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任何时候不轻慢

任何时候不轻慢

时间:2015-05-13 来源:admin 点击: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很忙碌,很“被需要”,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云里雾里,觉得自己少不了:书记吩咐明天的发言稿3000字左右,要有亮点,不要老一套,别人说过的东西我不喜欢重复,你是内行,懂的。走了书记,来了局长,交代推进会的方案抓紧安排,争取本周末把雏形拿出来局委会讨论。拿方案一直是你的强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直接分管的副局长在电话里用商量的语气对我说:“小桑,晚上我有个婚礼致辞,帮我整两句。”其实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婚宴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开始,其他一切先靠边,这件事必须马上就办。
  
  这样着急慌忙像陀螺样转个不停,身体透支,心浮气躁。之所以放不下,或者累了也挺着,不是没有一点虚荣心,觉得受人重视,不可替代,觉得日子有奔头,许多职场前辈就这样做牛做马冲锋陷阵火线见证丑小鸭成白骨精,人嘛,总是有点追求的。再说自打上学,我一直就是乖乖女,勤奋好学,遵纪守法,主动要求进步,同班同学中,第一批入团,第一批入党,还未毕业就被用人单位选中,是一起来的同事中第一个任职的,人生字典里一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正是这样的领跑姿势,我的付出也比其他人多,个人加班加点无私奉献也就罢了,有了孩子后,更是牺牲了不少本当陪伴孩子的时间,有时候觉得很惭愧,我给孩子买再多的芭比娃娃,买再高级的小时装,再贵的食品,都比不上成长路上的陪伴。还有我的父母亲,他们和我不在一个城市生活,过年放假本应该团聚的,可我的工作性质,越到年底越是忙得不可开交,别人都可以早点回家洗洗刷刷,准备过年了,我还要坚守岗位,说不定领导什么时候一个电话,需要一份资料,或者需要一个报表,联系不到我,就是我的失职。一百件事领导都满意,一件不满意,就归零了。这样的心惊胆战如履薄冰一方面与个性相关,一方面也是自己太在意所谓的前途了。
  
  其实人在江湖,尤其是职场江湖,飘忽不定的东西太多了,偶然的一件事说不定就改变了人生走向。当我们把外在的被重视被需要剔除之后,扪心自问,有什么是真正属于个人的?年岁增长内心究竟丰盈多少?当我写字潦草,说话像吵,走路带跑,我知道这样的生活不是我理想的,甚至是我厌倦的。
  
  我的理想生活到底什么样?我渴望工作是阶段性,最好忙一阵歇一阵,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不要一天到晚看起来忙忙碌碌,其实摆给外人看,一点效率没有。在闲暇的余地里,可以看看天空的火烧云,想想平常生活里亲人间的温馨细节,规划一下晚餐的菜谱,或者读两页书,最好是诗,滋润一下干涸的心灵。这个世界的脚步越匆忙,人的焦虑就越多。有人花钱买醉,醉里不知身是客;有人花钱买笑,你不在意别人不会在意;有人花钱买少,珍珠粉营养液,这个水那个膜,与瓶瓶罐罐争夺远逝的青春。我向往,工作不要像人造陀螺,有创新创意生发的小生态;间隙偶尔可以喝一盏茶读两行诗,不是这个体那个体,是真正的盎然诗意,发乎心灵,直抵内心。这个浮躁的社会,很多人说到诗忍不住会笑,嘲笑,保不准还会问诗多少钱一斤,但我经历过诗歌辉煌的年代,见识过把写诗看得比吃饭重要的一群人,所以,今生我不能成为诗人,理想生活里,我也应该是一个诗歌爱好者,诗歌在我的生活里和吃饭洗脸看电视一样平常。其实我还是有些犹豫,或者叫未雨绸缪的,希望多手准备,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风雨半生,想来,达是不可能了,那就好好修身养性,圆满自己。
  
  就在前两日,换了新领导,也调整了工作安排,我突然闲下来了,有同事为我愤不平,同情我的被搁置。其实多年同事,还是不够了解我,内心的强大不会被工作安排左右。于娟生前日记写道:“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谁会把死亡与一个正当好年华正当好前途的人联系在一起呢?她的话可以给我们警示和提醒。
  
  朋友说,庸者忙碌,智者悠闲,安静是一种哲学。她竭力推荐我去读梭罗的《瓦尔登湖》,梭罗以优异成绩毕业哈佛,却漫游大地,与自然为伍。抵达静静的湖畔,我们会获得许多顿悟。当现实市侩的气息使我们的心灵日益萎缩,难以舒展,人们放纵恶习,宽容庸俗,看轻智慧,随波谄媚,这时候,我们需要的其实就是一湖静谧的湖水,抖露我们背上积压的负能量,纠正曾经对生活的轻慢,把目光由人生的目的转向人生的过程,寻求心灵的平静和充实。
  
  生活远远没有电影制作那般宏大。那么我追求的理想的生活,遵从自己阅历和阅读形成的人生观,好日子差日子都仔细过,上坡路下坡路都小心走,任何时候都不轻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