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阿P故事] 阿P开饭店

[阿P故事] 阿P开饭店

时间:2018-09-14 来源:admin 点击:

  听说发小王军在上海开饭店赚了大钱,阿P以为上海遍地是金,怀揣上多年的积蓄,狠心把五岁的女儿丢给爷爷奶奶,拉起老婆刘芳不顾一切踏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
  
  当阿P带着刘芳突然出现在王军饭店时,王军语气冷淡地说:“现在上海的饭店遍地都是,竞争激烈,生意难做,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们还是回去吧。”
  
  刚见面就吃了闭门羹,阿P心里很是不爽,但自己有求于人,他又不敢发作。刘芳可不吃那套,起身一把拉起阿P的手就往外走。刚走到门外,刘芳就开始大声嚷嚷:“你就别做白日梦了!还说你父亲是人家的救命恩人,人家肯定会带着你发财,现在知道什么是世态炎凉了吧?”
  
  刘芳不提这茬还好,她这一提,阿P顿时气不打一处出。说起来也难怪阿P和刘芳生气,在王军八岁那年,他一个人跑到水库游泳,因体力不支溺水,幸好被阿P的父亲及时发现并救起,否则只怕王军的坟头都长出参天大树了。
  
  出了王军的饭店,阿P和刘芳漫无目地在高楼林立的上海街头闲逛,逛着逛着,刘芳反而变冷静了,对阿P说:“阿P,我们在老家又不是生活不下去,何苦遭这份罪呢?”
  
  阿P摇了摇头,很坚定地说:“他王军越是这样,我越要在上海混出个样子来,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刘芳见阿P态度坚决,再说就那么灰溜溜回去也确实没面子,只好依着阿P。
  
  接下来几天里,阿P和刘芳到处看门面,结果不是地理位置太偏,就是房租太贵,很难找到中意的。这天,刘芳找得又饿又渴,于是嚷着就近找家饭店歇歇脚。两人转了一个拐角,看到一家小饭店装修不错,于是朝小店走了过去。还是刘芳眼尖,刚走到门口,指着一个小广告牌惊喜地说:“这家店转让呢!”
  
  阿P和刘芳不动声色走进饭店,很快就有一名40多岁的服务员迎了上来,把他们带到一张靠边的餐桌前坐下,转身提来一壶茶水放到桌上。
  
  阿P和刘芳拿起摆放在桌上的菜单,有目的地点了几道菜。点完菜,阿P两口子开始暗中观察店内的陈设及经营状况。让人纳闷的是,店里的陈设很舒适,菜价也不贵,此时也是吃午饭的高峰期,店里却冷冷清清。
  
  就在阿P两口子胡乱琢磨的时候,菜很快就上齐了。阿P迫不及待夹了一块家常豆腐放进嘴里,然后问服务员:“服务员,向你打听个事,这家饭店是不是转让?”服务员眼里闪出光亮:“對对对,请问您想接店吗?”
  
  阿P内心兴奋,表面上却故作平静:“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这样,你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谈谈试试。”服务员脸微微一红,说:“这位兄弟,让您见笑了。我老公在厨房,你跟我说也一样。”这下轮到阿P不好意思了:“是这样啊,都一样,都一样!”
  
  后来通过店主介绍,阿P了解到店主也是外地人,以前在饭店附近的工厂打工,三个月前开了这家饭店,原本生意还过得去,谁知男店主的父亲不小心摔瘫痪,店主迫不得已才想低价转让,好早早回老家照顾家庭。
  
  这家店地处工业区附近,加之转让费较低,阿P和刘芳稍稍商量了一下,当即拍板,就果断接下饭店。原店主拿了钱简单交接一下就回老家去了。
  
  说起来,开饭店难不倒阿P和刘芳。在老家,阿P一直在饭店当厨师,刘芳当店长,一切都轻车熟路。可事与愿违,一个多月坚持下来,虽然阿P两口子付出了全部心血,客量却少得可怜,入不敷出,连买菜都没钱了。
  
