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悬疑故事] 深夜来客

[悬疑故事] 深夜来客

时间:2016-10-07 来源:admin 点击:

  双眼失明的孙振威听从了家里人的意见,开了一家盲人按摩院。因为家里人看到电视里很多盲人都是靠着这门技艺发家致富的。但当他真的做起来时,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深夜,钟声在响了11下后,孙振威准备关店回家。他摸了摸口袋里今天唯一赚到的50元。从那个人的骨骼和故意压着声音的情况来看,那一定是自己的老父亲。在没有生意的日子里,家里人总是会陆续地来他这里消费。虽然他的眼睛看不见,但是对某些地方的感觉却格外敏感,家人的这种做法一直刺痛着他的心。
  
  就在他匆忙锁门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喘息声。带着墨镜的他能辨别出那个人似乎正朝着自己走来。
  
  “小兄弟,你都看见了?”男人的语气中似乎透露出一丝恐惧。
  
  “我什么都看不见。”就在孙振威话音刚落的时候,他又听到了男人的身上发出了一阵重重的金属声。他感觉有点不妙。
  
  “我是盲人。”他缓缓地脱下眼镜,希望对方能因此不来找自己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啊。”对方的确松了一口气。
  
  “有什么事吗?”孙振威颤抖地说。
  
  “能不能请你再开一下店门?”
  
  “抢劫”两个字一下子从孙振威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他很想找人来支援自己,但是他竖起耳朵听了听周围,今天的他因为特殊原因走得比较晚,路上的行人也早就回家了,唯一还有动静的只有远处那还在施工的工地,但是显然那儿又离自己太远了。现在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只能这样做了。
  
  “那你等下。”他在口袋里摸索着房门钥匙,这时他碰到了那50元。他虽然不认为50元足够打发一个人,但是自己是盲人,他应该会网开一面吧。
  
  孙振威故意在摸钥匙的时候将50元纸币从口袋中滑了出来,这个时候,对方如果直接捡起钱走开就好了。
  
  “小兄弟,你的钱掉了。”那个男人却说。
  
  孙振威心里一紧,慢慢地在地上摸索起那掉落的50元后,无奈地再次打开了店门。
  
  进了店门之后,孙振威已经做好了对方会随时变脸的准备。
  
  他先听到了一声金属物品轻轻放在地上的声音,随后又听到椅子响了起来,但是那个男人分明还站在那里。还没等孙振威问出口,男人就说:“我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孙振威不安地问。
  
  “其实吧……”男人支支吾吾地说,“希望你能再帮忙按摩一下。”
  
  “什么?”孙振威还没明白过来。
  
  “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再开一次工。”
  
  孙振威这时感到如释重负,因为他这才发现人家或许就是来简单地做一个按摩的,只是自己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好的,那你这边请。”他拍了拍按摩床。
  
  “不是我。”那个男人的回答让孙振威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那还有谁?他想起了男人沉重的脚步声。
  
  “其实和我一起来的还有我的朋友,他有点醉晕过去了,我现在扛着他,所以想让你帮他按摩一下,醒醒酒。”
  
  孙振威除了耳朵,第二个敏锐的器官就是鼻子了,从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他就没闻到过什么酒味,那怎么能说是喝醉了呢?而且他所说的那个朋友究竟在哪里呢?
  
  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孙振威能感觉到在他的按摩床上躺下了一个人。
  
  “我已经把他放在这里了。”男人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完成了这一步,“他应该是睡过去了,你就这样开始吧。哦,对了,这个先给你。”
  
  孙振威的手里被塞进了一张纸,从纸张摩擦的声音和质感来判断,这应该是一张100元大钞。虽然他是盲人,但是在钞票的辨别上,他却做得比明眼人还要好。
  
  “只要50就可以了。”孙振威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他印象里贴着价目表的地方。然后准备将兜里唯一的那50元给他,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暴露店里放零钱的地方了,因为他的零钱放在一个他不愿意打开的柜子里。
  
  “不用,现在已经是你下班的时候了,剩下的50元就算你的加班费好了。”男人说着又捏紧了孙振威拿着钱的手,“这100元你必须收下。”
  
  孙振威不愿和他过多纠缠,便点点头,将100元放进了兜里,他感到刚才摸着他的那一只手充满了力量,并且布满了老茧。他咽了下口水,准备迅速地投入到按摩中去,快点把这笔生意做完。他像往常一样卷起了袖管……
  
  一会儿,孙振威的汗拼命地下滴着。
  
  “喂,小兄弟,你的汗怎么流得那么厉害?”男人的话语中似乎带着杀机。
  
  “这……这个工作就是这样的。别看躺着的人舒服,捏着的人体力消耗可是很大的。”孙振威想起了发生在前几分钟的事情。
  
  僵,这是孙振威第一次摸下去的感受,而且这种僵硬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他曾经听说人在死了之后,全身的肌肉便会变得僵硬,当然这一点他还没来得及证实。
  
  为了进一步确定在床上躺着的人的死活,孙振威又想出了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