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爱无痕

爱无痕

时间:2016-12-13 来源:admin 点击:

  忽然想起那一日分别时的拥抱,也早已没有了任何温度和痕迹,可是蓝锦,却流下泪来。
  
  【总有风声鹤唳之感】
  
  陈措赶来的时候,蓝锦第一次喝多了。
  
  一直是个严谨的女子,大学教师身份的父母绝不会纵容女儿染上女孩子不该有的嗜好,比如懒惰,比如娇气,比如喝酒……长大后的蓝锦,自是比同龄人多了一份自律。
  
  这次,是蓝锦主动要喝,原因很烂俗,她失恋了。
  
  对于27岁的蓝锦,失恋原本也不是大事,何况这些年,她也曾让别人失恋过。可是这次的失恋方式极其不堪,蓝锦遇见的,竟然是一个骗子,是骗子中的高手,有非凡相貌、成熟男子无懈可击的气质,和一个伪造得天衣无缝的身份。
  
  直到真相揭露,警察找上门来取证,蓝锦犹不能相信。
  
  但事实确凿,对方确实以诈骗年轻多金的女性为生,那是他小半生苦心经营的事业。
  
  蓝锦不算多金,但,有着大家闺秀的出身和电视台主持人的身份……所以,同样成为对方涉猎的目标。
  
  好在时间短,蓝锦陷得不算深。所以,蓝锦真正受不了的,其实是被骗。如此不堪。又不能告知任何人详情,家人、朋友、同事……饶是如此,那些时日,蓝锦也总有风声鹤唳之感,好像人人都已对此事了如指掌,只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苦不堪言。蓝锦开始失眠、消瘦、焦躁……父母最先察觉,屡屡询问,蓝锦不敢明言,只得用工作压力大来搪塞。后来因工作频出差池,领导也出面关问,蓝锦撑不住了,撒谎身体出了点问题……被许了两个月长假休养。
  
  蓝锦当即逃离京城,投奔了西安的大学好友小米。
  
  原以为脱离旧地可以松口气,不想一场饭局心情就现了原形,蓝锦忽然有大醉一场的冲动,不顾小米百般劝阻,直至失态。后来小米试图把蓝锦带走,可是娇小的她根本无法挪动170厘米的蓝锦,不得已,小米打了陈措的电话。
  
  【失去了灵魂一般】
  
  陈措是小米的“小朋友”,90后,一家知名KTV领班。两年前,小米和朋友在KTV唱歌,中途去洗手间,和另一个醉酒的家伙发生冲突,陈措为小米解了围。彼时的陈措,二十岁出头,清瘦秀气,又有些羞涩,开口便叫小米“姐姐”。
  
  那之后,两人姐弟相称,相处融洽。
  
  看清楚眼前境况,陈措二话不说,弯身将蓝锦背了起来。23岁的陈措依旧消瘦,却也有一股子男孩子的力气,蓝锦高,却单薄,背在身上并不吃力。他背着蓝锦离开酒店,安置到小米的车上,又在后座拥扶着蓝锦,免她东倒西歪碰伤自己。后来,不知怎么,一直东倒西歪的蓝锦忽然伏在陈措肩头不动了,就那么软软地靠着他,失去了灵魂一般。
  
  陈措也不动,任由蓝锦依靠,片刻,肩头处有潮湿之感,低头看,蓝锦微闭双眼,满脸泪。
  
  陈措用掌心轻抚蓝锦的面庞,蓝锦忽然抬起手臂,牢牢握住了陈措的手。
  
  蓝锦的手指,柔软,沁凉。
  
  【掩饰不住的孤单】
  
  在小米安逸的小窝,蓝锦睡了十几个小时才彻底清醒过来,张开眼睛,忽然触到一张年轻俊秀的面庞,蓝锦一惊,突地坐起来。
  
  陈措笑起来:“我姐出去买菜了,你要不要喝点水?”
  
  蓝锦皱皱眉,迟疑询问:“你是……小米的弟弟?”蓝锦知道小米没有弟弟,故不明所以。
  
  陈措不解释,只是点点头。眼前,经历一场宿醉的蓝锦,眉眼处都呈现出些许光阴的痕迹了,她那么优雅,却又那么……沧桑。那不是眼前的女子该有的沧桑,陈措分辨得出来。
  
  短暂沉默间,小米回来了,拎着两大袋子蔬果,边递给陈措边问蓝锦:“出什么事了?你可真吓到我了。”
  
  蓝锦努力想起前一晚的事情,苦笑:“没什么,工作不顺心,忽然很烦。”
  
  小米摇头:“这可不像你。”
  
  可不是?蓝锦也知道这不像自己,但是,哪里可以实话实说呢?好在小米并不执着于真相,转头对陈措说:“交给你了。”
  
  陈措笑,不语,转身进了厨房。
  
  蓝锦愕然,刚要说什么,被小米打断:“我这个弟弟,二级厨师的水平,放心吧。”蓝锦便仔细看了看小米,问:“哪来的弟弟?”
  
