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鹦鹉怎么说

[新传说] 鹦鹉怎么说

时间:2016-05-07 来源:admin 点击:

  小神偷遇上鹦鹉,秘密令人吃惊……
  
  石首是道上最有名的小偷,人送外号“四手”,意思是他比普通小偷还多了一手。这天,一个戴棒球帽的人找到他,说想花5万块,请他偷一只鹦鹉。那人给了石首一个地址和一张鹦鹉的照片后,就走了。
  
  这人虽然刻意不想让人看清他的面貌,但石首却觉得他的声音很耳熟。他暗自一笑,管你是谁,给钱就行。
  
  石首按照地址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他偷偷潜入了目标的房间,发现室内装潢很是考究,穿过大厅有一面照片墙,而照片墙正对着的就是鹦鹉呆着的鸟笼了。
  
  石首觉得这活儿太轻松了,一放松,便打量起照片墙来。照片墙上大多是一对男女的照片,女的年轻貌美,男的就有些老态了。其中还有几张男主人单独的照片,有一张他旁边还站着一个西服革履的帅哥,似乎是出席某个会议的合照。照片上的两个男人,石首都觉得眼熟。
  
  了解够了,石首也准备对目标鹦鹉下手了,正在此时,门外却响起了开锁声。他心里一惊,赶紧躲进了衣柜里。
  
  石首从衣柜的门缝里往外看,只见男主人正向着衣柜这边走来。石首心叫不好,他这是要换衣服啊。好在男主人打开柜门,取完了衣服,却并没发现石首。
  
  原来这衣柜非常宽大,有两个区域,一边男装一边女装。石首也是运气好,躲到了女装那边,男人只打开了另一边的柜门,所以没发现他。
  
  男人换完衣服没多久就走了,石首这才从衣柜里爬出来。
  
  石首按照雇主的嘱咐,象征性地偷了些钱和珠宝,装作入室盗窃、顺手拿走鹦鹉的假象。接着,他取下笼子,准备找雇主交差。这时,鹦鹉却大叫了一句话。石首听完这句话,心中一动,又改了主意,不想把它交给雇主了。
  
  回去后,石首打通了雇主的电话,说自己得手了,但要拿走鹦鹉,5万块怕是不够,因为他知道了鹦鹉身上的秘密,这个秘密值50万。
  
  对方火气显然上来了:“你这是讹我啊,你说知道就知道啊?”
  
  石首冷笑一声:“你可以赌一赌。”
  
  对方破口大骂他不守信用。石首却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小偷,是坏蛋,你跟坏蛋讲信用,这不是笑话吗?”
  
  石首刻意强调了“坏蛋”二字,他相信对方听得懂。
  
  对方听了“坏蛋”二字果然认怂了:“好,50万就50万。”
  
  石首一笑,说:“明天中午12点,你把钱放在桂花公园的垃圾桶里。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不许耍花样。”
  
  正午12点,骄阳似火,桂花公园此时没多少人。太阳底下,却有一个不嫌热戴着棒球帽的人。他来到长椅旁的垃圾桶前,举目四顾,见没人注意他,把一个包丢进了垃圾桶里。而这一切,都落入了远处拿着望远镜的石首眼里。
  
  按照约定,雇主把钱放在垃圾桶里,石首确认无误后,把鹦鹉留在原地,雇主随后取走鹦鹉,银货两讫。
  
  见到钱落桶后,石首一阵欣喜,但还是按捺住冲动,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埋伏后,这才来到了垃圾桶前。
  
  他哼着小曲,装作漫不经心去丢垃圾。见四周没人注意,他正准备出手,这时却有个穿着破烂的老头抢先走了过来,靠近了垃圾桶。
  
  糟了,要坏事!石首几乎叫出声来,仔细一看,老头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他才稍稍放心下来,敢情这老头是要丢垃圾啊。
  
  老头把黑色塑料袋扔到了桶里,捣鼓了一阵才走。石首也顾不上那么多,连忙凑到垃圾桶前。
  
  幸好包还完好无损。石首拨开包上的菜叶,拿出包来,点了一阵,的确是50万,为免夜长梦多,他搁下鸟笼就走。
  
  石首绕了几圈,见的确没人跟踪,这才放心地回到了老巢。他正得意地摩挲着这笔巨款,突然又愣住了。
  
  刚刚局势紧张没来得及细看,石首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自己上当了:钱共有50沓,每沓一万,除了面上那10来张是真的之外,其余都是高仿假币,不细看分辨不出来。
  
  石首屈指一算,真币正好5万块。他心里怒火直冒:好啊,竟然敢耍我,这事咱俩没完!
  
