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彼此伤害,彼此相爱

彼此伤害,彼此相爱

时间:2017-01-06 来源:admin 点击:

  他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感觉那么轻,我的心里忽然一阵辛酸,他,到底还是老了!
  
  A
  
  从小,我就对他没有好感。虽然在这个军区中,人人都对他敬重有加,见了面低头哈腰地尊称他为“首长”,但我更乐意叫他冷血动物。
  
  我出生的时候,他没有陪伴在我和受苦的母亲身边。直到我一岁,他才舍得请上一次假回来看我,用他那硬硬的胡茬使劲蹭我稚嫩的小脸,痛得我“哇哇”大叫。
  
  从我懂事时起,他便以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我,或许,在他的心中,我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就像他手下的一名普通士兵。
  
  八岁那年春节,一家人回姥姥家吃团圆饭。见了我,姥爷姥姥高兴得不得了,给我买了大包小包的零食,他见了,顿时把眉头皱起来,责怪我不懂事。吃饭时,姥姥端上来一盘烧鸡,撕给我一条鸡腿,我刚张口吃,正巧被从洗手间出来的他看见了,他冲上来便给了我一个耳光,严厉地说:“姥爷姥姥都没坐下,你怎么能先吃呢?”我“哇”的一声便哭了,姥姥气愤地看着他说:“这鸡腿是我给孙子的,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人呢?难道孩子不是你的亲骨肉啊?你真是个冷血的父亲!”结果,那顿饭大家都吃得极其尴尬。五年级时,我和班上的男生打了一架,是那个男生先动的手。起因是他在教室里疯跑时把我撞倒了,我让他道歉,他非但不肯还骂我“没长眼睛。”于是,我伸手就把他的书抛出了窗外,他冲上来想打我,结果被我一拳打中了鼻子,鲜血直流。他知道这个消息后,大发雷霆,不仅惩罚我做了一百个俯卧撑,还要我向那个男生赔礼认错。我不去,他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说:“你把人家打伤了你还有理啊?不道歉就别吃饭!”那晚,我强忍着寒冷与饥饿,定定地在院子中站了5个小时。但我没掉一滴眼泪,他如此无情地伤害了我,为这样的人掉眼泪,不值!
  
  B
  
  高考前,终于和他爆发了战争。
  
  那时,我正在房间里填报志愿,他忽然闯了进来,以不容人辩解的语气说,“我要你报考军校!”
  
  “军校?为什么?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律师。”我说。
  
  “这是命令,不为什么?”他瞪着眼睛说,“你老子我是当兵的,你也必须当兵!”
  
  早就受够了他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况且高考志愿关乎着我的一生,岂能任他摆布。我咬着牙说,“你是你,我是我,我已经长大了,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
  
  “你有个屁权啊!”他提高嗓门说,“老子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别不领情!”
  
  “你干脆说是为你自己吧!”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脱口而出:“这么多年来,你真正关心过我吗?你像别的父亲那样履行过责任吗?在你眼里,只有命令和服从,从来没有‘爱’这个字!”
  
  “你敢这么跟老子说话,反了你了!”
  
  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扇了过来,我的脸顿时火辣火辣的。他咆哮道:“你是不是以为你翅膀硬了,我不敢打你了!”
  
  这是我上高中以来他第一次打我,而且打得这么毫不留情。疼痛中,多年以来积压在我心底的怨恨如泄洪般涌出。我大声说,“你打吧,最好能打死我,否则休想我听你的!”
  
  这顿打的结果便是,我可以走自己的路。而他到底还是不忘丢给我一句生冷的话:你不读军校也可以,但大学期间我只负责你的学费,生活费自理!
  
  C
  
  我如愿考上了心仪的政法大学,学校在千里之外的西安,没有别的缘由,只是想离他越远越好。
  
  从我收到录取通知书到出发,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连我去学校报到,都是舅舅送的,因为他推辞说那天有事。
  
  学校很大,也很美,交了学费,我就直奔校团委寻找勤工助学的岗位,但老师告诉我,勤工助学只能给家庭困难的同学,要出示当地民政局开的贫困证明。
  
  于是,我决定去当家教。我把找家教的广告贴得满街都是,幸运的是,几天后,我找到了两份家教,终于解决了自己吃饭的问题。
  
  大学四年,我一直过得很充实和快乐。我真的没有向他要一分钱,除了带家教,我还利用课余时间写文章赚稿费,拿奖学金。寒暑假,我也很少回家,坚持打工挣钱,我的手机、相机、笔记本都是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换来的。
  
  而这四年中,我和他也从未通过一次电话。好几次,我都拨通了号码,但他刚接起,我就挂了。因为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和他说些什么。他是一个视军人生活如命的人,又那么的不可一世,我真不知道和他有什么共同语言。
  
