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迷失的爱情

迷失的爱情

时间:2018-01-02 来源:admin 点击:

  与许骞和尤子分手之后,陆兰的心脏一直激烈地铿锵着,像她正在驾驶的悍马的发动机。此刻,她既躁动不安,又不时感到一阵阵潮涌般的快意,颇像个第一次作案就达到预期目标的案犯。因为,她现在终于可以给尤子重重的猛击了。
  
  陆兰看了看腕上的那只瑞士依波路手表:
  
  二十三点四十七分。
  
  陆兰所设定的时间是二十四点,离那一刻,还剩下十三分钟。
  
  经过周密的侦查和计划,陆兰终于干了这件事。
  
  在收费站,陆兰落下车窗拿了卡,驶进了高速路。
  
  一切都像事先安排的那样,几乎没有任何意外的事情发生。而最重要的是,自始至终,陆兰不但没有流露出对尤子的愤恨,而且还取得了他们二人的信任。所以,任何人也想不到这会是她干的。
  
  夜幕下厚厚的泰山脊梁,像妩媚的美女蛇扭动盘曲。
  
  不知怎的,今夜的高速路上车不算多,偶尔一两辆车从对面远远地开来,瞬间又消失在身后。而那些涂着荧粉的反光标志,则不停地像流星似的从车边划过。
  
  虽然,陆兰只是轻踩着油门踏板,但悍马那强大的发动机还是源源不断地输出澎湃的动力,使她以一百六十公里的速度飞驰着。
  
  其实,陆兰也曾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说,没有必要这么做,已经宝落别国,再努力也白搭。或许,什么意义也没有。
  
  道理很简单:许骞和尤子已经煮熟了生米!
  
  前方似乎是恐怖的险象环生的情景,但却是一路安全的黑暗。
  
  尽管,陆兰已经三十九了,但以她过人的才气和雄厚的经济实力,找谁不成,干吗非要跟许骞这个男人过不去呢?明白是明白,可她就是转不过弯来,怎么也放不下他!
  
  “男人,就像永不枯竭的新鲜血液!”陆兰富足的朋友们如是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拗不过她的痴情。现在,她狠了心要把许骞从尤子这个母狐狸手里夺回来!
  
  不过,要真说起来,陆兰是和一般人不同。当听到有人诋毁自己心爱的人时,她不但不争辩,还能面无表情坐在那儿喝威士忌,好像在听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似的。也就是说,她是个相当内向的人,极其善于隐藏自己的内心活动,很少有人能做到她这种程度。
  
  黑暗像怪兽的大嘴吞噬着她,路灯是灰色的,透着神秘。
  
  不久前的那天下午,许骞十分窘迫地告诉她,他要辞职并打算和尤子结婚时,陆兰也只是短暂地皱了一下眉头,接着便送了他一大串客套的祝福,表演得极其言不由衷并且十分不自然。因此,当她那样说时,她看见许骞的脸上划过一阵阵迷惘与困惑。
  
  但实际上,那一刻,陆兰被钉在了椅子上,全身的血液倾泻而下!
  
  前方的行车道上,一辆车顶亮着雾灯的大型集装箱运输车缓慢地爬行着,挡住了陆兰的去路。她急忙降下车速,打开左转向灯,小心地超了过去。
  
  一个半小时之前,陆兰从市区驱车来到泰山脚下。当她走进尤子那间刚刚安装完设备的实验室时,那两个叛徒都因诧异而一时说不出话来。
  
  愣了好一会儿,还是尤子先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活计走过来,诚惶诚恐,然后极不自然地和陆兰握了握手。而此时的许骞,依旧拿着抹布,站在一旁发呆。
  
  “这么不欢迎老朋友吗?……祝贺你们!”陆兰转过身,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冲着他们挤出一抹微笑。接着,她把一直放在身后的左手移到了胸前——手里捧着一件形似泰山的碧玉。环顾四周,她把碧玉小心地放到了一张摆满化工试剂的工作台上。
  
  “噢,谢谢。啊?不不!这太贵重了,我们不能……”
  
  看到那件泰山碧玉,许骞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连话都说不利落了,他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陆兰在拍卖会上竞买这件碧玉时,许骞就坐在她的身边。但他不知道,她之所以买这件东西,跟他有直接的关系。事先看拍品时,她并未看上这件碧玉,之所以买了下来,完全是因为他说它很漂亮。许骞只是随口一说,而随后看见这件碧玉的标底价格时,他吓了一大跳,当即顽皮地冲她吐了一下舌头。
  
  等到真正竞买时,他攥着陆兰的胳膊,不停地提醒着她,那无非是一件碧玉,不值得花那么多钱。
  
  当时,陆兰真想对许骞说:“我是为你买的!”但她控制住了自己,因为,她总觉得还不到时候。她也拿不准,如果向许骞表白,他是否会接受。毕竟,她比他大整整十岁。再说,即便许骞真同意了,她也仍放不下心来,因为那并不能说明什么,谁知道他是爱她的人呢,还是冲着她的钱来的?
  
