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千变

[中篇故事] 千变

时间:2017-04-18 来源:admin 点击:

  一次酒店艳遇,令有情人分分合合。当谜底层层揭开,是否还能再续前缘?
  
  贾鸣父母去得早,给他留了两处房子加一笔巨款。不缺吃穿,又没人管束,导致他为人挺混的,直到遇到美女老婆崔悦才收敛了些。只是,崔悦看得紧还好,稍一放松,他这边就要出幺蛾子。
  
  崔悦是他“英雄救美”忽悠来的模特老婆。干模特这行的三天两头跑外地,结婚半年多,其实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这样的日子一久,贾鸣难免有些按捺不住,偶尔会趁着老婆不在家,在网上忽悠些小姑娘出去乐呵一下。
  
  这次崔悦一走五天,贾鸣打算再去网上看看。就在这时,微信信息提示附近有人加他。贾鸣看着对方妖娆的头像,只试探了几句,就直奔正题,定下了房间。
  
  美艳女郎自称泠泠,刚一坐下,就拉着贾鸣点了红酒渲染气氛。贾鸣见泠泠玩得挺开,很快便跟她在房间里滚作一团。
  
  钟点房时间过半,贾鸣沉沉睡去,泠泠则蹑手蹑脚地翻出贾鸣的外套。刚刚红酒里是加了料的,泠泠并不担心贾鸣醒过来,她将几张信用卡塞进手提包里,又摘下了贾鸣的戒指,拿起贾鸣的手机就要离开。就在这时,房灯忽然亮了,而后就是轻微的快门声!
  
  泠泠愕然回首,正看见贾鸣手拿另一部手机洋洋得意地拍着照!贾鸣笑嘻嘻地说:“办完事就要下药偷盗?你真当我傻了吗?”
  
  泠泠略一思忖,就明白贾鸣八成是早就看出来了,但就是不说,纯粹耍自己玩。她恨恨地扔下手机,悻悻道:“算我倒霉!”
  
  “把东西都给我放下。”贾鸣摸着手机漫不经心地威胁,“我这一手抖,要是拨通了110,你可别怨我。”“你!”泠泠气归气,但也只能认栽,将贾鸣的东西统统扔到他面前,“我可以走了吧?”
  
  贾鸣却笑了:“妞儿,你真天真。敢吃我的东西,就得全吐出来。”说着,他打开了手机相册,展示了一张泠泠的洗浴图。
  
  泠泠听懂了,属于贾鸣的她要吐出来,属于自己的也要吐出来。她当即气得浑身发抖,她本以为贾鸣只是色,反正最后也要偷走他的手机,洗澡时也就任由他偷窥了。谁知道,他居然有两部手机!
  
  最后泠泠没办法了,楚楚可怜地问他:“大哥,我就一要啥没啥的女子,你又何必难为我呢?”
  
  “五万。”贾鸣不为所动,笑道,“最起码,你还有一张价值几十万的整容脸啊!”泠泠强压住一口老血,当即毫无二话,手机转账五万,亲自拿过贾鸣的手机彻底删除了自己的照片。临走前,泠泠诡异地笑笑:“咱们走着瞧!”
  
  贾鸣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女子,不以为意地笑笑:“你若不动,咱们自然两清。你若要叫道上的朋友,我就带着微信聊天記录去派出所自首。”泠泠被噎了一下,但是那抹诡异的笑却更明显了。
  
  贾鸣自以为靠着聪明赢了一局,但第二天,他就明白泠泠的笑是什么意思了。他白天补觉醒来,发现崔悦回来了,正趴在沙发上轻声啜泣。他跑过去关切地问:“悦悦,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出什么事了?”想想模特行业里的乱象,忍不住问,“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崔悦将一沓照片甩在他脸上:“贾鸣,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保证的?”贾鸣捡起照片一看,那竟是他跟泠泠滚床单的罪证!
  
  他立马明白了,这女子并不想干一票就收手,而是想将他当作长期客户来宰啊!只不过昨晚惹恼了她,这才来了个鱼死网破。贾鸣赶紧解释:“悦悦,你听我说,她就是个骗子!”但是崔悦只说了一句,就让他败退下来:“那你为什么要跟她去开房呢?”好半晌,她才哽咽道,“离婚吧!”
  