  通过一段时间相处,阿P和周边的几家店面的店主混熟了,其中一个小网吧店主与他还是老乡。一次闲聊,那个老乡叹了口气说:“你可真不该接那个饭店。前面的店主骗了你,他们家里并没有发生意外,而是因为生意一直做不起来,转完店又进工厂打工去了!”阿P倒吸了一口凉气,刘芳知道后也大骂阿P是二百五。
  
  虽然当初的决定是阿P和刘芳共同商定的,但是阿P没有和刘芳争辩,他知道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冷静,否则一切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阿P只好硬着头皮往老家打电话,让父亲帮忙借钱支撑饭店正常营业。谁知阿P话还没说完,父亲就打断他的话说:“王军猜得没错,他说你迟早会打这个电话。他跟我说了,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找他!”
  
  阿P气呼呼地说:“别提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就算讨米要饭也不会再找他了!”父亲在电话里责怪说:“阿P,你怎么那么沉不住气,你错怪王军了。他跟我说了,他之所以那么做,是想磨练磨练你的意志,如果不经历磕碰,怕你以后经不起风浪。他这段时间每天都在打电话问你的情况,就等着你这个求助电话呢!”阿P回想起王军之前的忠告,才突然意识到人家当初并没有恶意。
  
  再次找到王军,王军非常热情,仔仔细细询问了阿P的经营情况,然后拍着胸脯说:“阿P,这个饭店有得救。你先回店里,至于怎么做,我明天来你店里再详聊。”
  
  第二天,王军果然来到阿P的饭店。他在店里东瞧瞧,西看看,时而皱眉,时而沉思,就是不发一言,可没把阿P和刘芳急坏。看了老半天,王军终于开始说话了,却尽问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转眼晚饭小高峰到来,王军说:“上门的生意不能推走,你们先招呼客人,等送走最后一拨客人后,我再告诉你们怎么做。”说完,王军自顾坐在角落边上。
  
  阿P和刘芳虽然心情急切,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先去招呼客人。等阿P和刘芳招呼稀稀拉拉的客人的时候,王军竟然说自己店里很忙,告辞走了。临走之时,王军交代说:“要想让饭店生意好起来,必须重新进行装修,你们先跟房东商量商量,什么时候商量好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
  
  见王军走远了,刘芳有些焦虑:“重新装修,那得花多少钱,我们亏不起啊!”阿P咬咬牙说:“王军能在上海立足,说明他还是有真本事的。我先跟房东说说,如果房东同意,我们就按王军的建议试试。万一亏了,大不了回老家继续给人家打工。”
  
  阿P做事风风火火,当晚就找房东商量。房东是个和善的人,说只要不损坏水泥柱梁,他们想怎么装就怎么装。阿P又第一时间向王军反馈了消息,王军在电话中让阿P明天停业,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管。
  
  第二天,王军果然如约而至,还带来了施工队,然后拿出一张图纸对施工队头儿如此这般交代一番。王军一交代完,然后让阿P和刘芳上他的车,跟他到自己店里跟班学习。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阿P和刘芳还没有摸着门道,那边店却已装修好,王军又开车把他们送回店里。
  
  刚到店外,只见饭店外墙全部打通,全部装上落地玻璃,看起来通透大气,如果不是店外那块精美的“阿P饭店”招牌,阿P和刘芳一定以为走错了地方。走进店内,同样焕然一新,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尤其是墙体上的粘贴画,足以引发客人的食欲。只是让人费解的是,两个包厢也改成了通透式的,里面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最让人惊讶的是,店内竟然还站着一男两女三名年轻服务员。见到王军,三名服务员异口同声喊道:“老板好!”王军朝他们摆摆手,指着阿P和刘芳说:“他们才是你们的老板和老板娘。”几个服务员也算灵活,立即冲阿P和刘芳喊:“老板好!老板娘好!”阿P和刘芳表面上应答,心里却在打鼓,这得开多少工资呀!
  
