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一元钱何以让人性失色

一元钱何以让人性失色

时间:2017-06-16 来源:admin 点击:

  吉林省四平市盲协主席籍雅琴女士举着“坐xx路车”的牌子等候在公交站点,她解释说,近日来四平市一些盲人乘坐公交车经常被拒载,她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公交车司机注意,为盲人争取一个正常乘坐公交车的机会。公交车为何拒载盲人?籍女士用自己的行为温和地替我们这些健全人想好了理由。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盲残人士可以免费乘坐国有公交车辆,却没有提出这项政策给交通公司带来的损失由谁来埋单,这种对盲人的关爱政策在客观上使得公交车失去了利益驱动:拉载盲人耽误时间,还有出现意外的可能,不赚钱还担责任,从制度设计和利益驱动的关系来讲,拒载似乎说得过去。
  
  真说得过去吗?说不过去!
  
  人成其为人不是因为有制度,而是因为有人性。把最好的制度应用于猴子,也不可能规范出一个文明社会来。因为制度只能规范人性,而不能决定人性,制度能否发挥作用反而要取决于人性中最根本最起码的根基是否存在。
  
  具体到扶弱助残上,这根本算不上人性中崇高的品德,而只是人之所以为人最起码的理由。正如孟子所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无侧隐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如果说这世上的大奸大恶之人还能残存最后一点人性,那应该是一点点同情心吧?
  
  制度的意外缺陷导致一点利益卜的损失,这个损失有多少?四平市区只有盲人一千多名,市区公交车费一般是一元钱左右,况且有关政策只适用于国有公共交通,再加上盲人出行率低的因素,这笔账不难算。而落实到具体的某个公交线路,具体到某辆公交车,损失能有几个钱?为了健全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损失和不便,就能在盲残人士面前呼啸而过,仅仅归因于制度缺陷和利益损失,说得过去吗?
  
  而籍女士之所以举牌候车,是因为她觉得盲人的缺陷也有责任,不能把责任都推到公交车身上。这一举动将盲人的善良表现到了极至,也把某些人的冷漠映衬到了极致。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是盲人,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正常人提供方便;帮助我们,尽到自己,最起码的,本分!
  
  谁都得承认,这个社会还有比拒载盲人严重得多的行为和现象发生着。但是即便我们身份卑微,即便我们也遭遇过不公和不幸,我们能不能做到,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哪怕是顺水推舟地做一点点有益的事情,以便证明,即便我们的生存卑微,但是我们的灵魂并不卑污!?
  
  现代社会的发展,和谐社会的建构,必须依靠良好的制度和完善而细致的社会公共结构,动辄抱怨人心不古、事事指望道德完善是最不负责任的思维。但是,在制度和利益的博弈中,哪怕最微小的误差,都会导致公共生活最基本的人性底色苍白而斑驳,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古老国度,我们每一个人,何以自处?籍雅琴女士在严冬的寒风中举起了牌子,那是一声呼唤,她呼唤的,也绝不仅仅是一辆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