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小小说] 关东女汉子情事

[小小说] 关东女汉子情事

时间:2017-03-13 来源:admin 点击:

  一、彩礼先欠着
  
  星星泡这地儿位于松嫩大平原腹地,土地肥沃,风景优美,是著名的玉米大豆之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男人的脾气都跟炮仗筒子似的,沾火就着。女人也都个顶个是女中汉子,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男男女女的共同特点是:要面子,本地话叫——要脸儿。
  
  星星泡最聪明漂亮最要脸儿的姑娘要属吴家屯的吴小倩,要的彩礼自然也就最冒高,房子拖拉机金首饰不算外,足足还得15万现金。好女百家求,经过媒人撮合,小倩和陈桥屯的陈大勇定了亲,没想到在彩礼上丢了面子。
  
  陈大勇的爹陈福是个出名的倔老头,当场拍出7万块的红包,又带着相亲的吴家人房前屋后走了一遭,指着周围正在拔节的大苞米夸下海口:“俺去年翻盖了两套大四合院,不瞒各位说,钱都鼓捣得差不多了。本来俺可以挨家挨户借钱凑够彩礼钱,可咱是要脸儿的人家,觉得那不好看。就我这七垧地大苞米和大豆,到秋后少说卖十几万。各位亲家要信得过我陈福吐口唾沫都是钉,就容我秋后补上这8万块,咋样?”
  
  满面春风的小倩姑娘立刻俏脸变长,不乐意了。她可是个要脸儿的闺女,这不成了人家赊的媳妇儿吗?四邻八乡的,传扬出去脸往哪儿搁?媒婆看好事要黄,赶紧作好作歹打圆场,让陈福写了欠条按了手印,小倩全家也只得勉勉强强点了头。
  
  一个月后,小倩风风光光嫁到了陈家。过门一个月就有了身孕,新婚燕尔,小两口甜甜蜜蜜,只是每想起那赊的8万块彩礼,小倩心里总是不那么舒坦。
  
  也该着小倩倒霉。这年8月,星星泡方圆几百里忽然闹起了虫灾,黑黢黢的大肉虫子一夜之间疯了似的往外冒,夜深人静,在田边就能听到虫子啃食苞米的唰拉唰拉的声音,让人心疼得站不住脚。这大黑虫子还不怕农药,乡里村里组织村民进地里捉虫,捉了没几天,各屯子都看不见升腾的炊烟了——人人恶心得见啥都吐,哪来食欲!
  
  虫灾持续了一个多月,星星泡的苞米大豆被啃食了大多半,家家户户损失惨重。陈家也不例外,半囤子苞米卖了还不到4万块。陈福可是个要脸的人哪,想起当着吴家老少爷们夸下的海口,臊得没脸见小倩。在热炕头蒙着大被憋了好几天,做出一个决定:这4万块先不给小倩,拿去做买卖。
  
  一个乡下的倔老头,哪有做生意的那根筋?家里人异口同声不答应,陈福干脆拿着钱偷偷出了门,跑去找一个外地朋友了。这一去直到转过年出了二月才回来,整个人都瘦脱了相。原来朋友的信息不靠谱,不但带去的4万块搭进去,还又多了五六万的饥荒。
  
  小倩这回可沉不住气了,当着公公也就是耍耍脸色,还不敢说话敲打,回自己房里跟大勇却没少抱怨。大勇心疼老爹,忍不住跟小倩翻了脸,安安生生的陈家开始有了争吵哭泣。
  
  要不说呢,哪个屯里的个色人都不少,那些人见了小倩就故意问:“小倩,你公公欠你那8万块彩礼,黄账了吧?啧啧!”冷言冷语让小倩臊得头都抬不起来,她可是个要脸儿的闺女!
  
  一来二去,就有人给小倩起了个外号:倩(欠)八万。
  
  每次听到那带着调侃和不怀好意的“倩八万”的称呼,小倩就臊得红头涨脸,回头就跟大勇大吵一架。这么一闹,公媳之间还和睦得了?不到不得已的时候,话都不说一句。
  
  二、破裂的婚姻
  
  麦子黄了的时候,小倩一胎生了俩闺女,大勇和婆婆乐得合不上嘴,陈福却满不是心思,丫头就丫头呗,一生就是俩,政策也不让再生,陈家不是断后了吗?
  
