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日志> “空壳婚姻”,是守还是弃?

“空壳婚姻”,是守还是弃?

时间:2015-07-12 来源:admin 点击:

  人们习惯把那种存在很大问题、濒临破碎的婚姻叫“空壳婚姻”。在这样的婚姻里,夫妻至少一方的心已经不属于家庭,但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离婚。烟台男子韩明和妻子孙晓月的婚姻,目前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当年为了分房,韩明盲从家人的“闪婚”安排,到头来,房子分到手了,可娶来的妻子却跟自己格格不入。
  
  有了房子,婚姻却成了空壳
  
  口述/韩明
  
  我承认,婚姻走到今天这般窘境,我自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自我安慰:既然命运如此安排,那就认命好好过吧。然而,共同生活没几天,我们在性格、修养、学识、生活习惯等各方面的差异开始凸显。
  
  我从小学开始说普通话,工作后接触的多是些白领和成功人士,相互之间都用普通话交流。孙晓月尽管从事餐饮行业,但是,乡音味依然很浓。每天一起床,就听着孙晓月用乡音问我“揍(做)啥饭”,我既好笑又别扭。
  
  乡音可以慢慢改,但是性格上的差异却很难改变。我好静,周末喜欢在家读书上网看电视,而孙晓月好动,有空常缠着我逛街,我不愿意,她就不高兴。几次纠缠下来,两人都惹了一肚子气,本来轻松的周末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我喜欢看NBA、欧洲五大联赛、斯诺克,可这些节目孙晓月一窍不通,看着我痴迷不语、对她不理不睬的样子,她心里很不平衡,总要闹腾点动静引起我的注意,哪怕是我的反感和厌恶。
  
  还有,我为人处事非常低调,可孙晓月却为了自己的虚荣,经常把我晒到大庭广众之下。陪她逛街的时候,每次遇到朋友,她总会一下子揽紧我的腰,向朋友们炫耀:“这是我老公,某某银行个人金融部的客户经理,今后办信用卡、贷款别忘找我啊。”尽管人家都客套地羡慕几句,但我却觉得脸火辣辣的。为了这事,我跟她吵了好几回,可她每次都振振有词:“哪个女人不喜欢炫耀自己的老公,哪个老公不喜欢被老婆炫耀,就你特殊!”
  
  种种共同语言的缺失,令我无所适从,心力交瘁。在很多职场中人都热盼假期的时候,我却渴望着永远不要休班。因为,每逢假期,家里的空气就跟窒息一样,只有到了饭点,孙晓月问一句“吃啥”,我哼一句“随便”,两人再也没有交流。多少个日子,我都是独自在书房中度过,而孙晓月也习惯了独自洗衣、做饭、逛街。
  
  随着生活细节碰撞和摩擦的增多,我们的夫妻生活也越来越少,味同嚼蜡。尽管孙晓月在床上依然妩媚妖娆,但我如同有了心理障碍,总是提不起精神。有时为了交差,我总会顺手关闭房灯,把孙晓月想象成那些颇有好感的女性。几次下来,孙晓月似乎发现了我心中的秘密,有一次,她拦住了我关灯的手,那一刻,两人的兴致全无。
  
  2004年9月的一天,我终于忍受不了生活的沉闷,向孙晓月提出了“离婚”请求。孙晓月闻之,泪刷地流了下来:“我犯什么错了,是没给你做饭还是没给你洗衣服,还是我外面有人了?”面对如此诘问,我多年的委屈和郁闷终于爆发:“你什么都好,但是,我们不合适,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生活并非只是吃饭、睡觉,这种婚姻我受够了!”说完,我摔门而去。晚上12时,在酒吧疯狂够了的我推开家门,发现孙晓月躺在了地上,身旁摆着一盒安眠药。经过一夜的洗胃、输氧、输液,第二天中午,孙晓月从重症监护室被推了出来。
  
  这样一闹,我也确实感到害怕了,这场尴尬的婚姻,又在我的隐忍中持续了两年。
  
  我本已不想再做挣扎,就这样凑合到老也是一辈子。但人算不如天算,我们全家都没有想到,孙晓月竟然不能生育。在家人的怂恿下,我再次向孙晓月提出了离婚要求,可换来的依然是血的教训:她一次割腕,还有一次拧开了家中的液化气阀门。现如今,我再也没有勇气向孙晓月提出“离婚”两字了。
  
  “我知道韩明痛苦,可我的痛苦向谁诉。爱一个人错了吗?尽管只有初中文化,但我深知,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和自由。为了捍卫来之不易的婚姻,我只有以死相逼。”
  
  爱一个人错了吗
  
  口述/孙晓月
  
  从我见到韩明的第一眼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尽管我知道,我们的闪婚背后,伫立着一栋房子的身影。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我追求美好婚姻的决心和信心。
  
  我们是1999年登的记,直到4年后,才举行了结婚仪式。这4年里,为了得到心爱的男人,我可谓煞费苦心。登记之后,我隔三差五来“婆婆”家,每次都不空手。一进家门,就帮着婆婆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婆婆患有糖尿病,腰腿也经常痛,饭后就给她揉腿捏腰。一日,婆婆无意当中说起吃野菜有助于降血糖,我便悄悄打电话给乡下的父母,让他们上山挖野菜。第二天,我拎着一篮子新鲜的野菜登门,把婆婆感动地热泪盈眶。
  
  这几年来,为了博得韩明的爱,我付出了一切,对公婆甚至比自己的父母都好,韩明也深受感动。可是,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他人眼中公认的“好媳妇”,韩明竟然如此不珍惜。
  
