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救爹

[新传说] 救爹

时间:2014-02-14 来源:admin 点击:

  父亲在儿子心中,那分量不言而喻。可这里偏偏有一个孽子,父亲对他来说,那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眼下是半死不活浪费人民币……
  
  孙不肖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这天,他正在工地上搬砖,忽然接到邻居的电话,说他爹快不行了,让他快点回去准备后事。
  
  孙不肖回到家里一看,老爹果真已经奄奄一息了。在村里,孙不肖是个出名的孽子,他巴不得他爹早死呢!所以一点儿也不伤心。
  
  这时,村里一个二赖子闻讯赶来,这二赖子和孙不肖臭味相投,平时没事就混在一起喝酒赌钱。这小子进门一看孙不肖的爹快不行了,马上把孙不肖拉到一边,悄悄地说:“你怎么还不快把你爹送到医院去?”孙不肖以为自己听错了,说:“人都已经快没气了,还拉到医院花那冤枉钱做甚?”
  
  二赖子认真地说:“你看,你不爱读书看报,所以跟不上形势了吧!现在这年头,如果人死在医院里,只要家属敢闹,不仅住院费全免,医院最少还得赔你个三万五万的。”一听这话,孙不肖两眼直放绿光,问:“此话当真?”二赖子点点头:“我还能骗你不成?现在哪个医院门口没有三五个帮忙闹事的人,人家闹得那是相当专业,行话叫‘医闹’,只要请他们帮忙,保证没问题。”
  
  孙不肖一听就动心了,赶紧跟二赖子商量,两人最后达成协议,共同出钱先把孙不肖的爹送进医院,等老头在医院里咽气以后,再花钱雇“医闹”帮忙闹医院,最后闹来的钱两人平分。
  
  一开始孙不肖想把他爹送到乡里的卫生院,却被二赖子否决了,他说乡卫生院没有多少钱赔,要闹就闹大医院,大医院里有油水,不会在乎这俩钱。于是两人就把奄奄一息的老头拉到了市里的大医院。
  
  到了大医院一检查,医生们不由得都摇头,现在才送来太晚了!要说还是二赖子反应快,拉着孙不肖扑通一声就给医生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医生被他们给感动了,答应尽全力抢救。
  
  经过医生全力抢救,孙不肖他爹最终没能咽下这口气,还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这下孙不肖和二赖子傻了,这是他们没想到的。怎么会没死在抢救室呢?还转到了重症监护室,这可是个烧钱的地方啊!孙不肖一个劲地埋怨二赖子:“我说当时去乡卫生院吧!你偏不听,非要来什么大医院,你看,竟然给救过来了,这可怎么办?”
  
  二赖子也有点急眼,连忙找医生打听情况,医生说:“我们尽了最大努力,这才暂时保住他的命,不过情况真的不乐观,以后怎样只能听天由命了,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孙不肖和二赖子一听,放心了,既然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估计也没多少时间了,那就准备闹吧!
  
  没想到老头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在重症监护室一呆就是五天,虽然中间多次生命垂危,但每次都有惊无险。这可把孙不肖和二赖子急坏了,老头再不咽气,他们就没钱再坚持了。
  
  这天中午,两人在医院外边找了家小酒馆,一边垂头丧气地喝闷酒,一边不停地互相埋怨。孙不肖说:“再这样下去!我辛苦积攒的钱都要花光了,还是算了吧!”二赖子也有点发憷:“他奶奶的!像你爹这种情况,如果去乡卫生院,肯定早咽气了。谁能想到你爹在这儿还真能挺,真是邪门了。”
  
  他们有心放弃吧,还觉着心有不甘,已经搭上这么多钱了,一点儿好处也没捞着。不放弃吧!天知道孙不肖他爹还能挺多久?不用多,老头要是再坚持个三四天,他们就变成穷光蛋了。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一直商量到下午三点多,才统一了意见,决定再坚持一天,要是一天后老头还不咽气,那他们就自认倒霉,果断放弃。
  
  两个人回到重症监护室门外,孙不肖隔着玻璃往里一瞅,心里不由“格登”一下,只见监护室的床上空无一人。此时,两人心里都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二赖子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拉住一位陌生护士就问:“护士大姐,重症监护病房的人没了,是不是送到太平间了?”护士司空见惯地说:“尸体当然是送太平间。”
  
  死的毕竟是孙不肖的父亲,这一刹那,孙不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脑子一片空白。而二赖子则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顾不得理会他,赶紧跑去找“医闹”帮忙,不一会儿就领着一群乡下打扮的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来。
  
  领头的是一个中年汉子,此人看来相当有经验,一到现场就有条不紊地开始发号施令,他带来的人马立刻进入角色,有人负责嚎啕大哭,有人负责打砸东西,还有人负责找医生护士算账。
  
  安排完这一切,中年汉子又吩咐孙不肖:“你爹的尸体在哪儿?去!赶紧弄到这儿来,千万要守好,必要时还得弄到院长室去。”孙不肖一听不敢怠慢,连忙带着二赖子去太平间抢尸体。
  
  还没到太平间门口,就看到有医生正要把一具尸体推进去,尸体上盖着白布。孙不肖大喊:“爹呀!”一下子扑了上去,死死地抱着尸体不肯撒手。
  
  看到这个情景,旁边一个老太太差点昏厥过去,她伤心地对身边的儿子说:“我就说你爹这个老东西在外边有人吧!你看,他刚死就有私生子找上门来了,这是要来分家产啊!”老太太的儿子气急败坏地上去踹了孙不肖一脚,骂道:“你他妈的是哪儿冒出来的龟孙子!跑这儿来乱认谁当爹呢?”
  
  孙不肖一听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掀开白布看看,这才发现死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他爹,他连忙问医生:“我爹的遗体哪儿去了?”医生奇怪地看着他说:“我们今天只收到这一具遗体呀!”
  
  孙不肖和二赖子顿时慌了,只有这一具?天哪!难道老头还没死?两人扭头就往医院里跑。
  
  回去一看,好嘛!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医生护士被这帮“医闹”撵得到处跑,孙不肖看到他爹的主治医生连眼镜都被打飞了。正抱着头在地上大叫:“别打了!别打了!我们已经报了警!警察马上就到。”一个“医闹”上去狠狠踢了他一脚:“妈的!治死人还敢报警,警察来了也得给我们个说法!”
  
  主持大局的中年汉子一看孙不肖回来了,连忙问:“你爹的尸体呢?怎么还没把他弄来?”孙不肖这才反应过来,对呀!他爹去哪儿了?这应该问主治医生吧?
  
  主治医生此刻被打得晕头转向,半天才认出孙不肖,可怜这位医生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因为孙不肖他爹挨打,还带着哭腔跟孙不肖报喜:“你爹的病情大为好转,我们已经把他转进了普通病房。”
  
  孙不肖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来到旁边的普通病房一看,可不是嘛!老头子果然还好好地在病床上躺着,而且已经能睁开眼跟他打招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