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小小说] 斗法

[小小说] 斗法

时间:2016-08-11 来源:admin 点击:

  阿全早晨刚起床,就碰上了一件糟心事。
  
  凌晨5点半的时候,阿全像往常那样,洗漱完毕打开店门,准备把桌椅摆到大门口的空地上,开张他的早点铺。
  
  谁知他才把卷帘门拉起,忽然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脏兮兮的皮卡车,将店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占用了店门口的空地倒还罢了,店里还有几张餐桌,只是免不了要少了一些生意。但那车停的位置也太凑巧了,进出早点铺的人,都必须侧着身子才能出入。这样一来,哪儿还有顾客会光顾?
  
  “这是谁乱停车呢!太没有公德了!”阿全大声嚷道,可小区里静悄悄的,根本没人回答。阿全气得往皮卡轮胎上连踹几脚,刹那间警报器就“叽里呱啦”叫个不停。
  
  “阿全,你这是搞什么鬼?大清早的也不让人睡个安生觉!”左邻右舍纷纷打开窗探出头抱怨道。
  
  阿全抱歉地连连拱手:“各位老少爷们,实在对不住了。也不知哪个缺德鬼,把车停在我店门口,让我开不了张。没办法,我也只有用这个法子把车主给逼出来。”
  
  邻居们对阿全的解释表示不能接受:有人用车堵了你店门,我们可以帮你一起谴责。可你为了这点小事,打扰了大家休息,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伙左一句、右一句,讲得阿全面红耳赤。
  
  正在阿全骑虎难下的当口,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急匆匆地从人群外挤了进来。
  
  “对不起,这是我的车,我这就把车开走!”眼镜男一边讲一边要打开车门。
  
  这下阿全可找到出气筒了,一把揪住眼镜男的衣领,开口便骂:“我说你这个人有没有公德心?看清楚喽,这里是公共空间,可不是你家的停车场!”
  
  眼镜男苦着脸连连作揖:“大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可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我昨天刚搬到隔壁的小区,可下班回来时,在附近方圆五公里内绕了七八个圈,也没找到停车的地方。万般无奈,才把车停在这里。”
  
  本来那些被吵醒的邻居,都对眼镜男这个“罪魁祸首”深恶痛绝。可听他说得可怜,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心下不由就软了三分。没办法,现在人们生活富裕了,私家车越来越多,城市建设水准未免就有些跟不上。开着车到处乱转,可就是找不到停车位的窘境,正是有车一族心头永远的痛啊。
  
  有人便在一旁劝说几句,阿全也借机下台,大手一挥催促眼镜赶紧离开。
  
  本来,这也不过是每天都会发生的,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一点小摩擦罢了,阿全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摆开桌椅继续营业。
  
  只是没想到,忙碌了一整天,阿全正准备要在店里的小隔间休息,突然听到外面“嘎”的一声刹车响,阿全心知不妙,赶紧起床一看,刹那间鼻子都差点气歪了。原来那眼镜男又把他那辆破皮卡停在店门口,此刻正准备熄火走人呢!
  
  “喂,我说你欺负人欺负上瘾了是不是?早晨堵了我的门,晚上接着又来堵!”
  
  眼镜男一见阿全来了,赶紧赔笑敬烟:“大哥,帮帮忙,我实在是找不到地方停车了。您看这样好不好,您早晨不是5点半开门营业吗,我保证,一定在5点前把车挪走。”
  
  阿全冷哼一声:“做你的春秋大梦!这里是公共空间,不是你家的停车场。你要没钱买停车位,就把车卖了换辆小电驴呗!穷鬼一个,还要买车显摆,这叫猪鼻子插葱——装象!”
  
  听阿全这样一说,眼镜男一下变了脸色,冷笑一声道:“刚才你也说了,这是公共空间。你既然可以在这里摆摊,我当然也能在这儿停车。”
  
  阿全气乐了:“嘿,你还有理了!你信不信,你前脚一走,我后脚就打电话给交警队,举报你违章停车,让他们把你的车给拖走。”
  
  眼镜男也冷笑:“今天这车,你让停我要停,不让停我也要停。你要敢向交警队举报我违章停车,我就向城管举报你占道经营。不信咱俩走着瞧,看究竟是谁道高一尺,又是谁魔高一丈!”眼镜男说罢,拂袖而去,只剩阿全在原地气得七窍生烟。
  
  第二天5点半,眼镜男慢悠悠地来到阿全店门口取车。大老远就看见阿全叼着根烟倚在大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他。
  
  眼镜男眉头一跳,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赶至车前,定睛一看,皮卡车车门上竟被人用利器划出两道弯弯曲曲的划痕。
  
  “你敢弄花我的车!”眼镜男火气腾地就上来了。
  
  阿全抿着嘴一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划车了?咱们俩虽然不熟,可乱说话我一样告你诽谤!”
  
