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深爱的人不说再见

深爱的人不说再见

时间:2016-09-28 来源:admin 点击:

  【1】
  
  安舒准确无误地坐到江鸣对面,快速卸下遮阳帽太阳镜口罩手套这些武装,热得通红的脸蛋全是汗。
  
  你也不帮我要杯水,你明知道我跑了多远的路。安舒用遮阳帽扇着风没好气地说。江鸣也简短不客气,之前你不是没到吗。马上叫服务生来一杯水,多加冰。
  
  这就是两家相熟的父母安排的相亲,他们虽没见过面,但把照片看腻到把他们扔到人群里都能认出彼此。此次见面是他们都在各自恋爱的火线上被烧的半生不死之后,两方的家长心疼过后甚是欣慰。但看似安舒元气已经恢复,江鸣却尚在复原中。
  
  江鸣是需要长时间才能对得起自己,他追了三年的女孩不喜欢他,他甚至为那个女孩拼死拼活地成立了一个小公司自己当老板,但这并没有赢得那女孩的芳心,女孩还拉着她那能力一般有吃软饭倾向的男友,希望江鸣在公司安排个职位。
  
  江鸣需要耍任性,但安舒恼怒。这么热的天,本来说好的能十分钟到的见面地点被他改了,结果让她多跑了一小时,江鸣对此次相亲排斥,他故意了。但见安舒无所谓且礼貌地盯着江鸣点评:真人比照片还帅点。嗯,你说你怎么就谈不了一个女朋友呢。听阿姨说,那个你喜欢的女孩也不怎么样啊,你怎么迷上她的?
  
  听说你连谈两个男友都是人家先把你甩了,我现在知道原因了,邋遢,随便,有嘴无心。你想不想我成为第三个?这是安舒的死穴,江鸣知道。
  
  不,不想。她脱口而出。江鸣冷笑,心想,这么浅的道行难怪被男人甩。安舒说罢低头喝水,结果一口水呛得差点喷到江鸣身上。江鸣拿来纸巾递给她,还帮她拍后背又追加了一句:我会说是你看不上我!
  
  【2】
  
  你可真麻烦。江鸣一脸嫌弃着嘟囔,却还是跑药店买药让安舒先喝。一边去买安舒想吃的青枣,外加一碗热汤面,没办法,安舒说在来的路上被晒过头了,在有冷气的咖啡店又冷过头了,加上喝了过凉的冰水,现在她打喷嚏,身上又冷又热,肯定是中暑了。凭两家父母的关系,他也得做兄长般地照顾她。
  
  这季节买青枣得跑大超市,可热汤面得跑到马路对面的另一条小吃街。先买来大青枣让她吃,等热汤面买来,青枣被她吃的差不多了。热汤面她吃了几口,就有气无力说头疼,想回家。江鸣只有寄存她的电动车,帮着收拾她的包和那些夏天出门装备,准备开车送她回家。可安舒说她现在坐车会头晕,干脆他骑电动车送她回家。
  
  无奈身高一米八三的江鸣只有曲着大长腿骑上了她的小电驴还载着安舒,经受着路人诧异的目光从城南延展到城北,等到安舒家,江鸣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了。
  
  安舒一下车马上活蹦乱跳的,说吃过药吹过风现在好了。江鸣马上就知道上当了,刚想发火但晚了,因为安舒的妈妈得到消息,江鸣要送安舒回来,老两口早热情地在楼下迎接他了。左手边一个右手边一个,问这问那,随后感慨,还是在他四岁的时候见过面呢。转头问安舒,你不记得啊,那时候江鸣家还没搬呢,你经常去他们家玩,整天追着江鸣叫哥哥。
  
  是吗?我叫你欧巴?安舒不可置否问江鸣,态度也让人气愤。她放任父母对他任意“纠缠”,他们还兴高采烈打电话给江家,两方像真亲家一样热烈交谈。看来安舒和江鸣还需要见面几次,安舒装无辜无奈地看着他,江鸣无论如何都感觉这是她的计谋。她看上他了,这些只是他对她“无礼”的惩罚。
  
  【3】
  
  安舒和江鸣的交往有一搭没一搭,被家人催了,便吃顿饭,看个电影,但大部分时间安舒都迁就江鸣。他总是时间紧,理由多是他要见客户。一次安舒说见客户把我也带上吧,江鸣说不行。安舒说带,江鸣说不带。安舒拗上了,江鸣稍沉默后说随你。
  
  安舒还算知趣,席间不多说话,只吃菜。客户把她当成江鸣带去的员工劝酒,安舒也不推辞,豪爽进酒,接着就和客户打成一片了。江鸣的谈判顺利成行,安舒却醉得不轻。送走客户,江鸣说,安舒,你之前都是这样吗,对什么人都不设防,随便和男人喝酒。安舒口齿不清地说,你不是在旁边吗,我知道你会护我周全,然后拍拍江鸣的肩膀,你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吧。
  
  夜色阑珊,江鸣已经跟着她走了两条街,她不让他扶不坐车,东倒西歪地沿街走路。江鸣把她安排到路边的座椅上去买水,转眼她就不见了。他吓出了一身汗,赶紧到处找,结果她就在刚才坐的座椅和绿化带中间蹲着,看见他她竖着手指向他做不要出声的动作,一副受惊吓的模样。
  
  顺着她躲藏游弋的眼光,江鸣看见一个年轻清俊的男人,就和他们隔着绿化带,正和一个女孩争论什么。那男人看起来很痛苦,失控地向那个女孩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让我变成一个负心的人,让我这么对不起她。女孩歉疚地说着对不起,说她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太爱他。江鸣不屑,这样的故事在城市不是每天都在上演吗?
  
