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我会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我会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时间:2017-12-05 来源:admin 点击:

  如果你小子能够早出生几年,或者长得再帅气一点,指不定拍摄《爱情公寓》的韦正导演能一眼相中你,然后大腿一拍,惊呼:“哇塞,曾小贤和吕子乔这俩角色,你一个人全承包得了!”
  
  刚才的话,就是女生公寓门管阿姨揪着我的耳朵,将我狠狠丢在外面草坪上,然后用她那吴依软语对我做出如此一番专业独到深入浅出的评价。
  
  那天,当我背着借来的画板和一个七拼八凑的专业颜料箱,拿着一张用十个“欢乐汉堡大串烧”换来的“国画讲堂出入证”,大摇大摆地来到了A大女生公寓门前。
  
  女生公寓历来都是男生的禁地,但每月最后一个周末的国画沙龙,正是选在女生公寓大院的饭堂内。
  
  此行计划,我打算在讲师高谈阔论自我陶醉时,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那些被宣纸笔墨迷住双眼的一群“画痴”中溜出来。紧挨饭堂后面的操作间的,正是女生F座宿舍楼。我要找的她,就住在三楼第一个房间。
  
  但没想到的是,门管阿姨一眼就识破了我这个拿着油画工具参加国画讲堂的“南郭先生”。为了掩饰那颗被她凌厉目光吓得狂跳的心脏,我故作憨厚、纯朴地“哼哼……呵呵呵”地笑了几声。没想到,这傻不啦叽的笑声唤醒了《爱情公寓》狂热粉丝门管阿姨的记忆。她无限温柔地回奉我:“你笑得很像那个‘好男人’曾小贤哦,可你胆大包天想浑水摸鱼进女生大院,却分明是个‘花心男’吕子乔。”
  
  当我狼狈逃离,门管阿姨义正词严的吆喝声还在身后穷追不舍:“快滚,这里不是爱情公寓!”
  
  曾小贤+吕子乔=曾子乔。对了,我的名字就叫曾子乔。
  
  苏小晨嘴巴差点没咧到后脑勺上,大大咧咧地拍我的肩膀:“哎呦,高二男生曾子乔喜欢上了大学姐姐,姐弟恋,紧跟时代潮流嘛。”
  
  我白了一眼这个和我一个小区长大,口口声声喊我“男闺蜜”的假小子。面对她的嘲讽,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可不是吗!成绩末流的我还仰仗着抄她作业,还有考试时凌空飞落的小纸条。
  
  既然是“闺蜜”,自然应当“推心置腹”。当我赖着脸皮,求她可不可以替我问问那个三楼的姐姐叫什么、家住哪,是否还记得我这个其实也有三分帅气的男生时,她当即满面肃容,向我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她负责的文学社缺少一位编辑,而文笔基础很好的我是她的不二人选。
  
  她说的是我吗?一个成绩差劲、被全校奉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且名声鹊起的曾子乔?
  
  一个星期后,我还是把文学社编辑的申请表交给了班主任,仅仅是因为苏小晨的姨妈在A大公寓上班,随意出入那里、打探消息对于她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这所有的一切起因于一个月前的那个周末。我在相隔一条马路的A大校园里闲逛,就是那个长发白裙的姐姐在三楼阳台喊住了我,让我把她不小心掉落在院墙外面的u盘扔给她。于是,被一句“帮帮忙,小帅哥”给捧得七荤八素的我,身姿曼妙,气壮山河地一挥手,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U盘给扔了上去。
  
  谁让两个U盘长得一模一样呢?可我的U盘里面存有我的日记,还有我风花雪月地写给假想中长发白裙女生,但却一直没敢表白的诗歌和散文——当然不是那位姐姐啦。最要命的是,里面还有几张我假扮超人的自恋照,像健美运动员那样摆着pose……
  
  为了再次见到大学姐姐,也为了讨回秘密,维护我高大帅气的伟岸英姿,你说,苏小晨的条件,我能不答应吗?
  
  因为苏小晨的强烈要求,我在一群鄙视的目光中踉踉跄跄地进入了文学社,屈辱和自尊使得我如坐针毡。当我咬牙切齿地向苏小晨抗议时,她轻描淡写地回我:“曾子乔同学,闻过而终礼,知耻而后勇。想让大家看得起你,就把你自己的超能力发挥出来吧。”说罢,又长叹了一声:“哎,三楼……三楼好高啊,我怎样才能爬上去呢?”
  
  该死的苏小晨,三楼能算高吗?不高!但是那里的风却算得上大,吹得我心里一阵阵凉。
  
  时光也如同风一样,高二下半学期也不知不觉地溜走。在假小子的“威逼”下,我的成绩慢慢回升到中上游。当埋下头来读书时,我突然发觉,其实课本里的习题并不难,如同我爱好的文学,比喻、修辞、排比等,它们都是逐渐积累和起承转合的关系。
  
  而我的特长在文学社也得到了充分发挥,其中一篇散文还在全省高中新锐作文大赛上得了一等奖。可不知道为什么,比我文学功底扎实N倍的苏小晨却在自己作文最后送审的那一刻提出了撤稿,令我郁闷了很久。
  
  每当我问起那个大学姐姐时,苏小晨总是找种种理由推脱,不是忘记了,就是临时有事没去成。我终于发火了:“苏小晨,是蜗牛也早该爬到三楼了。”
  
  可是,这事依然没有下文。
  
  高三是一场噩梦,所有同学都进入了紧张的复习,为了自己的梦想做着最后冲刺。我不再和苏小晨同桌,将自己的课桌远远搬到了靠墙的位置,形同陌路。同学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我们决裂的原因。
  
  高考分数出来后,大家都在为填志愿而绞尽脑汁,我们都知道填下的不仅仅是梦想,也有伤感,因为从此之后我们将天各一方。或许这种情绪感染了苏小晨,她终于低下头,想和我和好,可我固执地将她带来的纪念册扔了老远。苏小晨哭着跑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开始空落落的。
  
  是的,苏小晨欺骗了我,那个大学姐姐发现我扔错了U盘后,便将U盘托付给门管阿姨替她还给我,而那个U盘又辗转到了苏小晨手里。
  
  可是,苏小晨并没有还给我,她窥视了我所有的秘密,将我青春岁月里盛大的心事一览无遗。
  
  我顺利考进A大人文系,苏小晨去了北方一所高校。走出同一个校门后,我们登上不同的生命列车,各奔东西。
  
  在大学的校园内,我见到了接待新生的老师,他们似乎特别留意我,一上来便拉着我说,原来你就是全省高中作文大赛一等奖的得主,当时担任评委的我一眼就相中了你的稿子,真是文采飞扬啊。你们学校还有一名学生的稿子也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她突然宣布撤稿了,好像叫……苏……苏小晨……你真是幸运呀!
  
  我仿佛被施了魔法般定在了那里。在老师的办公室,我见到了苏小晨的那篇文章,题目叫做《我会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青春里总有一些青涩的自尊和永远不会说出口的缘由,就好像默默喜欢着我的苏小晨想要我变成和成绩优秀的她一样,在发现了我的文学特长之后,用狡黠的理由“威逼”着我,看着我成长。而她一直想要变成我喜欢的女孩那样,偷窥了我的日记,咀嚼着我的心事……
  
  而此刻,耳边的风中正轻轻摇曳起一首歌:喜欢你是孤单的心事,多希望一直喜欢着你,用我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