  “江湖中捡的。”小米开玩笑,“怎么样,还可以吧?昨天晚上,就是他把你背回来的。”
  
  蓝锦再度愕然,喝酒的事她依稀记得,可是关于陈措,蓝锦断片了,努力想了半天,毫无印象。但突然,蓝锦记起来,她好像靠着什么人默默地哭了许久。还以为是做梦。
  
  难不成,是这个小男生?蓝锦忍不住心虚。
  
  一个小时后,四菜一汤上桌,蓝锦忽然就觉得饿了。
  
  蓝锦吃了很多。一顿饭,除了小米絮絮叨叨,陈措和蓝锦几乎都没有说什么。蓝锦是无话可说,而陈措,蓝锦判断得出,寡言,是他的性格。可是,想起他目睹她的醉态,背她回来……蓝锦依旧觉得难堪。她掩饰着。
  
  陈措的眼神却一直坦然,丝毫未有窥视了蓝锦秘密的庞杂,这让蓝锦觉得自己的计较和窄促。于是,饭毕,蓝锦主动开口,跟陈措聊起西安这座城,小米在一旁提议:“反正你也是来度假,我没时间,让陈措给你当导游就是了。”
  
  蓝锦想了想,点头:“也好。”
  
  陈措便笑了。一下子蓝锦觉得,这个23岁男孩的笑容,诚实坦白,可以一眼看透,缺乏成熟男子的魅力,也因此充满安全。对于此时的蓝锦,这种坦白和安全,简直是宝贵的。
  
  【她知道她逃过去了】
  
  陈措是个好导游,他可以找到隐藏在这座古城里最古老的巷子,最正宗的小吃,最具传统特色的人家……却绝不多话,他只管引路。蓝锦觉得陈措有种难得的聪慧,有耐心,又知进退,他压根明白,对于蓝锦来说,那些通俗的解释和说明都很多余,蓝锦对一切心知肚明,现在想做的,也无非是经历一番。
  
  也去了兵马俑、法门寺、书院门、大雁塔……风和日丽的午后,陈措租了一辆双人骑,载着蓝锦围绕城墙转了一圈。有那么一小会儿,坐在后面,有一下没一下地蹬着车子,看着陈措年轻的肩背,蓝锦有错觉,好像回到了大学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个男生,曾经载着蓝锦,行走过无忧的青春。
  
  可是,都过去了。27岁的蓝锦,清楚于人生的现实,她可以逃避一时,却逃避不了一世。幸运的是,她知道她逃过去了,被一个心无旁骛的男孩引领着,逃出了不小心陷落的尴尬和难堪。为此,她感激陈措。感激他的乖巧、懂事。尽管,他从来没有像叫小米那样叫蓝锦一声姐,可是,他也从不曾有过越轨的只言片语。他那么安静,那么进退合宜。别的,蓝锦不想分辨。
  
  【这个来去无痕的男孩】
  
  离开的时候,蓝锦买了一块昂贵腕表送给陈措。
  
  他收下了,认真戴在左手手腕,冲蓝锦笑笑。
  
  如此,蓝锦释然。
  
  走的那天,小米正巧要去广州出差,陈措送蓝锦去了高铁站。一路无话,进站的时候,蓝锦想了想,还是对陈措说:“有机会换个工作吧,我会让小米帮你留意。”
  
  陈措点点头,又笑。然后,忽然伸出手:“蓝锦,让我抱抱你。”
  
  蓝锦怔了两秒钟,朝着陈措的手臂靠近过去。陈措便拥抱了蓝锦,轻轻的,那么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一个月后,小米对蓝锦说,陈措离开了西安,没有说去了哪里,忽然就离开了,就像没有出现过那样,一下子,了无痕迹。小米说:“希望他活得好。”
  
  是啊,希望他活得好,这个来去无痕的男孩。忽然想起那一日分别时的拥抱,也早已没有了任何温度和痕迹,可是蓝锦,却流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