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谁的证更牛

[新传说] 谁的证更牛

时间:2015-06-15 来源:admin 点击:

  归来
  
  都说“三岁看到老”,有个叫王大宝的,从小就是村里的“恶霸”,他爹死得早,没人管他,他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成年后进城打工,又因为偷车被判了三年刑。
  
  十多年过去了,当村民们快将王大宝遗忘的时候,他却坐着一辆奔驰车“杀”回来了。村民们发现:王大宝变了,发达了,还带着一个高高壮壮的司机和一个斯斯文文的秘书。
  
  王大宝挨家挨户地串门,给一些贫困户送生活用品。他告诉大家,他出狱后,去南方做生意挣了不少钱,现在想回家乡来做点好事,给自己祖宗脸上增光。
  
  大家都觉得,这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只有看鱼塘的刚叔不冷不热地说:“浪子回头不是说说的,还得有行动。”
  
  你别说,王大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有模有样地干了起来。他请了城里的建筑公司,规划村里的道路。再加上他能说会道,村民们都投票,同意让王大宝负责村里的道路建设。
  
  只有刚叔投了反对票。不过王大宝也不在乎,刚叔年纪大了,连正儿八经的房子都没有,就在鱼塘边的窝棚凑合着,还能有啥本事对付自己?
  
  王大宝说干就干,水泥、沙子一车车拉进村里,雷厉风行地搞起了建设。
  
  慢慢地,村民们觉得不对劲了,这路基怎么不沿着原来的路修,而是一道白线从村头直接穿过村子中间的学校呢?这学校有几十年的历史,出过刚叔女儿那样的大学生,也是全村孩子出人头地的希望,可以说是村民心中的圣地。
  
  眼看修路要拆学校,村民们不干了,去找王大宝理论。
  
  王大宝把脸一板,说:“修路当然要选最近的距离。学校反正已经这么破旧了,我跟教育局协调过了,在村外几十公里的地方重新建一座就是了。当初你们是签了授权修路的合同的。你们想反悔也行,把前期工程款退给我。”
  
  一个村民愤怒地说:“学校当然要建在村子中间,娃娃们上学路程最短,也最安全。娃娃们在荒郊野外走,谁能放心?你敢乱来,我们就上法院告你!”
  
  王大宝冷笑一声,他一指自己那斯文的秘书,说:“他有律师证,打官司我会怕你们?”
  
  秘书微笑着拿出自己的律师执照,展示给大家。大家一看,看来这官司是打不赢了。一个村民又说:“我们去上访……”
  
  王大宝哈哈大笑:“上访?你们试试啊,不用我动手,自然有人收拾你们。”另一个村民小声说:“忘了刚叔了?”这句话好像有啥魔力,大家立刻不出声了。
  
  王大宝诧异地问:“刚叔咋了?”大家不回答,纷纷离开了。王大宝心里有点不踏实,让律师去查查刚叔的底。
  
  律师回来告诉王大宝:“之前村里的学校塌过一次,刚叔为这事去上访,结果被抓回来关了些日子。以后这村里就没人上访了。”王大宝哈哈大笑:“看来他们也有自知之明啊。”
  
  但村民们并没放弃。他们挡住了施工路线,不让施工车辆进入。
  
  王大宝知道后,冷笑一声:“我早就料到了,让小李带人去!”
  
  王大宝的司机带着一群人赶到现场,挥拳就打。这些人明显有功夫底子,下手有分寸,不往死里打,但也让人无法再反抗。村民们被拖到一边,挖掘机顺利入场后,王大宝来了,他故作惊讶地说:“乡亲们,你们怎么和他们闹起来了?这些人都是我专门请来的,有的还有散打比赛获奖证书呢。”
  
  村民们愤恨地看着他,一个小伙子大声喊:“王大宝,你别得意!我们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王大宝嘿嘿一笑,显得成竹在胸。
  
  半个小时后,警察赶到了。王大宝不慌不忙取出一个本本:“警察同志,你们看清楚了,这是我的人大代表证!”
  
  警察一愣,接过来反复察看后,无奈地说:“按照法律程序,我们不能直接抓人大代表。你们去县人大反映情况,请他们撤销他的人大代表资格后,我们才能抓他。”
  
  村民们这下傻了,王大宝的证书怎么那么牛,连警察都不能碰他?
  
  王大宝看着怒视他的乡亲们,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他叹了口气说:“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尽孝。这样吧,我赔偿每个村民一千块,受了伤的再多赔一千。”
  
  村民们只觉莫名其妙,这修路和尽孝又有啥关系?
  
  和解
  
  这事传到了刚叔耳朵里,他冷笑一声:“我去找他。”说完,他叼着旱烟袋找到了王大宝。
  
  他直接问王大宝:“你小子拆学校,是为了把那块地占了,重修祖坟吧?”
  
