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暗哨

[新传说] 暗哨

时间:2018-09-10 来源:admin 点击: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冬天,雷勇结束了新兵连生活,被分配到某边防哨所。
  
  进山途中,送雷勇的司机专门去了趟烟花爆竹专卖店,买了一大箱烟花爆竹。雷勇纳闷地说:“过年还早哩……”司机笑着说:“老常关照,年货要提早备好!”
  
  老常就是边防哨所的士官。等司机开到哨所,老常已沿着山间小路迎了下来。三人一块儿把车上物资扛到了山顶上的简陋哨所。
  
  送走司机,老常带着雷勇在哨所转了转。哨所只有普通的两间房,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山间小屋。一间是卧室兼办公室,另一间是厨房加储藏室,房顶上还搭了一个瞭望平台。房后有一个篱笆围着的简易小草棚,里面养了几只鹅。
  
  雷勇问老常:“班长,你在的这几年,有过越境之类的情况吗?”
  
  老常笑笑说:“咱是暗哨,主要是瞭望、监视,基本天下太平。”
  
  雷勇在新兵连是优秀射手,枪法很准。他听了老常的话,心想:唉,英雄无用武之地啊!老常见雷勇神情有点落寞,就安慰道:“小雷啊,我知道你是大学生,心气很高,可不要小看了咱们这么个暗哨,作用还是蛮大的!”
  
  几天后,天空飘落雪花,山里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半夜时分,沉睡中的雷勇被一阵叫声惊醒,然后听到了几声可怕的狼嚎,屋后的鹅也“嘎嘎”叫了起来。
  
  雷勇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就去摘枪,心中暗暗有些兴奋。老常也起来了,他慢悠悠地对雷勇说:“别开枪,狼现在受保护,不到万不得已别开枪,吓跑它们就行。”
  
  说着话,老常打开门,风雪卷着寒意冲进屋子。远处的雪地上,一群狼眼冒着绿光围了过来。
  
  老常拎起门口的一口破锅,“叮当”一敲,远处的狼群往后退了几步。老常给雷勇壮胆,说:“看到没,这些家伙其实胆子小得很。”
  
  老常一边敲着破锅,一边指挥雷勇把院子里的一处油毡布掀开,里面是一堆架在草堆上的木柴,雷勇用火机把草堆点燃,狼群看到火光,不敢向前了。有几只胆大的,开始迂回到房后,想打几只鹅的主意,鹅们更加恐慌地“嘎嘎”乱叫。
  
  就在这时,老常递给雷勇一个防风火机,还有几个长筒的连珠炮礼花。他带着雷勇转到屋脚,一人点燃一根连珠炮烟花,对准几只狼喷射起来。烟花弹带着尖叫和炫目的火光,很快就在狼身边炸响。狼群开始惊慌,掉头后退。
  
  老常又举起早就缠绕在长竹竿上的一挂鞭炮,让雷勇点燃,顿时鞭炮声大作,老常举着竹竿朝狼群追去。狼群彻底惊慌,头狼带领着狼群落荒而逃。
  
  回到屋里,雷勇喝着热水,钦佩地说:“班长,没想到烟花还有点用处。”
  
  老常没谦虚,说:“那是,别说对狼群一般不能开枪,就是能开枪,咱哨所子弹少,保不齐狼没消灭,咱反倒喂了狼啊!”
  
  雷勇有点憋屈:“这么点子弹,万一遇到跨境武装分子,咋办?”
  
  老常说:“咱这里的任务主要是瞭望、监视,枪支嘛,顶多是防身,真要打,有边防连呢!再说了,如果有紧急状况,我有绝招。”雷勇好奇地追问是什么绝招,老常眨眨眼,说:“绝招可不能随便说。”
  
  一晃就快春节了。一个寒冷的早晨,天还很黑,连里突然打来电话,说邻国暴乱,一伙暴恐分子向我边境地区渗透,上级命令边防连将越境的暴恐分子围歼。战斗已经打响,南面的山口已经堵死,残敌可能向他们哨所靠拢,从北面山口逃窜,连里让老常和雷勇想办法拖住敌人,为主力部队合围赢得时间。
  
