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父爱的温度

父爱的温度

时间:2018-08-02 来源:admin 点击:

  父亲的话飘在冷空气中变成了一层白气,扑到我耳边时,我感觉到是那样的温暖。
  
  1
  
  没抵御住这几天的冷空气,我感冒了。头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躺在床上,像一只软了骨的猫,看着窗外扬扬洒洒飘着的雪花,什么也不想做,只感到透心的冷。
  
  想起从前,感冒时虽然浑身难受,但还是感觉很幸福。因为每次感冒后自己都可以没理由地冲着母亲掉眼泪,闹情绪,撒娇,而母亲也总是纵容我的任性,买回我想要的大包小包的零食放在我枕边,然后抚摸着我的头,轻轻地给我按摩,不时地嘘寒问暖,我总是很享受。可是母亲的一场病让我再没有机会贪婪地享受那种幸福。而父亲是那种不善于表达的人,每次回家,少了许多欢声笑语,屋里也显得冷清。
  
  张小娴说:“感冒是一种很伤感的病。”尤其是在这样独处而又阴冷的傍晚,心会变得尤其脆弱。
  
  突然想哭,想家。
  
  拿起手機,拨通了十里之外娘家的电话。
  
  “喂——”父亲接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哽咽了,“爸!”然后眼泪便流了出来。
  
  父亲似乎听出了声音有些异样。
  
  “怎么了?”父亲总是这样,即使在询问我时,也不会加上个“闺女”或是我的名字。但我明显地感觉到他语气中透露出来的焦急。
  
  “我……感冒了!”
  
  电话那面长长地吁了口气。
  
  “没拿药吃吗?”
  
  我突然感到不好意思,后悔打这个电话。这么大的人了,只因为小小的感冒却要往家里打电话。
  
  我急忙故作轻松地说:“不用了,没事了,一会就好了。就是想打电话问问您在做什么。”
  
  “我在给你妈做饭呢!你睡会吧。”
  
  “嗯。”
  
  放下电话便感觉有些轻松了,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2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谁这么晚会有事?我在心里嘀咕着。很不情愿地慢腾腾地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了出来。
  
  当我拖拖拉拉打开门时,一股冷气直扑而来,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父亲气喘吁吁站在门口。他头上身上落了一层雪花,耳朵和两只手冻得通红。
  
  父亲一只手拍打着头上和身上的雪花,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塑料袋和保温盒。
  
  “爸,您怎么来了?”我吃惊地问。
  
  “我给你拿了药,有咳嗽的,退烧的,消炎的。一般的感冒,你不会往家打电话,我寻思着这次比较重。天冷,你懒得出去拿药,我怕你不吃药夜里再发烧什么的,一个人照应不过来。”父亲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父亲的话飘在冷空气中变成了一层白气,扑到我耳边时,我感觉到是那样的温暖。
  
  “对了,保温盒里是刚煮好的馄饨,你趁热吃了发发汗,感冒就好了。”
  
  “爸——您——”我不知道说什么。
  
  一阵风吹来,父亲的身子明显地哆嗦了一下。他头上和脸上的一些雪花已变成了水珠。
  
  “快进屋暖和吧,爸!”我哽咽了。我这才发现,父亲还一直在门外,他垂着的双手有些发抖,腰杆已不再那么挺拔。
  
  “不了,我得赶紧走了,回去伴你妈吃饭。再不走看不清路了。明天早上你上班前打个电话给我。”
  
  此时我才知道自己那不经意的一个电话给父亲带去了多少牵挂!我眼前出现了这样的画面:父亲急匆匆地挂掉我的电话,用最快的速度煮好馄饨放进保温盒,然后又去敲开村里医生家的门拿上药,小心地包好。之后骑上自行车蹬了十几里的路不顾寒冷地给我送来,他没来得及找雨衣披上找帽子戴上。一路上风夹杂着雪花不时地遮住他的眼睛,打在他的脸上,他却眯着眼睛只擦了一下便继续赶路,路不好走他甚至差点滑到。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闺女病了,我得赶紧把药和饭送给她……
  
  “走了哈,赶紧回屋吧,外面冷。”父亲一面念叨着一边踏上了自行车。
  
  我的泪水就是在这一刻夺眶而出的……
  
  塑料袋里的药还存有父亲的体温,保温盒正向外冒着热气,整个屋里充满了父爱的温暖。雪花在慢慢溶化,我的心在温暖中煮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