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悲壮的母爱

悲壮的母爱

时间:2018-09-13 来源:admin 点击:

  我们家有四个孩子,父亲长年在外,工资也少得可怜,家里家外的一切,全靠母亲一人操劳。乡下没有幼儿园,逢了母亲要下田做事,我和弟弟妹妹们就被锁在院子里。
  
  那年夏天,被锁在家里的我领着弟弟妹妹惹了祸。院子里的蚂蚁老是爬到草席子上,很是让人烦,我想起窗台上有一大块像冰一样的农药,母亲经常拿着镰刀砍一些洒到菜园的地里,据说它可以药死菜地里的虫子,我突发奇想,决定学母亲的样子,在蚂蚁窝附近砍一些药,消灭那些烦人的蚂蚁。
  
  可是,那些药不但毒死了一批蚂蚁,还毒死了正在下蛋的鸡,因为那些砍下来的碎农药看上去就跟白花花的大米似的,被鸡吃了。
  
  等母亲从田里回来,我们看着死去的鸡,已吓得瑟瑟发抖了,生怕会挨母亲的揍,因为家里的油盐酱醋,全指望着这几只鸡了。
  
  鸡死了,母亲虽然心疼,但看着我们已经吓坏了,便没忍心再斥责,只是望着几只死去的鸡,一把又一把地抹眼泪。
  
  她想过把死鸡埋了,也想过拿到集市上去卖了,但最终,她还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鸡煮着吃了,因为据说那种毒死鸡的农药,是毒不死人的,而我们这群孩子,实在是太久没有吃过肉了。
  
  母亲把煮好的鸡装在盆子里,跟眼巴巴的我们说,现在由她来试吃,如果明天早晨她没事的话,我们就可以吃了。
  
  因为怕我们馋,母亲把自己关在西屋里,那是她大半生来吃得最不管不顾最奢侈的一次,她吃掉了大半只鸡。为了防止我们偷吃,她把剩下的鸡肉锁了起来,等那些已经进入她身体内部的鸡肉被稳妥地消化掉了,而且没有拉响警戒信号之后,再给我们吃。
  
  那天晚上,我们紧张地盯着母亲,不是害怕被毒死的鸡会不会毒死母亲,而是在等待天亮,因为只要天亮了,我们就可以吃到美味的鸡肉了。我们还小,不懂得母亲的做法到底有多悲壮,甚至还有些抱怨母亲一个人吃掉了那么多鸡肉。
  
  我们终于还是吃到了美味的鸡肉,因为一夜之后,母亲安然无恙。
  
  再后来,我们长大了,生活也渐渐好了,每每说起当年那次吃鸡肉的惊险,无不一脸的庆幸和满眼的心酸,为了让我们吃一点肉,母亲是在拿自己的命去冒险啊,如果她吃那些鸡肉中了毒,会怎么样呢?我们连想都不敢想。
  
  这就是母亲,在母亲的一颗心里,有很多难以理喻的价值观,譬如母亲为了让我们吃上一点鸡肉,可以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或许有些荒谬,可更多的,是母爱的悲壮和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