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爱情像把扇子

爱情像把扇子

时间:2018-08-16 来源:admin 点击:

  丈夫是医生,我是他的女病人,我们的结合不用详细地描绘了,当他从生命的悬崖上把我解救下来,我愿意把整个的生命献给他。
  
  可是谁会料到我们这样一对夫妇,竟也走上离婚之路。
  
  犹记我离婚以后,最知己的闺友茵曾经责备我说:“他怎么会爱上她呢?真不可能,你漂亮,有学问,而她……怎么会?是你不注意他的生活,让他从你的身边不知不觉地溜走了。”
  
  我有什么可向茵辩驳的?我记得他的医务忙得不可开交,而我却寂寞得连画笔都不愿举起时,曾无数次拿起电话拨到医院去,我找谢医生说话,来的却是赵小姐:“谢太太吗?谢医生正忙着呢,他让我问您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事,没什么事,告诉他晚上早点儿回来吧!谢谢你!”
  
  在一次電影散场后回家的路上,他把我塞在他腋下的手紧紧握着:“蕙君,我有一个计划,你一定会赞成。”
  
  “什么计划?补那次蜜月旅行吗?”
  
  “不,比蜜月旅行更重要的,我想自己开一个诊所。”
  
  我听了当然高兴,一个女人嫁了人,他的事业就等于她的事业。可是他接着说:“我请赵小姐帮我们的忙,她也答应了。”
  
  又是赵小姐!我听了半晌没言语,心里打着转。他这句话是有语病,还是出自偶然?他竟是先跟赵小姐商量的吗?可是我努力把我的“妇人之见”压倒下去,如果他的事业即是我的事业的话,我不正该很高兴地说:“是,赵小姐是很好的助手。”
  
  就这样,我们俩都同意了她。
  
  我对他说:“我在门诊部管挂号好了!”
  
  “我的女画家,你别折死我,两百块请个小职员,我还出得起。”他拍着我的肩头大笑。
  
  慢慢地他却变得沉默起来,我旅行所闻所见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连应酬我都看得出是勉强的。我的不安的心情再度发作:他工作疲乏吗?事业不顺心?终于有一天我在临睡前做主动的发问:“你有心事吗?”
  
  “嗯。”他走到床前来:“我不知道应当怎么求你的谅解,我——我对感情的处理有错误。”
  
  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我简直不相信,那低沉的声音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她已经怀孕了!”
  
  一个女人最能把握现实的莫过于她的身体里有了一个生命,这使她有足够的理由能在一个男人生活里占据一个稳固的地位,而我,必须挪一挪,匀出些地盘来,让我们两个同在他心里挤。
  
  如果我不能得到整个的爱情,我为什么不把它整个让出来?爱情像把扇子,旧了没关系,撕破就不好,如果一把崭新的纸扇,撕了一条缝,虽粘补后照样扇得出凉风,可是那条补痕看了并不舒服,宁可丢了不去用。世人又常说破镜重圆,但它照出人来总是合不拢。
  
  因此,我对于这次爱情的处理,并没遵从亲友给我的劝告,舅母说:“赶走她!”茵说:“抢回他!”舅舅是男人,他愿意“两全其美”,而我却办了离婚的手续,一个人悄悄来到南部这山村。舅母送我到车站,她抹着泪骂我:“傻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