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草姑烧肉

[民间故事] 草姑烧肉

时间:2014-05-12 来源:admin 点击:

  明朝崇祯年间,天福县有位县太爷叫周德年。这天,他的那颗“火牙”又痛了起来。这颗牙奇怪得很,平时好好的,一碰上什么烦心事,就疼得要命,事越大,牙就越疼。周老爷牙疼得张不开嘴,说不得话,喝口水都疼。要问他有什么烦心事?原来是朝廷下旨征税。
  
  天福县山多地薄,这次朝廷又要征十万两银子的辽饷,说是为平外患,可是,年头才征过税,再到哪里去征这么多银子啊?
  
  周老爷平时是个无肉不欢的主,可这天午饭,他望着满桌的鱼肉,肚子饿、嘴里馋,却没法下口。他端着白粥喝了两口,实在馋得不行,夹起一块肉,肉刚进口,又痛得吐了出来。周老爷气得把碗一丢,走出厅堂。他来到院子里,见院子一角有几个丫鬟正在吃饭,其中有个新来的丫鬟,年纪轻,胃口好,她一会儿夹菜,一会儿喝汤,吃得喷香。周老爷看着有点生气,就问这丫鬟叫什么名字。
  
  这时,二姨太走了过来,她告诉周老爷,这丫鬟叫草姑,她本是农家姑娘,被卖了顶债的。草姑性子倔强,不懂规矩,以前得罪过二姨太。二姨太是个有心眼的人,这次逮着机会,就煽风点火地对周老爷说:“老爷您看看,全家上下都知道您近来牙疼,吃不下饭,这草姑居然当着您的面,大块嚼肉、大口吃饭,这不是存心气您老人家吗?”
  
  草姑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道:“牙疼怎么就不能吃肉呢?”二姨太说道:“老爷的牙,连青菜都不能碰,怎么能吃肉呢?”周老爷听着两人争吵,觉得牙更疼了,对着草姑叫道:“好,今天晚上你就做菜,如果老爷我能吃下去,这顿板子你就不用挨了,要不然,可有你好瞧的。”说罢一甩袖子,扭头进书房了。
  
  二姨太得意地看了看草姑,吩咐下人道:“你们都听好了,今天的厨房就留给草姑,你们谁都不许帮她,看她能做出个啥来。”
  
  草姑也不含糊,转身进了厨房。很快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瞪大了眼睛。一会儿,草姑端上来一个盘子,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排金灿灿的东西。这是肉吗?怎么看着像盘锅巴?周老爷又好气又好笑,说道:“草姑,你这不是存心为难我吗?老爷我牙好时都咬不动这锅巴,你现在端盘锅巴上来,想硌掉我的牙吗?”
  
  草姑说道:“这叫黄金酥,肉在里面,外酥里嫩。”周老爷一听,这名字吉祥,就小心翼翼地夹起一片,送进嘴里。果然,一块“黄金酥”进嘴,没怎么碰到牙齿,就咽了下去。周老爷这个高兴啊,一盘黄金酥,很快就吃了个底朝天。他赞不绝口地夸草姑,说没想到自己府里竟还有个神厨。
  
  吃完饭,周老爷好奇地问草姑:“这菜你是怎么做出来的?”草姑解释道:“这黄金酥外面用粉裹着,炸得酥香,里面的肉也酥到了骨子里。我家穷,有时请客,没这么多肉,就用面粉来凑,看着一大盘,其实肉只有一点儿。”
  
  原来如此,肉不够,面粉凑。周老爷想起那十万两的朝廷征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没过多久,经周老爷多方打点,终于交上了征银。这十万两征银中,天福县的茶叶、布匹,还有土产,七拼八凑就号称八万两,加上现有的白银二万两,总数刚好十万两。
  
  可没过多长时间,周老爷的牙又疼了起来,皇帝有旨,要天福县交二十万两的剿饷,作为剿匪之用,还特意交代了,这次必须上缴白花花的银子。周老爷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你说他能不牙疼吗?
  