  小倩更加怨愤,干脆给俩女儿起了小名:小七,小八。每天小七小八地喊,意思也是给公公提醒儿:你还腆着脸嫌我生丫头?别忘了,还欠着我8万彩礼!
  
  陈福憋着一口气,侍弄庄稼更上心了,发誓到年底就还清小倩的彩礼钱,也省得在屯子里和儿媳妇面前抬不起头。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年秋后,大勇的老妈在大门口摔了一跤,送到医院检查是脑中风,住了20多天院,东凑西借花掉了10多万,连小倩先前拿到的7万块彩礼也都奉献了出来。那8万块彩礼的欠条,也早伴着眼泪扯个稀碎。
  
  两年时光,陈家的日子眼瞅着就败落了,小倩一狠心给孩子掐了奶,回娘家借了一笔钱买了辆大车,每天起早贪黑跟着大勇跑运输。“倩八万”这名太难听了,她赌气要用汗水挣来殷实的家业,找回曾经的面子。
  
  小七、小八3岁那年夏天,大勇出了车祸,撞断了双腿,小倩又多了10多万的亏空。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两天没出门,出来时告诉门口候着的债主们,她吴小倩最要脸儿,放心,他们的钱不会没着落。
  
  那以后小倩就剩下一个心思,养大闺女,还债。她养猪种地之余,每天去给专业户们打零工,回到家给大勇端屎倒尿,还要照顾女儿们。这一年她才24岁。
  
  24岁的小倩经历了太多磨难,可模样儿还一朵花似的新鲜,在外难免遇到混打主意的男人撩拨,大勇也变得疑神疑鬼,那次因为听信了别人的闲话气得吐血,不由分说抓住小倩狠揍了一顿。小倩泪眼蒙眬中听着女儿们的号啕,她心里只反复叨念一句话:这日子没法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有一次就有二次,从那以后,早已不温馨的家里充满了硝烟战火,隔三岔五就爆发一场战争。
  
  公婆自然是向着儿子,还抱怨说小倩命硬,害得家里这样败落,小倩的恶名被传扬得十里八村无人不知。
  
  日子一长,小倩就狠下心,提出离婚。
  
  陈家人开始是求人说和,后来又威胁诅咒,种种方法都宣告失败,小倩带着女儿和10多万债务,带着让她时刻感到屈辱的“倩八万“的绰号,还有一颗破碎苍老的心,离开了陈家。
  
  离婚后的小倩继续打零工养孩子,一方面盼着媒人上门。可她抛弃残疾丈夫的恶名早已经顶风臭出八十里,又拖了俩油瓶和十几万债,哪个男人敢娶?何况陈家人早已经发了话:谁要是娶了小倩,就是跟陈家整个家族为敌,就是死仇!
  
  先后也有过几个男人看上了小倩的模样,托了媒婆来求婚,陈福都是找上人家大吵大闹,直到搅黄了亲事算完。小倩有时想带着小七、小八回去看看大勇,被陈福这样搅和过几次,也就冷了心肠。
  
  这一天小倩正在打水浇菜地,院里进来了一个三十来岁憨头憨脑的男人,看着小倩脸憋得通红,厚厚的嘴唇张开又合上,反复好几次才结结巴巴开了口:“我……我是苏……苏家庄的,我叫……叫……秦宝……”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比吐出嘴唇的话还频。
  
  小倩不由得扑哧一笑,男人的脸更红了,忽然抢上前,抢过小倩手里的轱辘把,打起水来。
  
  秦宝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虽然他勤巴苦做不惜力,毕竟家底子太薄,人又太老实,所以30岁了还打着光棍。
  
  从那天起,秦宝每天都来帮小倩干体力活,接送小七、小八,对俩孩子那是捧在手心里地疼。
  
  小倩渐渐打消了轻视的念头,问秦宝,为啥不嫌她名声臭命硬,也不嫌她负担重?
  
