱情修成正果,成家了。于是,他又迫不及待找到大师,请他指示下一步的行动。
  
  大师严肃地说:“接下来自然是抓紧要孩子。”
  
  一个月后,张大路的媳妇果然有喜了。张大路赶紧给大师发了短信报喜,但大师却没有回复。
  
  张大路决定亲自去大师家报喜,他想起不久前自己淘了块两千块的玉佩,大师看了,说应该值个一万块。于是,他决定拿到雅古集出手,也好给师父买点礼物。
  
  到了雅古集,张大路把玉佩往柜台上一放。店主却小心翼翼地说:“你怎么还来啊?”
  
  张大路反问道:“我为啥不能来?你看看这块玉佩。”
  
  店主一反常态,将玉佩推了回来,说:“这东西我先不收,你先回去给林老估估价再说吧。”
  
  张大路莫名其妙地收起玉佩,来到大师家。在门禁系统里,大师低沉地说了声:“门开着,进来吧。”
  
  张大路走进大师家,发现大师正在自斟自饮,看来已经喝了不少了。张大路心里一紧,赶紧问说:“您怎么了?”
  
  大师冲他招招手:“孩子,来陪我喝一杯。你不是一直想成为我这样的大师吗,今天我就把秘诀告诉你。”
  
  张大路听了,赶紧在大师旁边坐了下来。
  
  大师又干了一杯,然后说:“我收到你的短信了,先恭喜你要当爹啦。接下来,你要好好工作,努力上进,培养你的孩子读书。记住,不管多苦多难,一定要让孩子受教育,有个好前程。然后让你儿子当官,当科长,当处长,当局长,就像我儿子一样。”
  
  张大路一惊,他心说:大师果然是大师,还有个当局长的儿子。他急切地讨教:“然后呢?”
  
  大师苦笑着说:“然后,你就变成大师了。你可以随便到哪个摊上捡一样破烂,告诉别人这是宝贝,然后拿到古玩店去,店主自然会给你个好价钱。有时值十万,有时值二十万,有时还能值一百万。”
  
  张大路像是明白了什么,脱口而出:“那些东西都不值钱,对吗?”
  
  大师点点头:“没错,那些钱本来就是别人存在店里等我去拿的,我就是拿双一次性筷子去,他们也会说是唐明皇用过的。我儿子知道我喜欢古玩,就把这当成了他收钱的渠道。昨天他被双规了。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干。他说,古玩这东西本身就没有标准,全看买卖双方的心情和喜好。再说,就算是赝品,买的人自己承认走了眼,买错了,卖的人也不犯法啊。他说,他都交代好了,只要我咬紧牙关,说是捡漏来的,绝对不会有问题。你说我,傻不傻?还一直以为自己真是什么大师呢!”
  
  听到这里,张大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大师,只好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大师又喝了口酒,说他已经打电话自首了。然后,他会把这套房子卖了,筹点钱,让儿子少判几年。
  
  张大路想了想,又问了一句:“那我以后……”
  
  大师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古玩是个好东西,可水太深,骗子太多,不是谁都能玩的。你现在工作不错,好好干吧,那才是正路。你要不信邪,就按照我的路重走一遍;你要信我,不管将来你孩子干啥,让他记住走正路,别总想捡漏,漏是什么,就是坑啊。”
  
  张大路犹如黄粱梦醒,大师当了傻子,自己也跟着当了傻子,可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恨大师,反而还很感激他。
  
  这时,楼下传来了警笛声。
  
  大师起身,对张大路说:“我这一自首,要牵出古玩市场里的一大串王八来。没有他们,我儿子也不敢收钱,把工程包给草台班子,也就不会砸死人。你说是不是?”
  
  张大路眼含热泪,恭恭敬敬地说:“是!我再求大师一件事,您给我的孩子起个名字吧,您是师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