  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他不喜欢听,我理解。为了学说普通话,我还专门托朋友到鲁东大学借了一些磁带,每天下班后回家苦练。谁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为了提高学习质量,我想方设法跟他多用普通话交流,可是他每次不是“嗯”就是“哼”,有时干脆戴上耳机,闭口不语,沉迷网络游戏。每逢周末夜晚,他喜欢看足球,为了陪他,我也乐意熬夜,尽管我对足球一窍不通。有的时候,直播都在下半夜,担心他会饿,我总是把手机定时,起来给他煮咖啡、热烤肠。可是,我的一片温情,换来的经常是他冷冰冰的话语:半夜三更折腾啥,别打扰我看球了。
  
  他不喜欢陪我逛街,我也认了。毕竟,很多男人都不喜欢逛街。但是,我在朋友们前以他为豪,他连这点虚荣的权利和机会都不给我,每次都跟我发火。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不要紧,如果说这些生活细节上的分歧和差异,令他无所适从,我都可以改。可是,很多时候,他连给我改的机会和诚意都没有,只知道整天抱怨“我们性格不合”,每次听到这样的绝情话,我的心都在滴血。
  
  我承认,不能生育对他以及其家人都是一个巨大精神打击,可是,这是我想要的吗?作为女人,被病魔无情地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利,已经是一辈子刻骨铭心的伤痛和遗憾了,再被心爱的男人因此抛弃,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或许只有死,才能捍卫我的婚姻和尊严。
  
  从小就听老人讲“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我还是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韩明当年能跟我走进婚姻殿堂,至少骨子里对我还是有好感的,哪怕一点点。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跟他共同生活了5年多时间,我付出的点点滴滴,他心中明了。他心中对我是有愧疚的,这一点,我从他的眼神中能读懂。我坚信,只要给我时间,我会让他爱上我,也能跟他过上美好的生活。
  
  婚姻处方:直面现实是“空壳婚姻”的唯一出口
  
  专家支持/烟台市华侨学校心理教师、婚恋专家任桂华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感叹的婚姻故事。首先应该指出的是,韩明父母当年为了一套房子,竟然在5天时间内就包办了儿子的婚姻,既不理智也不道德。尽管孙晓月深爱着韩明,但因为这次荒唐的包办,使这位对爱情坚贞不渝的女孩陷入了“飞蛾扑火”的悲惨命运,同时也让自己的儿子错失了追求美好婚姻的机会,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天下父母应该引以为戒。
  
  再来梳理韩明夫妇的婚姻窘况。显然,韩明是一个性格有些懦弱,不敢面对自我的男人,他一直在逃避婚姻。而实际上,这种做法,不但不会减少烦恼,反而会加剧婚姻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不沟通或者少沟通是婚姻的大忌。韩明婚姻的失败和伤神,很大程度缘于他跟孙晓月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现在,他必须要做一个选择:如果继续维持婚姻,就要尝试主动去接纳妻子,多沟通,并且要勇敢面对妻子不能生育的现实;如果要放弃婚姻,也要考虑放弃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对妻子的伤害,要负起男人的责任。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爱上了谁,一定免不了要与他人竞争,这是每个人内心潜藏着的敌意和攻击性决定的。很多人都接受爱是自私和排他的,这是指爱的外延定义;爱的内涵却是一个开放系统,爱意味着无条件的接纳,意味着自我边界和防御的解体——愿意与相爱的人融为一体。心理学认为,恋爱是一种人格的疯狂解构,所有的防御、疆界、禁忌都随风而去。但热恋或分手之后,男女之间就要开始人格的重新建构,个人的边界和禁忌又开始显现。
  
  要谈孙晓月的问题,首先要有上述的理论基础做铺垫。爱一个人当然没错,每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孙晓月对韩明可谓一见钟情,为了得到并保护这份爱,孙晓月想方设法排除各种可能的干扰和竞争因素,比如,对韩明任劳任怨、对公婆无微不至,即使是面对朋友,她也总是先声明“韩明是我的老公”,这种种行为和细节,无不都体现了爱的自私和排他以及爱的开放和包容。
  
  但是,孙晓月也应明白,爱是相互的,当一个人需要关爱的时候,你给予对方,便是“给爱”,而当一个人不需要爱的时候,你的关爱就变成了“索爱”,对方的感觉肯定不舒服。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情的地方,只要有情一切就有转圜的余地,假如无情再多的纠缠也往往只是两败俱伤。
  
  实际上,孙晓月尽管有以死相逼、捍卫爱情的勇气,但她内心深处是极度脆弱和敏感的,她也犯了一个跟韩明同样的错误:不愿也不敢直面现实。
  
  孙晓月应该清醒,如果韩明对她依然有“爱”,那她的坚守和付出还有希望拯救婚姻。但是,如果韩明对她的感情已经不是“爱”,只是愧疚或者负罪。那么,哪怕两人再怎么努力,愧疚和负罪也很难转化为爱的。既然如此,就应该理性勇敢面对现实,放韩明一条生路,给自己一个解脱,毕竟,爱一个人,就应该让他快乐。
  
  通过这个案例,也提醒一些朋友,婚姻要有感情基础做后盾,为了某种利益或者因为年龄大草率嫁人,只会带来痛苦。(除任桂华外,文中人物系化名。)
  
  后记:听完任老师的情感分析和疏导,韩明和孙晓月心情明快了许多。离开的时候,韩明主动牵起孙晓月的手,“我们回去会各自冷静一段时间,待时机成熟再来处理感情和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