  大三那年,他60岁生日,我依旧只给母亲打了电话,我说,妈,我当选上学生会主席了,还入了党。母亲高兴地向我祝贺。末了,我才说:今天是他生日,你让他少喝点酒,注意身体。母亲半晌才说,好的,我会帮你转达的。
  
  我毕业前夕的那个“五一”长假,他破天荒地带着母亲一起来西安旅游。我很高兴,带着他们逛遍了古城的景点,兵马俑、大雁塔、钟鼓楼,都留下了我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全家福。但整个旅程中我和他的话依旧不多,他就像个英姿飒爽的常胜将军般,背着手,满脸严肃地检阅着古城的建筑,任由我和一旁的母亲唠叨个不停。
  
  他离开西安的最后一顿饭是我请的。
  
  初衷是想向他证明,大学期间我不仅靠自己的努力解决了温饱问题,更有盈余。他吃得很平淡,不知是不是饭菜不合他的胃口,只是端起酒杯的时候漫不经心地问了我一句:现在本科生找工作很难吧?我能听出这句话中的轻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瞧不起我。我点点头,是挺难的,不过,我有信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毕业后,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应聘进了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实习。当天晚上,我就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让她分享我的喜悦,顺便也转告他。挂上电话的时候,我竟有一丝小小的得意。
  
  上班后,我一头扎进了繁琐的工作之中。因为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加上事务所采取了末位淘汰的竞争机制,我不敢有一丝懈怠。因为忙,我一直都没时间回家,直到三年后,我才终于熬出了头。期间,母亲每个星期都会给我打电话,苦口婆心地劝我说:孩子,你倒是回家一趟啊,我们都很想你啊!
  
  D
  
  终于不得不回家是因为母亲的一个紧急电话。他病了,刚动完手术,身体虚弱,在医院疗养。
  
  我“哦”了一声,说,知道了,需要多少钱?我打到卡上。
  
  不是钱的问题。母亲哭着说,你能不能回来一趟啊,医生说他的情况非常危险,能不能坚持下来就看这几天了。
  
  我的心“倏”地颤抖了一下,他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会病呢?
  
  孩子,回来吧!母亲说,他在昏迷中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你不知道,他有多想你……
  
  他想我?我疑惑地说,从小到大,他只知道命令我按照他的意思做这做那,他懂得什么是爱吗?
  
  你一直都错怪他了,母亲哽咽着说,他是个职业军人,多年的部队生活养成了耿直、暴躁的脾气和生活作风,但在内心,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
  
  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大学期间每次给我打电话,他都在一旁听着,你不知道,他多想你亲口给他讲讲学校里的事情;他60岁生日,你在电话里问候他,你不知道,他听完后竟高兴地流下了眼泪;你更不知道,他那么倔强、爱面子的一个人,担心你毕业后就业难,早就放下自尊低三下四地去找他在法院任职的老部下,只为替你谋得一份好工作……当你打电话说工作有着落时,你不知道他有多兴奋,从此每天晚上只看陕西台,为的只是能及时了解那里的天气状况,好通知你添加衣物……
  
  妈,你别说了!我的眼睛湿润了。原来,他这么爱我,为何我却全然不知呢?为何他的爱,在我心中全都烙下了恨的痕迹呢?
  
  因为你们太像了!母亲说,你和他都是倔强的人,哪怕彼此间深深地爱着对方,却还要装作漫不经心的冷漠,所以,爱也就变成了伤害。
  
  是啊!我怎么就忘了呢?我是他的亲生儿子啊!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液,早已命中注定了我们的生性一模一样,而且永远不能离弃。
  
  挂上电话的时候,我的心在隐隐作疼。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回家的航班。下了飞机,我哪里也没去,直奔进了医院。我的手里,提着专程从西安捎给他的八宝稀饭,因为,他上次来西安的时候我发现他很喜欢喝。
  
  走进病房的那一刻,我的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才几年不见啊,他竟变得如此瘦弱,头发白了一大片!看见我,他的眼睛一亮,想撑着坐起来。我忙冲上去,把他扶了起来。我说:爸,儿子不孝,来看您了!
  
  他的嘴颤抖着,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我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从保温壶中端出稀饭,我说:爸,这是我从西安给您捎的,还热着呢,我喂您。他本能地用手挡了一下,想自己来,但被我拒绝了。我就这样一勺一勺地喂他喝,就像我小时侯他喂我一样。
  
  他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感觉那么轻,我的心里忽然一阵辛酸,他,到底还是老了!
  
  下午,我坐在病房里草拟了一份辞职报告。虽然我很喜欢也很重视目前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可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这里,有我最深爱的人,他的健康,他的快乐,才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工作。
  
  是的,爸爸,从明天起,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就让我们从头开始,像曾经彼此深深伤害般再彼此深深相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