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围楼御匪

[传奇故事] 围楼御匪

时间:2016-09-22 来源:admin 点击:

  这天,还没吃午饭,苗王爷就“咯咯”地打起了饱嗝。这已成为怪疾,他每次遇事就打嗝,事越难办,嗝打得越厉害。那到底他又遇啥难事了呢?原来,是土匪要来攻打姑娘寨了。
  
  安史之乱后,大唐走向衰败,姑娘寨周边开始闹匪患。土匪们杀人放火,收掠钱财。掐指一算,土匪下山袭扰的日子又要到了!
  
  苗王爷无计可施,打着嗝走出王爷府,猛看见女儿苗禾苗和一个后生蹲在地上,不知埋头在研究啥。只见他俩指指点点,嘀嘀咕咕,禾苗还不时惊喜地叫出声音,十分古怪!苗王爷走近前才看清两人在看蚂蚁搬家,是被地上疾疾行走的蚂蚁迷住了!女儿禾苗已是如花年华,不在闺房呆着,出来与后生一起戏蚂蚁,苗王爷怎能不生气!
  
  这时,跟在苗王爷身边的赖师丞抢上前来,一眼认出后生,竟比苗王爷还生气。他告诉苗王爷,这后生是外来客家的莫成昊,出身低微,不懂规矩,连姑娘寨的事物也常说三道四。
  
  接着,他便摆出师丞派头,先喝斥莫成昊:“土匪不日就来攻寨,王爷为此焦虑,旧疾急发,你却有心在这儿看蚂蚁,还将禾苗骗出闺屋,是何居心?”
  
  莫成昊不以为然地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土匪有何可怕?”
  
  赖师丞气得瞪圆了眼睛:“青皮后生说话不腰疼,那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匪,各寨王爷都奈何不得,你这外来客好一张大嘴!”
  
  莫成昊笑着说:“王爷办不得的,不见得别人也办不得。”
  
  “好哇,你对王爷都敢不敬!”赖师丞看一眼苗王爷,趁机煽风点火,“这就抓你进王爷府治罪!”说着就要唤寨兵。
  
  “且慢!”苗王爷拦下他,看着莫成昊缓缓道,“本王听出你话中有话,看来你有办法御匪。兵怎么个挡法?水怎么个掩法?今天你说不出个真章,地牢之苦可免不了。”
  
  莫成昊向王爷鞠了个躬,而后侃侃说道:“咱这姑娘寨岭高地险,已有天然御匪条件,只是各家各户居所零乱,形不成一股。如果说王爷府是都城,各家各户就是各个城镇,要是将都府和城镇围在一起,中间相互通联,只开一个正门一个后门,把门一关,封闭严实,哪里会有抵御不住土匪一说?”
  
  苗王爷听得又莫明又新奇,问道:“把山寨围拢一起,这是个啥?”
  
  禾苗抢着说:“这叫围楼!就是将全寨集中建成一个椭圆形围楼,千家万巷相连,形成四通八达纵横的迷宫。围楼墙壁开出窥望孔,还可充作枪眼,攻守兼备。成昊他早有设计,只是不敢向父王提起。父王你就让他试试吧!”
  
  苗王爷见女儿相求,心想反正也没有更好的治匪办法,便半信半疑地答应了。
  
  莫成昊即刻动员寨民搬迁集中,围着寨子挖出又深又大的墙沟,埋大石为基;再以糯米、红糖粘上石子。在厚墙里又埋下杉木、枝条、竹片为墙骨。
  
  围楼建成不久,土匪果然来袭,临近的许多寨子被攻破了,攻姑娘寨时,寨兵不出围楼,凭墙上窥孔便将爬云梯的土匪用扎枪击退,整个姑娘寨固若磐石。
  
  苗王爷这才观察出,围楼构造为两个半月相融,天人合一,原来是个太极图形,他惊喜问道:“你是咋想出来的?玄机是不是就在这里?”莫成昊道:“哪有玄机,只是窥蚂蚁筑巢得来些许心得。”
  
  原来如此,日升月恒,朝夕晴雨,仰观俯察,一划开天,好个不古的莫成昊!姑娘寨围楼御匪的事一下传出去,引得各寨纷纷仿效,也筑起围楼,保家卫寨,抗御盗匪。
  
  可是,高兴劲没过多久,苗王爷嗝疾又犯了,溃败的土匪卷土重来,竟将临近的穴凸、臼坼几家新建的围楼攻破了,放言最终攻取姑娘寨,开寨放血!唇亡齿寒,苗王爷一听这话,又犯病了。
  
  苗王爷急忙跟女儿说:“去,快将莫成昊唤来!”
  
  禾苗刚出门,赖师丞就来到苗王爷身边。赖师丞做梦都想取代王爷的位置,正好儿子赖豹与禾苗年龄相当,就想暗地里撮合儿子与禾苗相好,谁知禾苗一点不待见赖豹!那天见禾苗与莫成昊一起看蚂蚁搬家,这才知道是禾苗看上了这外来客。这莫姓小子坏自己的好事,他能不极力阻挡?于是,他对苗王爷道:“围楼绝非坚若磐石,什么蚂蚁筑巢的心得,我看这外来客是对王爷的女儿居心不良……”
  
  苗王爷还没表态,却见禾苗一个人回来了,还说莫成昊不见了!赖师丞一听,眼珠一转嚷起来:“莫成昊见进谏没有奏效,他这是畏罪潜逃啊!”苗王爷一听,怒道:“来人,就是搜遍大山,也要把莫成昊给我抓回来!”
  
