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假如你走来,我将拥抱你

假如你走来,我将拥抱你

时间:2018-10-09 来源:admin 点击:

  2008年8月8日本应该是我最幸福的一天。我和毕锦宏定好了在那天举行婚礼,我要成为毕锦宏最美的新娘。用毕锦宏的话说是“与奥运同行,为我们喝彩”。我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慢,期盼着8月8日早点到来。
  
  我们相恋六年,感情一直很好,发誓要一起慢慢变老。可就在离我们结婚还有二十天的时候,毕锦宏开车出了事故,永远地离我而去。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击碎了。
  
  我和毕锦宏是高中同学。他有着一张白皙俊俏的脸庞,清澈的眼睛里时时透着不屑,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他很活跃,人缘非常好,特别招女生喜欢。但因为太过活跃,经常调皮捣蛋,成绩也一落千丈。我从小就是乖乖女,学习勤奋努力,成绩名列前茅。按理说,我们俩本来应该毫无交集。
  
  一次体育课上,我忽然晕倒。恍恍惚惚中,看到毕锦宏的侧脸。在校医院醒来的时候,同桌告诉我,是毕锦宏第一时间背起我,往校医院跑。“他一脸着急的样子,跟平常捣蛋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同桌说。我心里一热。
  
  当天输完液,我在食堂遇到他,跟他说谢谢。他脸一红,随即跑开了。之后,我的书桌洞里,经常出现鸡蛋、火腿、水果等。有一次,他给我留了张纸条,叮嘱我好好吃饭,说身体是追求梦想的资本。他还说,自己的字太丑了,鼓足勇气才写了这张纸条。
  
  一来二去,我们慢慢成了朋友,经常在晚自习的间隙,一起爬到楼顶看星星。他对天文很感兴趣,教我根据季节辨认星座。有一天晚上,他忽然跟我说:“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吧?”我的心里像揣着一只小兔子,既激动又兴奋,还有一点紧张。我也喜欢他,但我牢记着妈妈的话“谈恋爱最耽误学习”。深思熟虑后,我给他写了一张纸条说:“你什么时候能考入班级前十名,我什么时候做你女朋友。”
  
  我猜测着他能给我的各种答复,出乎意料的是,他只字未提。我心里七上八下,一边希望他永远不要回复,一边又担心他打退堂鼓。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偶尔和他四目相对时,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火辣辣的,尴尬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他变了,上课不再睡觉了,向老师提问的次数多了,自习课也听不见他说话了。有一天晚自习结束,班里只剩我们俩时,他说:范佳颖,把你的英语笔记借给我用用。”我迅速地拿出笔记本,他充满自信地说:“我会努力的。”看着他真诚的眼睛,我心里一阵欢喜。
  
  毕锦宏的努力很快就有了回报,期中考试他从班里的倒数考到了中等。老师都觉得惊讶,令我对他刮目相看。
  
  寒假期间,他给我写了一封信,借用了陈敬容的一首诗《假如你走来》:“假如你走来,在一个微温的夜晚,轻轻地走来,叩我寂寥的门窗;假如你走来,不说一句话,将你战栗的肩膀,依靠白色的墙。我将从沉思的座椅中,静静地立起,在书页里寻出来,一朵萎去的花,插在你的衣襟上。我也将给你一个缄默,一个最真的凝望;而当你又踽踽地走去,我将哭泣——是因为幸福,不是悲伤。”毕锦宏凭借真诚与努力,深深打动了我,没有等到他考入班级前十名,我就答应了他。我们承诺,一起努力读书,考入理想的大学。
  
  高三功课异常紧张,我们俩相互鼓励,相互打气,成绩都进入了班级前五名。我们如愿考进了同一所学校。
  
  像所有大学情侣一样,上课之余,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在图书馆读书,一起复习功课。我读的是英语专业,为了帮我找经典英文原著,毕锦宏跑遍了几所大学的图书馆。为了提高我的英语听力,他每晚陪我看英文电影。每天早晨,我俩挂着耳机,一边听英语一边跑步。他一遍遍鼓励我,与他用英语对话。在他的鼓励下,我的英语口语和听力飞速提升。毕锦宏虽然读的是旅游专业,但仍然没忘记他的天文爱好,他读遍了图书馆里与天文有关的书籍,还在学校成立了一个天文小组,成了一个知识渊博的学霸。
  
  很多时候,我跟他开玩笑说:“你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人,曾经的那个捣蛋鬼真的是你吗?”他笑着说:“努力一把,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聪明。不努力与你并肩同行,怎么有资格做你男朋友?”
  
  我喜欢旅游,毕锦宏便把他暑期实习地好玩的、好吃的都标注出来。我们承诺大学毕业后,每年都要旅行两次。我们对未来怀有各种美好的憧憬。
  
  2007年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回了老家。我在一家外企做翻译,毕锦宏进了一家事业单位。两家父母都非常支持我们的恋情,一起为我们买了婚房,期待我们早日结婚。
  
  我们像燕子筑巢一样一点点装饰着婚房。7月17日我感冒了,当晚一起吃完饭,毕锦宏送我回家。临走前,他在我额头深情一吻,叮嘱我早点休息。可二十分钟后,我们就阴阳相隔。
  
  在医院,我抱着渐渐失去体温的毕锦宏,怎么都不相信他会抛下我永远地离开。我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他,紧紧抱着他不敢撒手。此后的一个月,我固执地认为,毕锦宏只是喝醉了睡着了,等他醒了,就会来看我,像往常一样。
  
  我无法入睡,闭上眼,就是我俩的曾经;走在大街上,看到熟悉的背影,就会冲上前……母亲带我去看心理医生,我在治疗室里嚎啕大哭。
  
  最后,还是毕锦宏的母亲帮我走了出来。她把我带到她家,给我看毕锦宏从小到大的照片,给我讲毕锦宏的童年趣事,毕锦宏喜欢的食物、收藏的玩具……这个四十多岁才生下唯一孩子的母亲,在失去爱子后,又用母亲的宽厚温暖了我。她为我擦干眼泪说:“孩子,锦宏那么爱你,他一定不喜欢看到你哭泣、沮丧,他一定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漂漂亮亮的。”
  
  这些年,毕锦宏的父母待我如亲生女儿,在他们的鼓励下,我慢慢走出了悲伤。他们说,一定有人比毕锦宏更爱我,一定有一份深情,陪我终老。
  
  假如你是那个有缘人,我期待我们早日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