  秦宝总是结巴半天才说,听工地里有人说起她的事,还对小倩赞不绝口,他才决定上门求婚的。
  
  小倩开始提心吊胆地跟秦宝处,生怕陈家知道了又来闹,好在一直鸦没鹊静得没个声响,看来是时间久了,那边也觉得闹得没意思了。
  
  小倩跟秦宝婚后又生了一个儿子,就叫小九。三张嘴等着要钱花,小倩的小脑袋瓜儿又活泛起来,也是憋着一口气要挽回命硬妨夫的臭名,挽回丢足了的面子,她拿出秦宝打算翻盖新房的全部积蓄,买了一架小型收割机,平时两口子打工种地,到秋天开着收割机四处揽活,两口子一个脑瓜活一个不惜力,不上两年,本钱就捞了回来。等到小七小八上小学的时候,秦家的小日子已经红红火火,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好人家了。
  
  日子过好了,小倩经常想起大勇,觉得自己过去也太绝情,可她带着礼物回去陈家几次,每次都是没进院子就被陈福咆哮着赶了出来。秦宝劝她,以后每个月给陈家汇点钱,也够情谊了。
  
  三、无情的背后
  
  又过了一年,大勇在医院诊治时出了医疗事故,去世了。得到消息的小倩狠狠哭了一场,立刻带着女儿们回去参加葬礼。
  
  陈家的日子仍然凄惨,家里俩瘫子,陈福早没了当年的胆气,木讷多了。小倩哭泣着进了灵棚,陈福红着眼摸摸俩孙女的头,吩咐管白事儿的先生:“扯几块孝布,要重孝的,给她们娘仨扎上。”
  
  小倩带着女儿给大勇灵前上了香,大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她一回头,看见秦宝进来了!她赶紧跑过去,使劲往门外推他:“这儿不是你来的地方,赶紧回去!”
  
  可秦宝根本不搭理小倩,自顾走到陈福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了!
  
  院子里的人都很吃惊,大眼瞪小眼摸不清头脑。秦宝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声泪俱下地说:“大叔,您老……别……别太上火!以后……我……我给您养老送终!”
  
  小倩目瞪口呆,只见陈福拉起秦宝,两行老泪直流下来:“宝儿啊,好孩子,大叔没看错你!可我大勇还没走远呢,听见这话会怪罪我的。咱不说这个,听话啊!”说完踉跄着去忙着接待其他吊客了。
  
  小倩把秦宝扯到一边,逼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宝结结巴巴说了起来。
  
  敢情撺掇秦宝跟小倩求婚的那个工地上的老朋友,就是陈福!
  
  小倩更糊涂了,公公?他促成自己的亲事?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了吧?
  
  秦宝使劲点着头:“就……就是他!其实……大叔没你想的那么恨你,他……他总跟我夸你……你好,总鼓动我去找你!”
  
  小倩苦笑着摇摇头:“他要是不恨我,为啥每次我回来都被赶出门?”
  
  秦宝认真地说:“他说……说你回来一次,大勇就闹好几天……不吃饭……不愿意让你给他留念想!”
  
  带着疑问,小倩一直跟着忙到葬礼结束。人们都散去了,陈福把小倩和小七、小八叫到堂屋,捧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塑料包:“这次医院赔了不少钱,这是欠你那8万块,拿着吧。“
  
  一直晕晕乎乎的小倩又一次迷糊了,死活不肯接钱。陈福有点急了:“别看你早不是咱家媳妇了,可那‘倩八万’的外号还一直被人叫着。你要脸儿,我也要脸儿!再说,就算你不提旧事,小七、小八上学得用钱吧?吃饭穿衣得用钱吧?这钱是大勇拿命换来的,孩子们花不着吗?”
  
  话说到这分儿,小倩只好道了谢接了钱,然后鼓起勇气问了一句:“爸,您……您跟秦宝……到底是咋回事?我咋糊涂了呢?”
  
  陈福看看秦宝,摸摸小七、小八,叹着气说:“开始你闹着要走,我的确是想不通,也是真恨你。可你既然出了陈家门,我也就一心盼着你能嫁个好人家,我俩孙女也能过上好日子。别看是丫头,那也是我陈家的血脉啊。我打工时就相中秦宝了,暗中考察了一两年,认准了这孩子……可我怕大勇知道我帮你找人家,伤了心,只好嘱咐秦宝千万别露出我来……”
  
  原来是这样!小倩的眼窝潮乎乎的:“那……您以前找上门打散的那几个……”
  
  陈福撅着胡子气呼呼地说:“那几个都不是正路人!我早暗地里打听明白了,都是些二流子货!你跟了他们,是离了屎坑又进尿窝!孩子们不得吃苦吗?我能让你们成吗?”
  
  小倩的心里滚过一阵热流,她和秦宝对视一眼,双双跪倒在陈福夫妻面前:“爸,妈,你们放心,以后,我们给你们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