  所以,尽管陆兰爱许骞,爱得几乎发狂,可她一直拼命克制自己,希望把一切都弄明白之后再向他敞开心扉。况且,他就在手边儿,横竖跑不了。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真让她万万没想到。
  
  四个月前,一位叫尤子的年轻女人找到了陆兰。
  
  尤子是陆兰的校友,也是化工系的,毕业后没有参加工作,一直在潜心研究一种能源的替代品。按她的说法,一旦成功,所产生的效益简直难以想象!当然了,为了实现她的梦想,尤子借了一屁股债。尽管说已经从一些实业家手里获得了部分赞助,可仍然捉襟见肘。所以,尤子拿着母校系主任的信找到了她。
  
  对自己昔日导师的亲笔信,陆兰只是潦草地看了看,便对尤子敷衍道:
  
  “这件事……你跟我的顾问谈谈吧。”
  
  妈的!陆兰认为这是自己这辈子说的最蠢的一句话!因为,虽然尤子没从自己这里拿走一分钱,却拐走了许骞。
  
  尽管车速很高,但车里十分安静,几乎听不见任何噪音。仪表台中间放着一只小镜框,里面镶着丈夫的照片。
  
  十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还在单位上班的陆兰出差去了温暖的南海。当她正陪着上司享用海鲜时,噩耗传来,同在出差途中的新婚丈夫遭遇车祸遇难……
  
  从那以后,陆兰一度消沉。后来,她辞去了公职,创办了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生意场上,她一路顺风。但是,也许那次事故给她造成的创伤太大了,以至于她一直无心婚嫁。
  
  虽然此时车内很黑,什么也看不清,但朦胧之中,她竟从远方的夜空看到了丈夫的身影!也许是因为瞬间的思念,陆兰忽然感到丈夫正望着自己,仿佛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丈夫英气逼人,只是眼睛显出哀伤,他为陆兰抹去眼泪,动作轻缓极了,她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丈夫深情地注视着她,冰凉的吻落了下来,两只舌尖缠绕在了一起。
  
  突然,丈夫放开陆兰飞向夜空,陆兰紧紧跟随,丈夫的面孔却幻化成了许骞。
  
  “噢!”陆兰不由得叫出了声,很快从幻想回到了现实。
  
  从一开始,许骞就跟其他年轻人不同。陆兰当时正要做一笔生意,急需一名技术顾问,而前来应聘的七八个人之中,只有他精通业务。所以,他是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得到了这份工作。
  
  已近深夜,月亮挂在山巅,山崖下静静的森林里,沉睡着美丽的骸骨。
  
  由于许骞长相一般,所以,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陆兰没怎么注意他,更谈不上打他的主意。
  
  不知道从哪天起,陆兰深深地爱上了许骞,说不清是怎样爱上的……是在十八盘岩层陡立的台阶上,还是岱顶壮观又动人心弦的泰山日出时;是在桃花峪溪流潺潺的泉水中,还是峰峦竟秀,谷深峪长的扇子崖畔……
  
  陆兰对许骞的那种感觉,无论对任何男人,甚至包括自己的丈夫,都从未有过。而更让她不解的是,都爱到这种程度了,却从未向许骞表白过。她有一种感觉,许骞就像一尊石膏像那样洁白,神圣。
  
  也可以说,许骞是陆兰的果园里无意中成熟的一颗果子,她随时都可以把它摘下来一口吞掉。然而她不愿意这样做,她更愿意看着这颗果子挂在枝头闪烁诱人的光彩。她欣赏这颗果子并且耐心地等待,等到这颗果子熟透并散发着扑鼻的清香,自动降落到她的手心里。
  
  然而,有人竟然把手伸到陆兰的果园里,不声不响,毫无商量地摘走了这颗果子。
  
  这个人就是尤子,一个除了幻想两手空空,曾求助于陆兰的女人。
  
  陆兰打开收音机,FM91。50频道传来美国男歌手PaulSimon的歌声,唱的是那首著名的《Love》。
  
  “……什么时候可以陪伴着你……轻轻的呼吸,在耳边……”陆兰不由得用中文跟着哼唱起来。宁静的车里弥漫着感伤的气氛,使她不禁再次泪如泉涌。
  
  此时,陪伴许骞的女人,是尤子……但很快,就不是了!
  
