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悬疑故事] 永远不会赢的人

[悬疑故事] 永远不会赢的人

时间:2015-10-01 来源:admin 点击:

  一、逢赌必输
  
  在美国奥斯汀监狱中,一场激烈的篮球赛正在进行。监狱长鲍尔注意到囚犯尼克没有像其他观众一样关注比赛,而是转身背对赛场,紧闭双眼,捂住耳朵,仿佛努力让自己从赛场的气氛中脱离出来。
  
  鲍尔很好奇,问道:“你为什么不看比赛?”尼克说:“我一旦观看比赛,就会连累我的球队输球,因为我是个永远不会赢的人。”鲍尔顿时来了兴致:“那我就要验证一下。”他临时调整了球队阵容,把另外一方的主力队员全部撤下,换上一些老弱病残的队员。鲍尔说:“尼克,现在我命令你观看比赛,看你的霉运能不能让门外汉队伍打败你的球队。”
  
  篮球赛的气氛诡异起来。尼克一方的队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调整队伍,但大家都惧怕监狱长,传起球来也畏首畏尾,有个队员过于紧张,竟把球投进了自己队的篮筐;可对方那些新调上去的队员,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他们平时少有机会上场,也被别人鄙夷惯了,这回干脆放开手脚打,士气高涨,而老天也似乎特别眷顾这些人,投篮必中。
  
  结果,那支门外汉队伍果真取得了胜利,鲍尔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他转念一想,又狂喜不已,因为最近投资失败,他欠下巨额债务,现在正好利用尼克,狠赚一把!
  
  鲍尔仔细研究尼克的资料:尼克是在几个月前因为谋杀入狱,刑期20年。与其他重犯不同,他刚入狱那天笑容满面,似乎很向往监狱生活。
  
  鲍尔问尼克:“你有没有想过要出去?”所有囚犯都渴望自由,可尼克却连连摇头:“我哪敢出去,我曾在一家名叫‘最后五分钟’的黑拳酒吧赌过黑拳,因为我买赌必输,导致很多赌客都下注给我的对手,赢了很多钱。这事惹怒了酒吧老板,他设下陷阱,把我送进了监狱。如果我出去,他一定会把我杀死的!”
  
  鲍尔怎么都想不到,尼克居然是因为倒霉而被陷害入狱的。这家酒吧他倒是听说过,最大特点是把比赛下注的时间推迟到比赛结束前五分钟,好让观众有足够的时间观察场上拳手的状态,选择投注对象。因为截止的时间特殊,观众们买定离手后的最后五分钟,就是最紧张刺激的阶段。
  
  鲍尔盯着尼克说:“如果我非要你回到‘最后五分钟’酒吧呢?”尼克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鲍尔冷笑:“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违抗我命令的后果吧?”在这监狱里,鲍尔拥有生杀大权,任何违抗他命令的人,下场都会悲惨不堪。尼克只好答应了。
  
  没过多久,一辆轿车悄无声息地驶出监狱,车里的尼克已经完成乔装,英俊的面庞变得丑陋不堪,特别是额头上的刀疤,像蜈蚣一般狰狞。
  
  重返“最后五分钟”酒吧,尼克紧张得冒汗。鲍尔在他耳边小声说:“放心,现在已经没人认得出你了,而且我在黑道上朋友众多,不管发生什么事,酒吧老板都要给我几分薄面的。”说罢,鲍尔往他手里塞了一百美元。
  
  尼克明白,鲍尔命令他出监狱,就是为了让他重复危险之举:尼克先下注,然后鲍尔花更多的钱投注于另外一名拳手。不过,这一回鲍尔是有备而来,他让尼克每隔三场才下注一次,避开主办方和其他赌客的注意。
  
  现在场上进行的比赛,双方是12场连胜的杜拉和第一次上场的欧姆。显然,两位选手的水平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杜拉气场强大,状态极佳;而欧姆无精打采,他被杜拉饱以老拳之后,竟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尼克押注于杜拉,这让鲍尔压力巨大,据他所知,几乎所有观众都和尼克一样下注于杜拉,自己到底要不要逆势而行呢?三千美元在他手中被握得温热后,终于押注于欧姆。他望着尼克说:“我信你。”
  
  战局果然因为尼克的下注而峰回路转,被打得口吐鲜血的欧姆居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擦了一把鼻血,对着杜拉惨然一笑。就在杜拉分神的一刹那,欧姆突然飞起一脚,踢中了杜拉的太阳穴,杜拉的身体就像一扇门板轰然倒地。
  
  整个现场沉寂了,然后观众们像疯了一样冲上台去,直到他们看见鲜血从杜拉的口中汩汩而出,这才相信,新的拳王诞生了!
  
  二、遭遇爱情
  
  鲍尔这一场赢了好几万美元,他激动地对尼克说:“从今天开始,不论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人的需求无外乎三种:美食、美酒和美人。鲍尔每次带尼克出去,都先请他到最好的饭店享受美食、美酒,再去妓院舒服一把。尼克享受人间极乐后,更卖力了,短短一个月就帮鲍尔赚了十几万美元。
  
  可是,鲍尔发现,尼克越来越沉迷于一个名叫艾琳的妓女。最近,尼克甚至放弃享受美食,把时间全部消耗在她的房中。鲍尔想不明白,艾琳年近35岁,身材走样,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吸引住尼克呢?
  
  这个问题,尼克自己也想不明白。此刻,他躺在床上抚摸着艾琳有些松弛的肌肤。很多时候,他们就这样赤裸相对,彼此不说话。他喜欢这种感觉,似乎连灵魂都得到舒展。
  
  床头传来了一阵的声音。尼克一跃而起,抓住了偷窥者——一个15岁的男孩。艾琳慌忙喊道:“他是我儿子!”然后匆匆披衣把孩子带到里间去。
  
  这孩子的胳膊上布满针眼,显然是个瘾君子。尼克从门缝里看到艾琳拿出一沓钱交给孩子:“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钱了,下回你只能找你爸爸要钱,妈妈已经撑不下去了。”声音带着哭腔,可孩子像所有吸毒者一样,失去了感应悲伤的能力,拿了钱就匆匆离去。
  
  艾琳啜泣了半天,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瓶毒药,正要一饮而尽。“住手!”尼克大喊,艾琳这才意识到有客人在场,她职业性地脱着衣服,说:“对不起,我们继续吧。”
  
  尼克心疼地把她搂入怀中:“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拥抱就像是骄阳,把艾琳心中的冰山瞬间融化成海,她哭着说:“我丈夫是个恶棍,他逼我当妓女赚钱,还对儿子拳打脚踢,我只好带着孩子逃走。没想到,儿子居然染上了毒瘾,我实在活不下去了。”听到这些,尼克的心像被针扎一样难受,他对艾琳说:“马上去找你丈夫离婚,彻底摆脱他。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子俩的。”
  
  艾琳怔怔地看着尼克,不知是喜是忧,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近几个月,这个男人每到周末都会来找自己,一留就是大半天。她说:“我不敢。他太可怕了,我宁可死都不敢再面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