  周老爷捂着牙,叫来草姑吩咐道:“快,再去给老爷我做份肉来。”这话被二姨太听到了,上次草姑因祸得福,她一直怀恨在心,这次怎能再让她好过?二姨太眼珠一转,悄悄命下人把好柴都浇上水,只留下一点炭和一块难烧的肘子肉。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看草姑能有什么办法。草姑进了厨房,见没柴没油,她想了想,把门一关,一个人忙活了起来。
  
  晚餐时,一家人坐在饭桌前,二姨太就等着看草姑的笑话。厨房门打开了,草姑端出一个金灿灿的铜煲,下面的炭火星还一闪一闪的。周老爷迫不及待地掀开盖子,一整块大肘子红得冒油,香气扑鼻。周老爷不高兴地说:“你这个草姑啊,这么一大块肘子都不切开,叫我怎么下嘴?”
  
  草姑也不多言,拿出一个勺子,说道:“请老爷尝尝。”周老爷将信将疑,拿过勺子一舀,居然把肉像豆腐似的舀了起来,那肉滑溜溜的一下子滑进嘴里,不用嚼,就直接咽下去了。周老爷开心极了,端过铜煲,三下两下,吃了个精光。
  
  周老爷吃完了,这才问道:“草姑,你怎么能把这肉做成豆腐一般?”草姑淡淡地笑笑,说道:“我家穷,一年也难得吃上回肉。过年的时候,一块肉先是斋祖的时候烧成半熟,团圆饭时再端上来摆摆样子,然后就放在炭火上慢慢煨,直到来了贵客,才端上来待客。所以最后这肉不仅熟了,而且特别烂,如豆腐一般。”一番话说完,草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草姑说的是实情,天福县的一般百姓家里,早就吃不上肉了。周老爷思忖着,这青菜咬不动,肉反而更容易下口,征税也是一样,穷人已榨不出油水,征税就要从地主老财们下手。于是,周老爷敲锣打鼓地给地主们说土匪的可怕,剿匪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一番忙活,好不容易凑足了二十万两银子,终于把剿饷交上了。
  
  草姑见周老爷这回没向穷人征一文钱,直朝他磕头谢恩。周老爷得意地摇头晃脑,说这牙疼得太值了,要好好地赏草姑。草姑却紧锁眉头,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入了冬,天气转冷,皇帝又下旨,这次征的是练饷。周老爷寻思着,自己的牙准又要疼起来了,所以他提前叫来草姑,说:“快,给老爷我去做碗肉。”不料草姑却说:“我家穷,肉吃得少,别的肉再也不会做了。”
  
  周老爷有点生气,说道:“那你什么菜做得多?”草姑一扭脖子,说道:“豆腐,豆腐吃得最多。”周老爷心想,牙疼吃点豆腐也差不了,于是挥了挥手,说:“那你就去做个豆腐吧。”谁知草姑居然说:“想吃我做的豆腐,要等上七七四十九天。”周老爷觉得奇怪:“吃个豆腐,哪用这么麻烦?给你十天时间,看看你到底做的是啥豆腐。”
  
  说也奇怪,周老爷的牙这次居然不疼了。但根据上两次的经验,都是先牙疼了,然后才能找到好点子。周老爷左等右等,这牙就是不疼,不过他更好奇,草姑能烧出什么豆腐来。过了十天,草姑端出一盘金灿灿的油煎豆腐,看着就挺诱人。周老爷伸筷子夹了一块,送到嘴里,刚咬一口,只听“嘎嘣”一声,那颗火牙居然给崩掉了。周老爷赶紧捂住嘴,生气地一拍桌子,叫道:“草姑,你这是什么豆腐!分明拿石头给我吃。”
  
  草姑说道:“草姑并没有骗老爷,这叫腊八豆腐。草姑家里穷,豆腐做好了,要把它风干、腌好,做得硬,放的时间就久,耐吃经饿。”
  
  周老爷仔细看看,这豆腐果然是经过风干加工而成。周老爷唏嘘不已,再一看自己掉的牙,里面早就空了,黑了,烂了根。周老爷看着烂牙,低头沉思。过了好久,他抬起头来,对草姑说道:“确实,已经烂了很久了。”
  
  第二天,周老爷丢下官印,携着家眷,逃进了深山里。从此,再也没人见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