  虽然,陆兰知道自己干得有些疯狂,可仍认为自己是有分寸的。
  
  陆兰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想整出人命来,更不想成为一起谋杀案的嫌疑犯。
  
  陆兰最终的目的,只是让许骞回到自己身边,而不是成为尤子的殉葬品。
  
  当然,那种情况不会出现了,因为刚才离开实验室时,陆兰已经把他们俩拽上了车。
  
  “哇!车真棒。”刚一拉开车门,尤子便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到底还是年轻,那一刻尤子似乎忘记了她和陆兰之间微妙的关系。看着车,心底的羡慕一下涌到她那张孩童般的脸上,她忍不住跃跃欲试地坐在了驾驶座上,扶着方向盘,想象着自己驾驶这部高级车的滋味儿。
  
  女人,除了对男人,恐怕都对靓车垂青。所以,当陆兰提出要用新买的悍马送他们俩回家时,尽管许骞一个劲儿地谢绝,尤子却禁不住诱惑,马上先他一步跟着她来到了外面。
  
  “怎么样,开一圈?”说着,陆兰把车钥匙递了过去,尽力作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啊,不不,我一点儿都不会,正准备考本呢。只是……”尤子连连摆手,受宠若惊,惶恐地说着。对于自己不得不放弃这诱人的机会,尤子显得非常懊丧。
  
  “只是什么?”陆兰反问道,显出关切的神情,心底却升起一种胜者的满足。
  
  “只是,我们三年之内都恐怕买不了车!”尤子摩挲着做工考究的档把,悲观地说。
  
  “怎么会呢?”陆兰明知故问,还装出惊讶的样子。
  
  “为了这间实验室,我背了不少债,起码要还两年。”说着,尤子似乎更加难过了,但她仍然坐在那里舍不得离开,直到许骞背着个包走了出来才不情愿地挪到了副座上。
  
  悍马轻快地飞驰着,在车灯的照射下,前方的一块牌子上显示着几个发亮的大字:
  
  “终点——8公里。”
  
  陆兰再次看了一眼表,离那一刻,还有三分二十八秒!
  
  陆兰为自己的设计感到满意,尽管有些心疼,但价值九万八的碧玉实在是极好的掩护。谁会想到,她能把炸弹放在那里边呢?况且,尤子的实验室本身就存放着不少危险的化工物品,即使发生爆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说,怎么可能有人怀疑她这样一位有身份的女实业家呢?
  
  其实,陆兰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地位,完全不必如此。起码,她可以直接向许骞表白,何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可为了些连自己也说不清的理由,她一定要这样做。她铁了心,以至于明知道有些愚蠢,也非得这么干!
  
  “嘟嘟……”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微微减慢车速,陆兰接了电话:
  
  “喂?”
  
  “谢谢你的礼物!”是许骞,言语之中充满柔情。
  
  顿时,他那金属般磁性的声音令陆兰十分动情,一瞬间,她甚至对自己的做法有些后悔。
  
  “应该的,应该的。”陆兰一边把车并入右侧车道,一边忙不迭地回答,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所为。
  
  “那么老远,你还亲自跑一趟。”许骞感动地说着。
  
  “应该的,应该的。”陆兰机械地重复着,因为许骞的真诚,心中愈发平添负疚感。同时,她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表,指针指向十一点五十八分零四秒,时间无多了。
  
  “其实……”显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电话里许骞不紧不慢地说着,“我知道你喜欢我,而且我也……但是,你知道,我不能。因为,那样的话,无论你和其他人,都会认为我是为了你的钱……”
  
  “怎么会呢!你现在在哪儿?”听许骞这么说,陆兰不禁激动起来,恨不得马上回去把他接走。
  
  “我在尤子的宿舍。”
  
  “你在尤子的宿舍?”陆兰纳闷地反问道,“那……尤子不在吗?”
  
  “不,刚一进门,尤子就又回去了。”
  
  “回去了……回哪儿了?”忽然,陆兰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实验室。”许骞若无其事地回答,“尤子不放心,说可能有一只充电器没关。”
  
  “啊?”陆兰大吃一惊!“这可有点儿悬,实验室那么多易燃物,万一……”她再次看表,离二十四点还有四十二秒。看来,只有祈求上帝别让尤子在爆炸的那一刻走进去了。
  
  “问题不大。”许骞轻松地说,“尤子这会儿应该到了。另外,那件碧玉我们不能收,它实在太贵了。”
  
  陆兰打断了许骞的话,“你呀,那不过是我的一点心意,怎么,难道你还想给我送回来不成?”
  
  “当然,”许骞接着说,“不过,心意我收下了,再一次感谢你!可那件碧玉真得还给你,否则我会不安的。噢,顺便告诉你,刚才一上你的车,我就把它悄悄地放在了你的座位底下,你小心些,别碰碎了。喂?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电话忽然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