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最后一招

[海外故事] 最后一招

时间:2015-12-06 来源:admin 点击:

  保罗·塔布曼是一名警察,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已经身材臃肿,大腹便便,这一点让女友玛丽娅非常不满,放话说如果塔布曼达不到减肥目标,自己绝不会嫁给他。玛丽娅是个能迷死人的姑娘,塔布曼为了她,尝试过很多减肥方法,但每回都坚持不下来。
  
  这天,他听说城里新开了一家蛮灵光的减肥诊所,于是立马找了过去。接待员让他填写一份申请表后,领着他去见经理。
  
  塔布曼万万没想到,这家减肥诊所的经理竟然是他亲手抓过的诈骗犯曼尼。
  
  曼尼五十来岁,干了半辈子诈骗的行当,有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几年前,曼尼栽在了塔布曼手上,想不到没过几年这个骗子就出狱了。
  
  曼尼也一眼认出了塔布曼,赶紧解释:“警官,您别误会。坐了三年牢彻底改变了我,我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我经营的这家减肥诊所完全合法。”
  
  当了十年警察的塔布曼深信一点:牢房也许能改造普通的犯人,但永远也改变不了曼尼那样的老骗子。他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起曼尼。
  
  曼尼怕塔布曼不信,忙不迭介绍起诊所的情况:“我们诊所有营养师和运动生理学家,有专门设计的减肥方案,确保每位顾客都能减轻体重。对于极少部分顾客,我们还有百分百管用的最后一招。”
  
  “哦?最后一招,什么最后一招?”塔布曼好奇起来。
  
  曼尼好像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吞吞吐吐,最后指着柜台后面一只不大不小的箱子说道:“嗯……最后一招就是那只箱子。”
  
  塔布曼问:“里面有啥?”曼尼说:“抱歉,我不能告诉您,这是商业机密。”
  
  塔布曼追问道:“曼尼,别胡扯了,告诉我,箱子里到底有什么?”“警官,诊所规定不得向外人透露,只有使用最后一招的顾客才能知道箱子的底细。”曼尼依旧守口如瓶。塔布曼不依不饶,说:“那好,我就来当你的顾客。我想用这最后一招。”
  
  “不行,我们只会对其他所有减肥手段都失败了的顾客使用最后一招,到目前还只用过一回。”曼尼打量起塔布曼的身材,接着说,“警官,您还年轻,控制饮食,加大运动量,肯定能减肥。如果合同到期前,您按我们为您制定的方法,还没减掉预期的体重,我们会考虑让您用最后一招。而且,一开始您只需交500美元,之后按照减掉的磅数付钱,每减1磅收100美元,真的很划算哦。”
  
  塔布曼考虑一番后,决定还是相信曼尼一回,签了合同。
  
  塔布曼遵照顾问的指导开始减肥,仅仅过去了三周,他的体重就轻了22磅。这个结果让他喜不自禁,但是那只箱子的疑团仍然萦绕在他心头。
  
  这天,塔布曼跟好友卡尔说起了那只神秘的箱子。卡尔是个医生,也许他能参透这个谜团。
  
  卡尔想了想,说:“那大概是减肥诊所的噱头吧。按照你的描述,那只箱子里装得下好多东西,但是世上没什么特殊的仪器能让人迅速减肥,除非是和抽脂手术有关。”
  
  塔布曼说:“他们明确说过不会做手术,不过,他们留下了一些转圜余地,说可以描述为一种医疗程序。”
  
  “你减肥进行得不错,这不就得了,别瞎想啦!”卡尔说,“玛丽娅有没有夸奖你?”
  