  王大宝惊讶地看着刚叔,看来是让他猜中了。
  
  刚叔又说:“你爹活着的时候就一直想重修祖坟,你小子说这次回来是为了尽孝,不是为了修坟地,还能是干什么?”
  
  王大宝点点头说:“风水先生给我看了,说我今年有血光之灾。村里的学校这块地是龙眠地,修成祖坟会保我逢凶化吉、一生无忧。只要让我办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补偿大家的!”
  
  刚叔摇摇头:“这学校是孩子们的希望,你要祸害学校,给多少钱大家都不会同意的。”王大宝火气也上来了,他强硬地说:“不同意就不同意,老子有证!”
  
  刚叔听了,拍着胸脯说:“你有证,老子还有证呢!告诉你,在我面前称老子,你还嫩着呢。”刚叔的气势让王大宝也愣住了。
  
  但刚叔又话锋一转,说:“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做法。你看,那块啥龙眠地地方挺大,足够容纳你家祖坟和学校。现在校舍破旧,只要你出钱重建,我保证帮你去说服村民,让你在学校里修祖坟。”
  
  王大宝想独占这块地,现在刚叔说要共同利用,不符合他的心理预期。
  
  刚叔见他不吱声,又点了把火:“这是最后的办法了。你不听,我也没招了。但我提醒你,如果你硬来闹出人命,你的证书也不一定好使!再说,你家祖坟还在这村里,你能二十四小时看着?”
  
  王大宝觉得刚叔说得有道理,他咬咬牙:“好,学校我修了,等我修好学校,你们要是不让我在里面修坟,别怪我不客气!”
  
  接下来,王大宝暂停了修路,把所有工程力量都投入到校舍修建上。眼看学校一天天建成,村民们对王大宝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不过,大家心里仍在打鼓:学校里面修个坟,这像什么样子?但眼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结局
  
  很快,学校重建好了,村里人都很激动,刚叔最激动,竟然抱着学校大门号啕大哭。
  
  王大宝挺诧异,不过他没心思管这事,他对刚叔说:“我把学校修好了,啥时能动工修坟呀?”
  
  刚叔连连摆手:“学校是娃娃们读书的地方,不能盖祖坟。你不就是想找块好地放你爹的棺材板吗?我鱼塘边上有的是地方,都是风水宝地,你就是要我的窝棚,我也马上腾给你!”
  
  王大宝怒了:“老东西,你忽悠我?信不信我把这学校推平了?来人,给我开工,马上!”
  
  这话触怒了刚叔,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两只眼睛瞪着王大宝,像要喷出火来一样:“你敢!”
  
  王大宝心里一颤,但转念想想没什么可怕的:“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不用吓唬我……”随着他的叫喊,身后的推土机、挖掘机真的发动起来了,对着学校冲了过去。
  
  刚叔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来,他怒吼一声:“把你的机器都给我停了,否则我宰了你!”
  
  王大宝无赖劲也上来了:“老东西还学会吓唬人了!收拾我?我在这儿呢,有本事你砍我一刀!”
  
  刚叔听了,真的把刀捅进了王大宝的肚子里。其他人也没想到刚叔会真捅,急忙上前夺刀,把王大宝送进了医院……
  
  因为刚叔捅得不深,王大宝没有生命危险。王大宝在医院里暴跳如雷,让律师报警,抓刚叔。
  
  很快,律师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警察一查案底,刚叔有医院开的证明,他是精神病。”
  
  王大宝急了,嚷道:“我在村里那么多年,我会不知道?他没病,他正常得很!”
  
  律师跟他说,这精神病证明是有故事的。当年,刚叔的女儿师范毕业后回村里的学校当老师。乡里挪用了造学校的钱,教室质量不过关,一次暴雨,她为了救学生被倒下的墙压死了。为此,刚叔四处去上访,当时的乡长为了一劳永逸,干脆把刚叔关了起来,还让医院给开了个精神病证明。这样不管他去哪里上访,接访部门都不会理会了。现在,这证反而成了他的免死金牌。
  
  王大宝愣了,他明白了刚叔为什么要以建学校作条件,学校建成时又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就算他可怜,可他凭什么骗老子?他可怜就可以说话不算数吗?”
  
  这时,上次修路时出警的警察进了病房。他问王大宝:“我带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王大宝回答:“随便。”
  
  警察说:“好消息是,新一届县政府已经通过决定,以渎职罪起诉上一任乡长,并且正式取消刚叔的精神病证明。所以,你再也不用担心他能随便捅你了。”没等王大宝开心几秒,警察又说,“坏消息是,新一届县人大通过决定,取消你的人大代表资格,因为你的代表资格是通过不正当渠道得来的,已经触犯了法律……”
  
  王大宝惊慌地看着身边的律师和保镖,无力地嘟囔着:“证,还有什么……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