  谁知,天黑后,莫成昊竟自己回来了,原来他是到穴凸、臼坼那几家被土匪攻破的围楼走了一遭。
  
  他对王爷说:“围楼被攻破的原因我知道了。看来围楼还得补充完善。”
  
  “怎样补充完善?”王爷问。
  
  莫成昊看看他,看看禾苗,又看看赖师丞,却卖关子道:“请王爷许我以人力筑材,到时我给王爷一个让土匪攻不破的围楼。”
  
  苗王爷想了想,说:“本王就再允你一回,到时不果,还有地牢等着你呢。”
  
  那些土匪说到做到,不久如言再犯,但却不像说的那样攻破其他围楼再来打姑娘寨,而是合力直取姑娘寨!只见这些悍匪不搭云梯不攻墙,只用羽箭射住围楼阵脚,另一队土匪头顶藤盾、怀抱柴薪到楼门下放火,火焰熊熊包围住楼门。可突然从大门档上流下水来,瞬间将柴火浇灭。如此往复,土匪一次次放火,被水一次次浇灭,围楼大门最后完好无损……
  
  原来,莫成昊那天跑去穴凸、臼坼等被土匪攻破的围楼一看,发现原因就出在这火攻楼门上。他回来向王爷许诺后,带人将楼门包了厚厚铁皮,门档上装了防火水柜,挖出泄水槽,土匪火攻时一开机关,水顺门而下,便能熄火护楼。
  
  “原来只在门上做个小小改动,就有这么大作用!”苗王爷赞叹不已,说要重赏莫成昊。莫成昊看看微笑着的禾苗,什么也没说。
  
  转年春天,养精蓄锐的土匪又传来话,说已经纠集三山五岳的匪帮,声言不踏碎围楼,誓不为匪!各寨为此抓紧备战练兵。苗王爷也赶紧找已是大管事的莫成昊,商议御匪对策。派去的人回来却说,莫总管带人拆除违章建筑,与师丞的儿子赖豹正吵得火热!
  
  苗王爷大怒,眼瞅着就要与土匪血光相见,不带寨兵练兵,筑基固楼,先做起鸡毛蒜皮的事来,莫总管这是聪明还是糊涂?苗王爷亲自前来,果真看见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原来,莫成昊设计的围楼有规有矩,多一砖是繁,少一石为缺。土匪攻不破,寨民过上太平日子,有的便无忧生闲,在门前擅自盖起小房,垒上猪舍,圈起鸡圈,以多占有一寸公共土地为乐事,屡禁不止。赖豹依仗父亲为王爷师丞,故意与莫成昊作对,门前盖的小房比谁家都大,占地比谁家都多。莫成昊就擒贼擒王,先从赖豹身上开刀,两人这还不吵起来?
  
  苗王爷这回顾不上打嗝了,劈头给两人各五十大板:“大敌当前,你俩为儿女情长,一个打鼓敲山,一个弃重就轻,成何体统!”
  
  一听这话,莫成昊先大红了脸膛:“我可不是为儿女情长!正是在为御匪大事着想。拆除私搭乱盖这件事是做定了,王爷若信不过,就撤了我这大管事吧。”
  
  苗王爷一愣,道:“你说拆除私搭乱盖也能击退土匪?”莫成昊道:“能。”
  
  苗王爷道:“这可是全寨人的性命,不是儿戏,你敢立军令状吗?这回若不果就不是进地牢了,而是要你全家人的性命。”莫成昊想了想,更坚定地道:“我立军令状!”
  
  有了苗王爷批准,莫成昊拆除了赖豹门前私宅,拔掉了这个钉子户,很快围楼里的私搭乱盖一扫而光。不久土匪排山倒海扑来,一些围楼又被攻破。来攻姑娘寨时,姑娘寨令行禁止,人人无畏,个个争先,奋勇抗敌,土匪最后又是落败而退。
  
  苗王爷还是不解:临边的寨子靠苦练兵将,仍没有保卫住围楼,莫成昊只拆除了围楼里的私搭乱盖,竟能打败土匪?
  
  “莫成昊说过,鸡毛蒜皮,不是小事。”未待苗王爷去探问,禾苗又红着脸抢着向父王说道,“蚂蚁是团结的精灵,有了一致的精魂,虽微犹强,能搬山运岳。而围楼中的一砖一石,其实都是一兵一卒,任由私搭乱盖,助长的是私欲,导致的是人心向背,一盘散沙。若个个营私,人人为己,纵然再强兵练武,土匪侵来,又有谁肯去奋勇杀敌?连私搭乱盖都治理不了,谁还肯相信父王的御匪大计?人心才是真正坚不可摧的围楼。”
  
  苗王爷恍然而悟: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小事不小,唐皇若是也懂得,又何以酿出安史之乱,至天下灾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