  塔布曼叹气道:“她半句话也没说过……”
  
  “她脑袋里光想着怎样让你买礼物给她吧。”卡尔一直不待见玛丽娅,觉得她只是在占塔布曼的便宜,于是忍不住损了她一句。
  
  塔布曼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显然默认了卡尔的话。
  
  随着减肥计划的推进,塔布曼一天天瘦下来,但他并不那么开心,因为他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那只神秘的箱子简直要把他逼疯了。每减掉一磅体重,他对箱子的兴趣就会增加一分。他追问过曼尼好几次,但曼尼每次都守口如瓶。
  
  塔布曼还找过检察官,看能不能申请到搜查令,直接查看那只箱子内的物品。但检察官说减肥诊所开业至今从未接到过顾客投诉,也没有不法行为的证据,申请搜查令根本没门儿。
  
  这天,心情抑郁的塔布曼路过一家糖果店,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情不自禁地走进去,买了一堆巧克力棒,剥开包装纸,狼吞虎咽起来。就这样,他重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美食世界,短短两周,他的体重就增加了二十多磅,四个月的节食努力前功尽弃。
  
  发飙了的玛丽娅命令他重新开始减肥,要不然就分手。塔布曼这回在美食和女友之间选择了前者,反正他心里明白,玛丽娅一直没真心爱过他。
  
  玛丽娅离开后,塔布曼重新过起了胡吃海喝的日子。
  
  减肥合同快要结束了,当塔布曼再次站到曼尼面前时,曼尼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惊叹道:“天哪,一个月没来,您这是怎么了?”
  
  塔布曼耸耸肩:“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曼尼,我想用那只箱子。”
  
  “不,您不需要。事实已经证明过,您能减掉体重。”曼尼说道。
  
  塔布曼讨价还价:“那么你告诉我箱子里有什么。”
  
  曼尼恳求道:“我不能说,我们签过保密协议。警官,我强烈建议您不要用最后一招。”
  
  塔布曼逼问道:“为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曼尼为难地回答:“不,不是那样子。警官,我觉得您对这只箱子太过执着。”塔布曼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我是你的客户,现在其他减肥方法对我都不管用,我有权使用那只箱子。”
  
  曼尼拗不过,无奈地说:“好吧,您需要签署一份免责声明。”
  
  塔布曼接过曼尼递过来的文件,匆匆翻了一下。文件里写着,诊所已经告知客户所有的危险,对客户的决定不负法律责任之类的废话。他在文件上签名后,抬头看着曼尼:“好了,咱们开始吧。”
  
  曼尼把那只箱子搬到柜台上,对塔布曼说道:“现在您按照我的指示一步步来做。”
  
  于是,塔布曼按照指示,双手从箱子旁的系带内穿过去,再向上转动两只旋钮。箱子内似乎启动了某种机械装置,响起“咔嗒咔嗒”声,上盖也开了一条缝。
  
  塔布曼内心激动起来,几个月以来一直萦绕在他心中的谜团终于可以解开了。接着,他又按照指示,把脑袋向左转。突然,他听见了类似强力弹簧弹起的声响,箱子盖突然弹开,他的下颚被不知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世界变得天旋地转,他摸了摸脸,满手都是鲜血,剧痛犹如电流窜遍他的脑袋和脖子。
  
  塔布曼晃晃悠悠地站起身,盯着那只开启了的箱子,过了半晌,他才看明白:箱子里装着一根强力弹簧,弹簧的上端连着一块圆形皮垫,当旋钮转动到一定位置时,弹簧连带着皮垫就会猛然弹出来。他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咕哝声,他意识到自己的下颚被击碎了。
  
  “警官,我很抱歉,但我答应过诊所不会泄露箱子的秘密,我只是照您的吩咐办事,我真希望您刚才能听我的劝。”曼尼一边说,一边扶塔布曼坐下,“箱子里的装置不是什么先进的技术手段,它只是打碎了您的下颚。今后的一个月里,您的下颚会被钢丝固定起来,您只能吃点流食,我估计您能减掉大约三十磅。这种减肥手段太过粗暴,所以永远是最后一招。”
  
  塔布曼抬起头怒视着曼尼,但他随即想起,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怎么怨得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