  当晚,在一间宽大的别墅中,主人打开门,点上灯,四下看了几眼,突然目光锐利起来:“朋友,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
  
  石首也从窗帘后闪身出来:“你好,‘棒球帽’,或者我该叫你秦天阳,秦老板。”
  
  秦天阳是城里风头正劲的企业家,经常上电视的财经节目,难怪石首觉得他的声音耳熟。见对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秦天阳也微微一怔。
  
  石首又问道:“我有点好奇,为什么你一进门就知道我来了。”
  
  秦天阳说道:“树大招风,我敌人太多,谨慎起见,我出门前都会在门把手上搁一根牙签,这样我回来就知道有没有人潜入过了。”
  
  石首拍手道:“高明,不过你如此小心,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
  
  “总比你这种言而无信的小偷、坏蛋要好。”
  
  听到“坏蛋”二字,房中的鹦鹉也突然激动起来:“坏蛋坏蛋,秦天阳你坏蛋。”
  
  秦天阳听到这句,脸色大变。
  
  石首得意地笑道:“对,就是因为鹦鹉学了这句舌,我才决定鹦鹉不能轻易给你,得多要点钱。”
  
  石首原本想不起雇主是谁,鹦鹉这一叫就让他想了起来。他之所以觉得鹦鹉主人房中的照片眼熟,就是因为那个跟男主人合照的男人,正是著名企业家秦天阳。而男主人是本市的秘书长,也是秦天阳背后的靠山。
  
  两人本来政商勾结,合作愉快,但是却出了一个小插曲——秦天阳跟秘书长年轻貌美的妻子好上了。
  
  两人本来只是开房偷情,有一次情难自禁,居然在家里就乱搞起来了。
  
  女人意乱情迷,调情说了句:“秦天阳你坏蛋。”没想到被鹦鹉听去了,还学着说了起来。
  
  两人当时就吓坏了,想处理掉鹦鹉,但选择女人在家的时间太明显。于是秦天阳就请石首上演一出“室内盗窃案”,假装顺手偷走了鹦鹉。
  
  秦天阳强压住怒火,说道:“钱我已经给你了,你还来干吗?”石首反驳道:“你给我的都是假币,还好意思问我来干吗?”
  
  “放屁,那可是真金白银的50万。”秦天阳似乎想到了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是贪得无厌,想继续讹我是吧?”
  
  “少废话,先把该给我的50万给我。”石首掏出随身的匕首。
  
  秦天阳害怕了,忙说:“别冲动,我给你钱就是了。”
  
  秦天阳回身打开保险箱,貌似去取钱,转身时手里却多了一把枪。这下轮到石首害怕了:“喂,你可别乱来,杀人是要偿命的。”
  
  秦天阳目露凶光:“你入室抢劫,我嘛,只是自卫而已。”
  
  枪声响起,石首还直挺挺地站着,秦天阳胸前已插了把匕首,摇晃着倒了下去。
  
  关键时刻,石首以匕首作飞刀,射死了他,秦天阳中刀前开了一枪,但只擦破了石首的手臂。
  
  这样一来,保险柜里的钱都是石首的了,石首正得意时,楼外突然警笛大作。他一下子急了,娘的,这小子什么时候报的警?
  
  石首就这样被关进了牢里,这也让他有时间回顾事情的前因后果。秦天阳一口咬定没用假币,难道他说的是真的?那晚他一直盯着秦天阳,完全弄不懂他哪里来的时间报警。最终,石首得出了一个结论:两人都被第三方势力给耍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当他等来唯一一位探监的访客时,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秘书长。秘书长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看你吗?”石首苦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原来,秦天阳想偷鹦鹉之前,秘书长已经从鹦鹉口中听到那句话了。他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在家里装了一套监视系统,想抓住妻子偷情的证据。但那天被吓到之后,两人哪还敢在家里乱来,监视系统一直没发挥作用,他就给关了。
  
  石首下手的那天,秘书长其实已经知道家中有贼了,便不动声色,重新打开监视系统,再若无其事离开了家,就是想看他到底要干什么。等见到他向鹦鹉下手时,秘书长已经猜出他是秦天阳派来的了,于是一个挑拨离间的计划就形成了。
  
  交款那天,他早早就窃听了秦天阳的电话。那个丢垃圾的老头就是他扮的。只不过那个黑塑料袋里不是垃圾而是一个装着假币的同款皮包和菜叶。他用菜叶和垃圾盖住了真包,在上面放上了假包。石首不疑有他,果然中计,向秦天阳复仇了。
  
  那个报警电话,自然也是他打的。秘书长笑道:“听说你外号叫‘四手’,可惜啊,现在只能叫‘失手’了。”
  
  “最后一个问题。”石首说道,“那天你是怎么知道我潜入的?”
  
  秘书长沉默半晌,意味深长地说:“因为我跟秦天阳一样,也有在门把手上搁牙签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