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钻石的心

钻石的心

时间:2018-08-08 来源:admin 点击:

  钻石的心
  
  一天晚上,我和一位朋友同赴一场宴会。我先到她家等她化妆。她把首饰一件件地搭配着晚礼服给我看,我发现首饰盒里有一枚十分精美地钻戒,她却一直未动。
  
  “为什么不试试这个?它是你爱人给你买的第一件礼物?”我笑问,想起了太多太多关于爱情信物的故事模式。
  
  她点点头:“我不戴它是因为,我不知道这枚钻石戒指的真假。”她微微地笑着,轻轻地说。
  
  接着,她给我讲起了这枚钻戒的故事:“那时我们认识不久,我对他的背景几乎一无所知,单为他这个人就爱上了他。他对我也是如此。定情之后,他说要送我一件礼物,于是一天早上,我收到了这枚戒指。我很喜欢它,就常戴着,并没有考虑过它的真假问题。然而也许他平常穿着和他的经济状况为大家提供了判断依据,于是人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是一枚假钻戒。然后等到我们结婚,孩子都长到三岁之后,他们却又忽然转变了看法。”
  
  “为什么?”
  
  “因为他们知道了我爱人出身于一个商人世家,”朋友苦笑道,“当初他选择我,他父母都不同意。他是瞒着父母悄悄和我结的婚。”
  
  我默默地看着这枚钻戒:“你真的现在还不知道它是真是假吗?”
  
  “不知道”
  
  “干吗不问问他?”
  
  “为什么要问?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朋友说:“再说,我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张口去问,我甚至觉得这个问题一旦提出,这枚钻戒无论真假就都一文钱不值了。”
  
  我端详着这枚不知是真是假地钻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的,它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枚戒指既然是爱人再贫困时为爱情而献出的礼物,那么即使是假的,也必是真的。我们不是珠宝鉴定商,我们只是爱情就足以为我们增辉,让我们幸福。
  
  我怃摩着这枚晶莹光亮的钻戒,它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光芒璀璨,仿佛能够透析尘世间所有的风霜与泥土,我终于明白朋友为什么不轻易戴它了。因为这不是一颗亦真亦假的钻石,而是一颗恒温的心。
  
  一颗心,怎么可以用于装饰呢?
  
  种植春天
  
  从前,有一位国王,性格冷酷。他的国度里所有的地方都覆盖着厚厚的白雪,从来就没有花的芳香和草的翠绿。他十分渴望春天来到他的国度,但是春天从来都不肯光临。
  
  这时,一位流浪已久的少女,来到了皇宫的门前。她恳求国王给她一点食物和一个睡觉的地方,她实在太饿太累了。但是国王从来都不愿意帮助别人,他叫随从把少女赶走了。
  
  可怜的少女在肆虐的风雪中走进了森林。在森林中,她遇到了一位厚道的农夫,农夫赶忙把她扶进屋,让她睡在温暖的火炉边,给她盖上毛毯,然后用仅有的面粉为少女做成了面包和热汤。当他把面包和热汤端到少女面前时,才发现少女已经死了。
  
  农夫把少女埋在了田野里,并把面包和汤放进去,还为她盖上了毛毯。第二天一早,奇迹出现了:尽管其他地方仍旧是白雪皑皑,但是在少女的墓上,竟然开满了五彩斑斓的小花——这里的春天来了!
  
  原来,这个女孩便是春天。农夫接纳了她,诚待了她,滋润了她,安息了她,于是也便享受了她。
  
  原来,只要付出,一切都会有收获,无论你付出得多么早,或者多么晚。原来,没有什么可以真正死去,除了一颗冷酷的心。
  
  原来,春天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握在我们每个人的手里,静静地等待着我们去把她种植出来,等待着我们用爱作中介,把冰凌百丈变成繁花万朵。
  
  也许,这样静静等待我们的,并不仅仅是春天。
  
  破碎的美丽
  
  我喜欢断树残桩枯枝萎叶,也喜欢旧寺锈钟破门颓墙,喜欢庭院深深一蓬秋草,石阶倾斜玉栏折裂,喜欢云重雾冷星陨月缺根竭茎衰柳败花残;我甚至喜欢一个缺了口的啤酒瓶或一只被踩扁的易拉罐在地上默默滚动,然后静止。每当我看到这些零星锁屑的人情事物时,我总是很专注地凝视他们,直到把他们望到很远很远的境界中去。
  
  我深深相信,破碎的东西比完整的东西更为真实,更为深刻,虽然它是那么平常,那么清淡,那么落魄,甚至那么狼狈。他们从光艳十足我可挑剔的颠峰骤然落地或是慢慢地附下慢慢地沉淀慢慢地变形,然后破碎,然后走进我的视线,走到辉煌已假借给别人的今天。
  
  我不知道他们曾经怎样的美丽过,所以我无法想象他们的美丽。也因此,我深深沉醉于这种不可想象不可求源的美丽之中,挖掘着他们绚丽的往昔,然后,蓦然回首,将这两种生命形态拉至眼前,默然泪下。这不可解释的一切蕴含着多少难以诉说的风花雪月的悲欢离合,蕴含着多少沧桑世事中永恒的感伤和无垠的苍凉啊!破碎的事物就这样印满了重重叠叠的生命的影迹,那么沉厚,那么绰约,却那么美丽。
  
  同样,很残忍的,我相信破碎的灵魂才最美丽,最深刻。
  
  能够破碎的人,必定真正生活过。林黛玉的破碎,在于她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三毛的破碎,源于她历尽沧桑后一刹那的明彻和超脱;凡高的破碎,是太阳用金黄的刀子让他在光明中不断剧痛;贝多芬的破碎,则是灵性至极的黑白键撞击生命的悲壮乐章。如果说那些平凡者的破碎泄露的是人性最纯最美的光点,那么这些优秀灵魂的破碎则如银色的礼花开满了我们头顶的天空。我们从中汲取了多少人生的梦想和真谛啊!
  
  我不得不喜欢这些能把眼睛剜出血来的破碎的美丽,这些悲哀而持久的美丽。他们直接触动我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让我随他们流泪欢笑叹息或者沉默——那是一种多么令人心悸的感觉啊!而此时,我知道:没有多少人知道这种破碎的美丽是如何细细密密的充胀着我们的生活,如同今夜细细密密的月光。
  
  是谁说过:一朵花的美丽,就在于她的绽放。而绽放其实正是花心的破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