  阿全拿出二癞子的嘴脸,一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样子。
  
  眼镜男死死咬着牙齿,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好!你想玩是吧?我就和你玩到底!”
  
  眼镜男说到做到,当即将车开到汽修厂,加装了个监控设备,当天晚上依然开到阿全店门口停下,得意洋洋地对阿全一仰下巴。那意思是:有种你再来呀!
  
  对于眼镜男的挑衅,阿全只是微微一笑:皮卡车里虽然有了监控,可这监控只拍得到四周,却拍不到车顶,所以第二天眼镜男再来取车时,再度目瞪口呆。
  
  原来,有人昨夜爬上楼顶,从高空处掷下许多垃圾。不但把皮卡车弄得又脏又臭,还将车顶砸出好几个凹坑。
  
  眼镜男深吸口气,平复一下心情,走到阿全面前和和气气地说:“大哥,这辆车是辆二手车,我买来时,一共花了三万块。”
  
  阿全嘴一撇:“哟,心疼了?心疼就把这破车开走,别再放在我面前碍眼!”
  
  眼镜男慢慢咧开嘴,冷笑连连:“不,我的意思是说,这三万块钱,我赔得起!大不了我就不要这车了,就把你堵死在你家店门口,看你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阿全一愣,也发狠了:“好啊,你舍得一辆车,难道我还舍不得这点生意?有种你就堵,不堵是孙子!”
  
  得,这两人一个脾气比一个犟,几句话说僵了,立即顶在一块,谁也不肯让步。眼镜男真的把车停在店门口一动不动,阿全也真的宁可关了店门也不低头。
  
  也不是没人来劝过阿全,让他服个软把这桩破事了结算了,可阿全脖子一梗,就是不肯丢了这面子。
  
  如是僵持了三个多月,眼镜男首先顶不住了。某天早晨阿全起床一看,咦,皮卡车居然不翼而飞了!
  
  阿全“嘿嘿”笑个不停:跟谁斗不好,偏要跟我斗。怎么样,顶不住了吧!可再把目光往下一挪,阿全又傻眼了——皮卡车是消失了,可空地上却密密麻麻地停满了电动摩托车。粗略一算,至少有四五十辆!
  
  眼镜男哈哈大笑着从暗处走出来:“有句老话,叫习惯成自然。我的车在这里停了那么久,周围的人都默认了,这块空地就是个停车场。所以,我昨晚刚把车挪走,就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把电动车停过来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底气,一下子和这么多辆电动车的主人吵翻!”
  
  阿全只一怔,随即就反应过来,沉默一小会儿后,忽然抚掌大笑。眼镜男还以为这是阿全翻脸的前兆,赶紧后退几步。
  
  哪晓得,阿全却亲热地拍拍他肩膀说:“谢谢你啊!我一直觉得,开早点铺太累,可又没什么别的生意门路。被你这一整,我倒有了个灵感。索性关了店门,将早点铺改成电动车快速充电站。就算一辆电动车只收两块钱,一天下来,怎么也能有个二三百元进项。这样一来,收入不比卖早点少,还更要轻闲许多了呢!”
  
  听完阿全的话,眼镜男顿时哭笑不得。只见他脸色急速变幻几次,终于苦笑着拱手认输:“大哥,我服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想和你作对。只是背后主使是一名大老板,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个马前卒了……”
  
  原来,这片旧小区,早被兴旺房地产开发公司收购。而这兴旺公司,又聘请了发达拆迁公司负责拆迁工作。在发达公司的努力下,大多数居民都签好了拆迁协议,唯有以阿全为首的几名钉子户,提出的条件太过离谱,以致一直没能达成合约。
  
  现在大家法律意识都挺强,暴力拆迁那一套早没了市场。没奈何,发达公司只好派出眼镜男,企图以这种隐蔽的方式,逼得阿全关店走人。可惜,在犟脾气的阿全面前,还是遭到了惨败。
  
  眼镜男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我们老板也不想和你再耗下去,所以你当初开出的条件,我们全部接受。劳驾您,现在就把这份合同给签了吧。”
  
  阿全把手一挡:“对不起,这份合同我不能签!”
  
  眼镜男急了:“大哥,这回公司给你的条件已经够优惠了,咱们可不兴坐地涨价那一套!”
  
  “小兄弟,不是我想狮子大开口,只是因为我跟你一样都身不由己!”阿全诡异地笑笑说,“老实告诉你,其实雇我在这里当钉子户的,正是兴旺房地产开发公司!近来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兴旺公司买了这块地却缺钱开发。只要我在这儿多当一天钉子户,这块地就能在公司的手里多捂住一天。如此一来,既能赖了你们发达公司的拆迁费,又能把建筑周期名正言顺地延长。只有房价再度上涨,我这个钉子户才能真正离开……”
  
  原来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眼镜男傻愣愣地呆了半天,终于苦涩地长叹一声:“嗨,这才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