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幽默故事] 好哥们儿

[幽默故事] 好哥们儿

时间:2016-02-29 来源:admin 点击:

  梁丰是一家钢铁厂的工人。这天同事小王的手机没电了,梁丰就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他。
  
  小王打完了电话,顺手翻看手机里的电话簿,一边看一边啧啧赞叹:“梁子,朋友不少啊。”
  
  梁丰挺得意:“那是,朋友是咱最大的财富,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小王是个牙尖嘴利的家伙,没事就爱跟人抬杠,这话就接上了,他说:“得了吧,一个出苦力干活儿的,你还能有多少朋友?要我说啊,你这里不少号码都该删了,比如这个王得利,人家都调走了,还留他号码干嘛……咦,你咋还有郑军的电话?你们啥关系呀?”
  
  郑军是钢铁厂运输队的队长,要权有权,要钱有钱,是钢铁厂的风云人物,而梁丰只是普通工人,这两者身份地位相差太悬殊,所以小王才会大惊小怪。梁丰有些不高兴:“我有他电话咋了?告诉你,他手机里肯定也有我的电话,因为——”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们是朋友!”
  
  小王撇撇嘴笑了:“你们是好朋友?是你以为你们是好朋友吧?”
  
  小王的语气轻佻,明显是不相信梁丰的话。梁丰火了,大声说:“你知道什么?我和梁丰是高中同学,十四年前,我们是一起入厂的,在一个寝室住了两年,你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梁子,你别生气啊,我开句玩笑你也当真?不过,现在人家可是大人物,不一定记得你了吧?我可听说,郑军牛着呢,一般人他可不搭理。”
  
  梁丰瞪了小王一眼,缓缓地说:“那年,郑军喝多了酒,言语上得罪了两个小混混,那两家伙拿着菜刀追着他砍。郑军都吓傻了,是我拿着一根铁棍,打倒那两个家伙救了他,要不,他可能早就成了残废。因为这事,我还被拘留十多天呢。现在虽然很长时间没见面,可哥们儿永远都是哥们儿。”
  
  小王怀疑地看了看梁丰,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吹牛。”
  
  梁丰一把抢过手机:“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你知道我们到底是啥关系。”
  
  梁丰按下发送键,将手机放在耳边,不一会儿那边接起电话,梁丰大声说:“郑军,我,梁丰,忙啥呢?”
  
  那头的电话里,郑军用命令的口吻道:“我这儿正开会呢,你先放下,一会儿我给你挂过去。”
  
  梁丰一愣,那边已经传来挂断的忙音。几年没联系,他没想到郑军的官腔十足,他心里一阵不舒服,强笑着说:“他正开会呢,说一会儿给我打回来。”
  
  小王不置可否,斜着眼睛瞄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正是下午两点十分。梁丰明白他的意思,赌气说:“我告诉你,五点下班之前,他一定能给我回电话,你信不信——我跟你打赌谁输谁今晚请客。”
  
  小王嘻皮笑脸地说:“梁子,拉倒吧,人家那是怕你有事相求,又不好意思直接挂你电话,才说什么开会的,给你个台阶你就下了吧,还赌啥?你以为他真能记得给你回电话?”
  
  梁丰昂然点头,心却不由得有些发虚,小王这张乌鸦嘴,不会让他说中了吧?
  
  所以,当郑军打来电话时,梁丰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在小王吃惊的目光里,他装作毫不在乎地接起电话:“哥们儿,我没啥事,就是很长时间不见,想你了,下班后出来聚聚吧。”
  
  郑军爽快地答应了。放下电话,梁丰兴奋地说:“看到了吧,我的哥们儿没有变,不管他当多大的官,在我面前还是老样子。一会儿跟我一起去吧——我买单。”
  
  小王正担心梁丰要他实践赌约,闻言大喜,不再用话刺激梁丰,反而一个劲地夸他交了一个好朋友。
  
  几年不见,郑军的肚子已经高高地腆了起来,脸上表情不怒自威,跟以前大不相同,让梁丰没来由地有些心怯。一会儿功夫酒菜上齐,三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梁丰不无感慨,恭维郑军说,两人都是小工人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郑军今天会有如此大的发展。郑军哈哈大笑起来:“梁子,当年咱哥俩总在一起玩,是打不散的死党啊,对了,你还记得你进拘留所的事吧?”
  
  梁丰兴奋地点点头,连声说记得。郑军转头对小王说:“那时候我天不怕地不怕,梁子就胆小怕事。两个小混混欺负他,还要拿刀砍他,梁子吓得拼命逃跑,幸亏我冲上去,用根铁棍把那两家伙一顿海扁……那时候我真勇敢啊,把一个小子胳膊都打断了,警察到处抓我,梁子胆子虽然小,但有义气,替我去了拘留所,真是我的好哥们儿……”
  
  小王一边听,一边不住拿眼睛瞄梁丰。梁丰也有点发晕,当年的事他记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郑军被人欺负,自己仗义出手,明明是自己打伤了人,被警察抓进去……英雄狗熊,今天怎么都颠倒过来了?梁丰张了张嘴,可看着郑军那张兴致勃勃的大脸,话到嘴边却改了:“可不是嘛,那时候你太够朋友了……”
  
  这顿饭宾主尽欢,梁丰准备买单的时候,才知道郑军早就把钱付了。郑军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兄弟,你才挣几个钱?别不好意思,记住,咱是哥们儿,以后有事尽管说话。”
  
  回家的路上,小王大着舌头说:“梁子,你们哥们儿这关系真铁,我服了。”
  
  梁丰也喝多了,得意地指手划脚说:“服了吧?看出我们的关系了吧?看出我哥们儿的能力了吧——连是非黑白都能颠倒,够他妈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