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坦然面对失败

坦然面对失败

时间:2018-09-19 来源:admin 点击: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争夺金牌的10500名运动员中,只有302人能获胜。其他人则要面对失败带来的失望、愤怒和羞愧。
  
  “失败经常被人忽视。人们庆祝胜利,但失败的痛苦也有深远的影响。”纽约青年运动员运动医学研究所的体育医生乔丹·梅茨尔说,“失败所带来的羞愧感和压力是一种很强烈的感受,运动员在其整个职业生涯中都要与之抗争。”
  
  尽管大多数运动员会以健康的方式对待失败,以此激励自己进行更加艰苦的训练,但对于一些运动员来说,失败会令他们一蹶不振。
  
  “有人在奥运会上只拿到第二名或第三名,那远远不够。”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跑步运动员苏茜·菲沃·汉密尔顿说,“在一些国家,这会被视为失败。不幸的是,在竞技体育中,只有冠军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快乐。”
  
  要讲述失败所带来的痛苦,汉密尔顿无疑是最佳人选。2000年,她参加了悉尼奥运会女子1500米的角逐。3个月前她才跑出了世界最快成绩,有望为美国在中长跑项目上赢得第一枚奥运会金牌。汉密尔顿说,她在起跑线上便感受到了来自所有希望她赢的人的压力。
  
  距离终点还有100米的时候,一个选手超越了她,然后又是一个。“这两个女孩夺走了我的梦想和生活。”她说,“我记得那一刻我在想:‘我不能不赢——我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在那一瞬间,她决定摔倒。“头撞在地上的那一刻,就像有一盏灯亮了。我记得我对自己说:‘你真是一个白痴。你在奥运会的决赛中摔倒了,起来,不完成比赛你就是一个失败者。’那很可能是我头一次说自己是一个失败者。于是我站起来,跑过终点线,当时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糟糕。我觉得自己让所有人失望了,我彻底崩溃了。”她从不对教练说自己可能赢不了。“那种想法绝对不能有。如果你确实这样想,也不能对任何人说,因为那显出你的软弱。”汉密尔顿开始备战2004年的奥运会,但在最后一刻退出了。在随后的一年里,她非常沮丧,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
  
  梅茨尔说,对于一些运动员而言,一次失败就会改变他们对待自己的项目的方式,并对他们日后的生活造成影响。“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在一场只有两三分钟的比赛里获胜。一星期7天、一天18个小时的巨大压力就是你的生活重心。如果你在醒来的每一个小时里都想着人生最重要的那一刻,但你没有成功,试想那个压力有多可怕。”
  
  很多专家和梅茨尔一样,仍然认为专注于胜利是运动员保持心理状态的重要一环。要说服运动员不这样想是不可能的,甚至没有任何益处。“如果你想着自己会输,那你很可能就输了。”梅茨尔说,“我觉得让运动员作好失败的准备并不现实。”
  
  但最近,很多参与奥运会那种高规格赛事的心理学家提倡一种不同的方式。彼得·哈伯尔是美国队的资深心理学家,负责管理顶尖奥运会选手的心理健康。他认为失败的想法是无法避免的。“你越是不去想它,它就越可能出现。”哈伯尔说,“我会鼓励运动员坦然面对这个问题,明白输赢都是运动员生涯的组成部分。”
  
  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哈伯尔和失利的运动员共同面对失败,他会特别关注遭受重大或意外失败打击的运动员。“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有点像伤心的几个阶段。”他说,“很重要的一点是陪着运动员,帮助他们明白那一刻虽然非常痛苦,但总会过去的。”
  
  运动员受失利影响的程度与多种因素有关。根据梅茨尔的说法,在体育之外有其他兴趣的人更容易走出阴影。他还发现性别也有影响——女运动员失利后更容易自责。在团体项目中,运动员会得到更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