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谁的夜晚比白天更长

谁的夜晚比白天更长

时间:2017-01-19 来源:admin 点击: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永恒的绝望,关于这个问题,我最喜欢哲学家给出的那个答案: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
  
  一个女性朋友,生得有几分丑陋,家境却还好。父母留下的遗产大约有几十万。有个英俊的男人很快走近了她,所有人都看得出那个男人的目的,可是,她说什么也不相信。两年后,他骗光了她所有的钱,消失了。
  
  我们都以为这个女人挨不下去了,可是,几年后,却在一场时装秀的场子里,看到她飞快地跑来跑去。原来她成了一个化妆师,而且在业内小有了名气。
  
  往事重提,我愤愤地诅咒那个男人,她却悠悠笑着啜下一口咖啡:其实,我最感激的人是他。如果没有他,我的全部注意力还只放在那几十万遗产上。而现在,我无法预计,自己还会创造出怎样的财富。
  
  我这才知道,她现在每月的收入已经到了五位数。
  
  归纳自己的心得,她只有一句话:能有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夜晚比白天更长。
  
  临别时,她送给我一部纪实电影《花落花开》。
  
  1864年9月2日,法国瓦兹河畔的奥威尔降生了一个丑陋的小女孩儿。她的爸爸是个钟表匠,妈妈是个牧羊女。家境贫寒的她,童年在学校和牧场之间度过。
  
  长大之后,这个女孩儿依然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姑娘。父母双亡后,她开始在乡下做钟点工,每天去不同雇主那里洗衣、做饭、酿酒,她所拥有的生活,几乎全部是斥骂、责备、白眼和冷落。
  
  每个傍晚,雇主家温暖的壁炉点燃之后,这个姑娘将丰盛的饭菜端到桌子上,在别人的欢笑声中,默默地走到门前,换上老旧寒酸的布鞋,穿上露着破洞的外套,回父母留给自己的漆黑的房间。
  
  她甚至从来不害怕走夜路。即便最邪恶的罪犯,也不会对这样一个邋遢沉默的姑娘动心思。
  
  她唯一的乐趣,就是房顶上的一块彩绘玻璃,那是她小时候爸爸在教堂里捡来的废弃品。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这个姑娘都会看着星光下瑰丽的彩绘图案发呆,一块简单的玻璃上,她不仅看到了星光,还看到了一种遥远的神秘。
  
  那种神秘好像细密的雨,一天天落下来,终于在她的心中形成了涌动的河流。终于有一天,她忍受不了那河流的冲击和震撼,将猪血和草汁搅拌在一起,在地板上、木片上、草纸上开始作画。
  
  这一年,她正好40岁。
  
  人们惊讶地听到了这个女佣沙哑跑调的歌声和酣畅的笑声。没有人知道有什么东西值得一个丑陋辛苦的老姑娘这样快乐,直到,他们看到她的画。
  
  那些奇幻的花朵和叶子,还有发光的羽毛和燃烧的森林。在那些天真诡异、夸张又拘谨的画面中,人们看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广阔灵魂。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上帝竟然将一种庞大的智慧放在一个近乎无知的女佣手中。
  
  1912年,德国艺术评论家伍德,偶然在桑利斯小镇看到了她的作品,惊为天人的同时,这个名字很快就成了法国朴素派画家的代表。
  
  这个女人就是世界著名朴素艺术家萨贺芬·路易。
  
  电影结束了,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一束光,一束奔跑的光。这束光里,我看到了笨拙的萨贺芬躬身在星光下作画,也看到了被人欺骗的女友,灯光下一次又一次在不同的脸上涂抹脂粉。那个瞬间,我终于明白了女友的那句话:我的黑夜比白天更长。
  
  是呀,只有当黑夜比白天更长的时候,那些追逐梦想的人才能在沉默中积攒更多的力量。
  
  电影中,萨贺芬·路易在寒冷的房间中一边唱歌一边疯狂作画,一朵朵鲜花怒放出来,她的作品日渐完美。我给女友打电话:我在萨贺芬的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
  
  她爽朗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