  江鸣转身来看安舒的时候,她已经呼呼大睡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江鸣无语。他把安舒背回家,安妈妈惊讶并心疼地说,怎么喝成这样,从来不喝酒的。
  
  【4】
  
  安舒突然乖顺的样子让江鸣有点无措,由于醉酒事件她只有向江鸣坦白,那晚他们看见绿化带边上的男人是她几个月前分手的男友。她弱弱地说她争不过那个女孩。
  
  为什么争不过?江鸣疑问。那女孩强势,漂亮有心计,家境好学历高。还有就是,安舒犹豫着说,那女孩说她有了孩子,还拿了B超单让他家人看。一瞬间安舒颓然,仿佛她理亏似的,这和之前江鸣眼里随便豪放的安舒太不同了。江鸣想嘲讽她几句,却张不开嘴,突然间有点心疼。
  
  他眼前闪过他那晚听到的绿化带边上的对话,这么说这段对话是在安舒酒醉睡着之后。江鸣心里骤然一阵狂风暴雨,除了那对冤家,知晓这个误会的只有他,天知道他倏忽间想做一个坏人。
  
  安舒好像整理好了情绪,愉快地说,往事不提,我们俩认真谈恋爱吧?那个江鸣认识的安舒又回来了,直接得让人心生怀疑。按照之前江鸣肯定会说安舒你凭什么自信我会想和你谈恋爱,现在他默然了。
  
  谁都可以想象得到,他们如果静下心来谈恋爱,只有静数幸福。那种挖心掏肝的恋爱有什么好,他经历过的,煎熬身心。现在他骂着自己无情却还是感到幸福。
  
  安舒真的拿出了开始新生活的决心和勇气。明媚的休息日,她兴高采烈请江鸣去逛花市。安舒的兴趣方向花样繁多,江鸣已经跟她游荡过城郊的庙会,吃遍了市内的小吃街,逛遍了市内的大小商场。
  
  一次他们站在市中心最高的旋转大厅顶层,隔窗俯瞰指认着他们去过的地方,原来短短的时间里他们去过的地方那么多。安舒兴奋地说,江鸣,你有没有觉得这座城市是我们的?江鸣不是浪漫的人,但那一刻他的心豁然开阔,恋爱原来是世界上最能承载梦想的事。
  
  安舒给他介绍各种花草,她送给江鸣一棵小小的仙人球,让他放在电脑旁慢慢养,并给它取名叫时光。江鸣皱眉,她哈哈笑说因为它长得慢。然后嗔怪,就是提醒你慢点生活,你看你整天打仗似的工作,很累的。
  
  一路上不停有人跟安舒打招呼,她说她以前在这儿打过工。江鸣问你到底打过多少工,电影院、溜冰场、麦当劳,还有这儿。你家不缺钱啊。上大学的时候他很缺钱,他家那时候负债,生意做好了是这两年的事。安舒小声却平淡地说。江鸣什么都明白了,他想骂人,原来电视剧里的情节真来自生活。
  
  【5】
  
  当一颗强硬的心变得柔软,绝对是因为爱。江鸣忽然感觉自己强大而包容,不计较付出只怕付出的不够。这就是江鸣现在对安舒的感觉。面对安舒,他有时出神有时发呆,安舒原来很漂亮,皮肤光亮,笑容自然,言语纯真,江鸣心颤颤的。
  
  九月秋高气爽的天,安舒来找江鸣,她站在他公司楼下的花丛间。江鸣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他感觉时光都变长了,怎样才能一下子站在安舒面前?他整整想了两分钟,但时光真的是变长了。
  
  安舒平静地告诉他,前男友来找她了,并和她解除了误会,是他的一次醉酒给了那个女孩欺骗他们的机会。现在真相大白,所谓的责任订婚也不了了之。江鸣不知道说什么,他是否也该向安舒坦白他其实早知道,现在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按常理,安舒应该解释一大串,表达歉疚的情绪。而江鸣应该或发火或质问或嘲讽或装大气来表示自己的失望和痛苦,但都没有。安舒沉默,江鸣竟没有多痛苦,至少没有前一次痛苦。爱就是爱,即便安舒放不下前男友,江鸣还是爱安舒。这次他不会觉得受伤,会祝福她,因为安舒好像给了他爱这个世界的能力。
  
  接下来安舒说,其实那晚她听到了前男友和那女孩的对话,听过之后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就是这么奇怪,那一刻她不痛苦了,放下了,觉得自己没那么爱前男友。他们会因为一场小误会就马上分开,说明彼此爱的不深。
  
  所以我觉得以后没必要再见面。江鸣,你觉得呢?安舒仰着脸看着他。江鸣只觉得刚才他的心像坐了过山车,从空中跌落到谷底再升至云端。江鸣此时只有兴奋,他不想探究安舒这样决定是否是因为他,也不想思虑安舒向他询问的态度是装萌还是卖傻。这会儿他只想双手捧起安舒的脸说:亲爱的,我同意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