  “悦悦!”贾鸣难以置信地看向她,立马将她抱住,“相信我,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不论他再怎么哀求,崔悦铁了心要离婚。贾鸣虽觉得惋惜,但想想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就同意了。
  
  然而,到分财产时,他懊恼得几乎要撞头。他是婚内出轨,当初为了讨好崔悦,两套房子都写了夫妻双方的名字。如今哪怕崔悦不肯分他财产,他也无话可说。
  
  眼看着公证人员明显偏袒崔悦,他当即气得跳脚怒骂:“崔悦!好歹一起生活了半年,你整天往外跑,我就不信你干净!”崔悦漫不经心地反问:“证据呢?”贾鸣哑然,眼睁睁看着崔悦拿走了一套房子以及大部分存款。
  
  几天后,泠泠看着对面的崔悦,眼热道:“姐,你可真厉害,空手套白狼啊!”崔悦将一张卡放在桌上:“这里面有10万。5万是弥补你的损失,3万是你的酬劳,剩下2万……”她冷着脸威胁,“把贾鸣所有影像资料都交出来,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泠泠脸色一变:“哪有你这么霸道的?说好的咱俩合作,现在你撤了,凭什么要我也跟着撤?”
  
  “你再敢碰他试试?”崔悦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泠泠在“夫妻俩”面前接连吃亏,不由怨气满满,她捞过卡,起身怒道:“我回去就把东西发给你。都是混千门的,装什么长情!”崔悦怅然地看向窗外,幽幽叹了口气。
  
  崔悦走后,贾鸣盘点家产,发现少了一张他与父母的合影,想想可能是丢了,也就没在意。他在意的是,他快没钱了。除了老房子,手头上就剩下几万元的存款。没办法,他只好找工作赚钱。
  
  只是,他拿手的技能一项也没有。最后被逼得没办法,贾鸣发狠卖了房子,在市区租了个店铺,经营各种动漫游戏周边产品。
  
  然而,开业三天,水电网费等各种费用闹得他头疼。再加上他高估了三线城市中娱乐产品的消费水平,除了开业大酬宾时,卖了几串不值钱的手链,其他基本没动静。
  
  贾鸣拉不下脸来发传单拉客人,只好在本地论坛贴吧发帖子宣传,但是因为发得太频繁,又被管理员封了号。最后他没辙了,只好找人设计了传单,雇了帮学生派发。
  
  这天到了放学高峰期,本该是生意兴隆的时候,他这边却异常冷清。贾鸣觉得不对劲儿,跑出去一看,当即气得肝儿疼。几个学生居然把传单全塞垃圾桶了,然后互相证明办了事,跑回来跟他要酬劳!
  
  以前父母在的时候,他感觉不到赚钱难,即便父母故去,他除了伤心难过,也没担心过钱的问题。如今轮到他来赚钱,刚起步就几乎要崩溃了。眼瞅着生意一天黄似一天,贾鸣觉得术业有专攻,搞宣传推销,还是花钱雇人吧!
  
  一周后,店里多了个能说会道又踏实能干的妹子宋思思。宋思思确实厉害,整天穿着店里的周边衣服跑到学校门口晃悠,半天拉来的生意,就赶贾鸣以前一周的生意。
  
  两人一个推销,一个买卖,顺带开了网店,配合得还算默契。只是这默契却在一个大的订单面前被打破了。有位外地商人通过电话给贾鸣下了大单子,要他将货送到邻市。宋思思认为这单子来得蹊跷,要求商人先付全款或足额定金,然而商人却威胁贾鸣要撤单子。贾鸣实在太渴望成功,对方又给他发了营业执照的注册号,证实是正规企业,一切看起来似乎毫无破绽。他当即不顾宋思思的强烈反对,雇了货车司机,准备出发。
  
  宋思思对这事儿有种莫名的不放心,她死死拦住车门:“贾哥,他要真想订货,去网上走正规渠道下单就行,何必私下联系你?你不是在派出所有人吗?请他们帮你查查,再送货不迟啊。”“不能拖,人家赶着六一用呢!”贾鸣一面搬货,一面给她画大饼,“等哥回来给你涨工资!”
  
  宋思思顿时怒了:“还涨工资呢!就怕你到时候赔得吃泡面都舍不得放调料!”“会不会说话啊!小丫头片子懂什么!你被解雇了。”贾鸣也不是好脾气,当着外人的面,被这么一说,也火了,推开她,催促司机赶紧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