  雷勇急忙检查枪械和弹药。第一次参加战斗,敌我力量悬殊,不过,他有信心拿下战斗。
  
  老常安排雷勇提前潜伏在正面的制高点,充当狙击手。老常把自己弹夹里的子弹,退了十发给了雷勇。谁都知道,战场上,多一发子弹就多一分安全,雷勇坚持把子弹还给老常,老常严肃地说:“少啰唆,你枪法比我好,再说你在正面,压力比我大。小子,打仗时灵活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去右侧搞几个暗哨……”
  
  雷勇高度紧张,一时没明白老常说的“暗哨”啥意思。不一会儿,远处就传来了枪声。
  
  天还没亮,但有一定能见度。雷勇发现,老常已经在山谷右侧安排了几个潜伏位,几个潜伏位上都像有人,掩蔽的茅草不时地抖动,老常藏在哪里,他一时搞不清楚。
  
  时间不长,雷勇隐约看到十几个人影朝着他们所在的山谷跑了过来,敌人来了,比预想的多!
  
  等敌人进入有效射程之内,雷勇屏住呼吸,瞄准跑在前面的一個敌人扣动了扳机,敌人应声倒下。几乎在同时,位于雷勇左侧下方的一个伏击位也响了一枪,另一个敌人也倒下了。老常居然埋伏到山谷左侧去了。
  
  一看前面有阻击,敌人赶紧卧倒隐蔽,开始朝着雷勇他们潜伏的地方还击。
  
  雷勇朝一侧滚了几米,瞄准敌人的隐藏位开了第二枪。他看到老常也换了地方,朝敌人开了第二枪。这种打法,让黑暗中的敌人看不清虚实,不知道前方埋伏的人数。
  
  簸箕形的山谷,雷勇占据着直冲谷口的制高点,老常占据着山谷的左侧高地。敌人发现山谷的右侧高地没有枪声,于是,他们开始朝着右侧运动。就在敌人移动到右侧山谷半山腰时,突然从几个潜伏位上,次第响起了“枪声”。
  
  雷勇一看乐了,几个潜伏位上都有二十响的连珠炮朝着山下打了下去,那小礼花弹带着绿光“吱吱”乱叫、四处开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射的曳光弹。一个敌人的面部被礼花弹击中,捂着眼睛“嗷嗷”乱叫,其余的敌人不明所以,吓得趴在原地躲避,并朝着射出礼花弹的潜伏位还击。因为能见度低,敌人开枪发出的火光正好暴露了他们的位置,雷勇和老常借着火光射击,又有几个敌人被击中。
  
  连珠炮的齐射还没结束,就听“轰”的几声爆炸响起,每个潜伏位像被炮击了一样,二十几个粗大的炮仗被抛向半空中,一边喷着火花,一边朝山坡下四散飞扬,不一会儿,“轰轰”的爆炸声此起彼伏。
  
  敌人被炸得从右侧退回山谷,正前方和左侧又被老常和雷勇的交替射击封住,一时间,没有重武器的敌人被阻山谷。这时,边防连的主力消灭了断后、掩护逃跑的敌人,追了上来,前后夹击,彻底将敌人消灭干净。
  
  打扫战场时,雷勇才发现山谷右侧高地上,几个潜伏位都有一只鹅被捆在那里,嘴巴被胶带牢牢缠住。鹅的挣扎带动盖在身上的茅草乱动,远远看去,真像有人潜伏在那里。每个潜伏位上,都有线香燃烧后的残迹。雷勇明白了,烟花爆竹的药捻儿早就被胶纸固定在了线香上,老常就是靠线香的自燃来引燃烟花爆竹,用线香加上改造的药捻儿的长短,控制爆炸的时间。
  
  老常在如此紧张的时间里,神奇地搞出了几个以假乱真的伏击暗哨,雷勇心服口服。
  
  因为出色地完成了阻击任务,老常和雷勇荣立个人三等功。
  
  在去连部开表彰会的路上,雷勇问老常:“班长,你这绝招怎么想出来的?”
  
  老常慢悠悠地说:“军人嘛,脑子里时刻要有打仗的意识。平时我就经常琢磨,万一遇到紧急敌情咋办。你看,有备无患吧。”
  
  雷勇佩服地点点头,一个立正,给老常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