  相互认识后,王军进行了分工,阿P负责总务和掌勺,刘芳负责收银和统筹,男服务员负责传菜和搬搬扛扛,两名女服务员负责招待客人和杂物。分完工,王军还让大家把自己当客人进行了“彩排”。几次下来,见大家都进入了角色,王军让大家分头准备,明天正式开业,并特意叮嘱要多备饭菜。
  
  开业第一天,阿P和刘芳虽然照办了,心里却悬着一块石头,七上八下的。好不容易挨到中午,顾客果然一拨接一拨涌进来,顿时把阿P的小店挤得满满的。有生意上门,阿P炒菜虽然很累,但却干得起劲,好在备菜充足,基本能应付过去。
  
  王军也不帮忙,只在一旁盯着。他在外面盯了一會,又跑进厨房看阿P炒菜。就在这时,服务员阿娇送进来三张菜单,王军拿起一看全是加菜单,马上退回给阿娇,让她告诉客人,说他们要加的菜卖完了。
  
  阿P这下可不干了,一边炒菜一边说:“王军,客人点的菜明明很充足,你为什么把加菜单给退回去了?店里少赚点事小,可是得罪客人事就大了!”王军不置可否,说:“只要我在一天,店里的事就要听我的,你只管炒好菜就行了!”接下来几天,王军两头跑,更多的时间待在阿P饭店,遇到加菜单一律让服务员退回去。
  
  转眼半个月时间过去了,阿P饭店一直保持着火爆局面。这天晚上,等客人散尽,服务员收拾完回了宿舍,王军正色对阿P说:“阿P饭店已经走上正轨。我最近在忙着筹备开分店的事,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来帮忙了,一切都靠你自己了。”
  
  阿P先是一惊,继而有些失落地说:“你为我们已经做得够多的了,要不我炒两个菜,我们整两杯?”王军正好也来了兴致:“自从到上海闯荡以来,我就没畅快喝过酒了,我们今晚痛饮几杯!”
  
  很快,阿P就像玩魔术似的炒出几道下酒菜。阿P让刘芳先回宿舍,然后打开几瓶“小瓶装”与王军畅饮起来。酒酣耳热之际,阿P说:“我有几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王军爽朗地说:“我们兄弟俩谁跟谁,有话尽管说!”“你当初把我的饭店进行了重新装修,我觉得这非常有必要,可是你为什么把包厢整成通透式的?”
  
  王军夹了一片卤猪耳朵放进嘴里,嚼了几口说:“道理很简单。包厢通透着,客人在里面待久了不好意思,可以提高包厢的利用率。”
  
  “原来是这样!”阿P继续问道:“我们开饭店的,都希望多卖点菜,你为什么见到加菜单一律拒绝呢?”“其实道理更简单。现在的生活节奏非常快,当你在生意忙碌时,如果为了给先前的客人加菜,而让后面的客人久等,就会给他们留下上菜慢的印象,别人下次再也不敢来了,还会起到反面宣传作用。”
  
  阿P拍了一下脑门,自嘲地说:“还真是这个道理,我这个猪脑子怎么就没想到呢?”“其实我也是从失败中总结出来的。”
  
  阿P举杯敬了王军一下,说:“你就别谦虚了,我之前对你有所怀疑,现在已经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最让我佩服的是,开业第一天,我店里就那么火爆,这可是一般人没法做得到的!”王军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哪有那么神。跟你说实话吧,阿P饭店开业之前,我安排人在工业区发了宣传单,凡是开业前三天到阿P饭店消费的,凭消费发票截图加我的微信发消费款的一半红包。这笔广告费可不便宜!”
  
  阿P:“王军,你放心,你垫付的装修费,以及现返的微信红包,我过些日子一定一分不少……”王军不等阿P说出“还上”,就打断他的话,“阿P,那些花销,就当我给你的见面礼,以后不许再提半个字!”
  
  阿P愣了好一会儿,再次举杯敬王军:“你不但有经营才能,还有情有义。你这个兄弟,我一辈子认定了!来,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