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再安心地爱一回

再安心地爱一回

时间:2015-02-05 来源:admin 点击:

  要不是接到老家的电话,我仍以为母亲是一架永不会停转的机器。原来,母亲也会生病。不用说,生活中,母亲也有自己的酸甜苦辣,只是,我一无所知。
  
  自从翅膀长硬了,我很少坐下来陪母亲说会儿话。有时,母亲像小孩子似的跟在身后说这说那,我要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一句,要么索性不听。心里有事的时候,就回过头去吼她一句,母亲便不再吭声,坐在沙发里,不时偷偷拿眼睛瞄我,见我脸色稍好,就又跑过来,东一句西一句地絮叨开了。
  
  放下电话,心里涌起无限内疚。在母亲深受病痛折磨的时候,她的女儿却在另一个城市,一无所知。
  
  我决定搬到医院去住,好好陪陪母亲。
  
  晚上,担心母亲睡不着,我坐在床沿陪她说话。可不大会儿,母亲指着旁边的小床示意我去睡,自己打了个深深的哈欠。小时候,每天晚上母亲都坐在灯光下做针线活,一熬就是半夜。看来母亲真的老了,熬不起夜了。
  
  我躺在床上,了无睡意。除了环境不适,更担心母亲。我拿过一本书随意翻着,一边支棱起耳朵注意着母亲的动静。不大会儿,却传来母亲轻微的鼾声。我正暗自惊讶,同病房的王姨小声对我说:“咦?大姐从来不打呼噜的。”
  
  第二天早晨,王姨气嘟嘟地说,蚊子真多,咬得她几乎一夜没合眼。
  
  我却睡得特别香甜,伸出胳膊,没有一丝蚊子咬过的痕迹。我问母亲被蚊子咬了没有,这时,王姨突然想说什么似的,却被母亲的目光制止了。
  
  在医院的这些天,母亲白天总爱睡觉。我问她怎么这么嗜睡,母亲笑着说,一切由你照应着,我啥事也不用想,多睡会儿觉养养身体。
  
  出院的头一天晚上,或许因为兴奋,半夜,我突然醒了。恍惚觉得两条胳膊在我面前摆来摆去,耳边不时响着嘤嘤的蚊声。猛不丁睁开眼睛,月光下,母亲的脸看上去那么柔和,那双望着我的眼睛里,满满的慈爱和幸福。这熟悉的画面,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幕。
  
  那年高考的头一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母亲坐在我的床沿,一边伸手拍打着蚊子,一边说,睡吧,不就是一次考试嘛,万一发挥不好,不是还有下年,下下年嘛。母亲一边说,一边不时摩挲着我的头发,朦胧的月光把母亲的脸映衬得如此温柔。在母亲的唠叨声中,我很快进入梦乡。第二天早晨睁开眼睛时,母亲仍然在我床边坐着,眼睛里布满血丝。
  
  如今,母亲的眼睛不再那么清澈,铺陈在里面的一道道血丝也暗淡了许多,但它们却散发出入心入肺的馨香,让黑夜里的蚊虫望而却步,却又那么刺眼,一道道红丝仿佛一枚枚尖针扎在我的心窝,浸满殷殷血迹。
  
  出院前,王姨突然跑过来,情绪激动地对我说:“你知道吗?你睡在医院的这些天,大姐都整夜整夜地给你打蚊子。几次我想要告诉你,大姐不让,她说,要是你知道了,她就不能安心地疼爱你了。”
  
  母亲见我落在后面,说:“妮,把包给我。”一边返身走回来,把我手里最大的包拎了过去。
  
  望着母亲吃力的样子,我泫然泪下,但,我没有过去争抢她手里的包。
  
  我想让母亲用她微薄的力气,再安心地疼爱一回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