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与一只蚂蚁称兄道弟

与一只蚂蚁称兄道弟

时间:2017-09-05 来源:admin 点击:

  很多蚂蚁,被踩死在求生的路上。我无法与之同悲,因为我不能确定,人类对于死亡的感伤与它们有何迥异。它们被大面积碾压,尸骨无存,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带走了属于自己的梦境。我不知道,它们是否走进了上帝布下的丛林。蚂蚁,总是赶在雨的前头搬家,总是赶在命运之帷拉开之前,微笑或者哭泣。蚂蚁,这浮动于地面上的春天的标点,这风雨前头的预言家,最早感知着土地的冷暖,最早洞悉着不可预知的一切,只是,很多蚂蚁,常常被踩死在求生的路上。
  
  大雨来临,成队的蚂蚁横在路上,浩浩荡荡向另一方向迁徙。它们摇动黑色触角,在路上传递信息,互相摆动触须,交头接耳。蚂蚁是怕水的,一场大雨,会让它们全军覆没。所以,这些小生灵居然掌握了一种观天的本领,在一场大雨之前,总能找到藏身之处。当然也有全军覆没的时候,那是我儿时的恶作剧。我端来一碗开水,对着成群的蚂蚁浇过去,冲得蚂蚁们四处溃散,落花流水。那是直到现在,依然令我心惊的罪恶。
  
  我是在忏悔里慢慢喜欢上蚂蚁的。蚂蚁,像我儿时一起玩耍的伙伴,我令它们心寒,我弄丢了它们,一直试着找回来。
  
  作家解文阁写过一首诗,叫《小想法》:小到什么程度/才能和蚂蚁互称弟兄/跟它们一起爬树/奔跑/搬运/小到什么程度/才能被蚂蚁抱在怀里……
  
  多么充满童趣的心!与一只蚂蚁结拜,这大概只有诗人才会有的想法吧。而我喜欢得很,当你与一只蚂蚁称兄道弟的时候,你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仁慈的人,你连一只蚂蚁都不忍伤害,都懂得去呵护,你还会对你身边的人,下得了卑劣的手,攻得出暗黑的心吗?
  
  弘一法师可算是蚂蚁的铁杆兄弟,他每次坐摇椅都要先摇一摇,弟子好奇不免发问,他说担心椅子腿底下有虫蚁,摇一摇给它们提个醒,以免伤了它们。临终时他叮嘱弟子五件事,最后一件是:“待七日后再封龛门,然后焚化。遗骸分为两坛,一送承天寺普同塔,一送开元寺普同塔。在未装龛以前,不须移动,仍随旧安卧床上。如已装入龛,即须移居承天寺。去时将常用之小碗四个带去,填龛四脚,盛满以水,以免蚂蚁嗅味走上,致焚化时损害蚂蚁生命,应须谨慎。再则,既送化身窑后,汝须逐日将填龛小碗之水加满,为恐水干后,又引起蚂蚁嗅味上来故。”
  
  将死之人,仍念念不忘蚂蚁,大师的菩萨心肠可谓世间难寻。
  
  古人常用蝼蚁来劝人珍惜生命,说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万物之灵的人呢。想想也是,现在的人,哪怕是为了一点点感情上的事,动不动就去寻死觅活,精神已经退化到连个蚂蚁都不如了。“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对于生命的理解与尊重,古人的眼界要比我们开阔,要高远得多。
  
  做了南柯一梦的那位仁兄,见识了蚁国的一切,与人世并无二致,一场梦经历了世态炎凉,悲欢离合,唏嘘之际,动了归隐之心,上山做了道士。这也可以称得上是亲近蚂蚁的有缘人士了。
  
  我们活着,都是在世间修行。蚂蚁,其实是检验我们修行程度的一把标尺。从最小的蚂蚁身上,我们找得回内心深处的慈悲。
  
  便突发奇想,回头我也寻个蚁穴,也躺在那边上,睡个不被扰乱的午觉,看看我自己,能否也做一个著名的流传千古的白日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