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画中玄机

[新传说] 画中玄机

时间:2018-10-09 来源:admin 点击:

  1。买画
  
  邓云昊到传达室领信时,看到有教务主任刘健的信,顺便帮他领了。
  
  刘健在办公室正慌忙想收起一幅手绘画,邓云昊一眼瞥见画纸底端的落款,惊奇道:“咦,这不是秦星南的画吗?”
  
  刘健随手把画折起装回信封,说:“秦星南?有名气吗?”
  
  邓云昊说:“以前在本市也算小有名气了,我读大学时,他来给我们开过两次讲座,可惜五年前意外丧生。这是谁寄给您的?”
  
  刘健心不在焉道:“不知道,这信没署名,真是莫名其妙。”
  
  邓云昊是学校里的美术老师,闲暇时喜欢淘些字画。秦星南虽然不算名气很大,但谈吐风趣,曾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
  
  周日邓云昊又去了文化市场,他想既然秦星南的画出现了,应该不会仅此一幅的,希望能买些作留念。
  
  他一路闲逛,只听那摊主卖力地吆喝着:“来啊,多幅名人真迹,价格优惠!”邓云昊近前翻了翻他摊上的画作,忽然,在底下发现了两幅秦星南的画,便抽出来问摊主:“这画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说话间看见他的模样,不禁吓了一跳:那人眼上罩着一副大墨镜,脸上是纵横交错的伤疤,其中一道伤疤更是将嘴唇扯歪到了一边,样子颇有些惨不忍睹。
  
  那人见问,欣喜地咧开了嘴道:“你知道秦星南?”
  
  邓云昊答道:“他过去给我讲过课,算是我的老师。这画是真迹吗?”
  
  那人急道:“百分之百真迹!看在你识画的份上,一百块一幅给你怎么样?”
  
  邓云昊便开心地买了下来。
  
  第二天去了学校,邓云昊找到刘健,请他拿出匿名寄来的那幅画,他要和买来的画对比一下。刘健听说他在文化市场也买到秦星南的画,有些吃惊。
  
  邓云昊将画摆在一起,仔细观察了一番,点头道:“是一样的,应该是同一个人所画,可能真是秦星南的遗作。”
  
  刘健不解道:“可按你说,他都死了五年了,隔了那么久,怎么现在忽然就出现了他的画作呢?”
  
  邓云昊说:“也许是最近才流传出来的吧。倒是你那幅画,为什么……”他忽然顿住了,紧盯着刘健的那幅画,少顷失声惊道:“这原来是一幅画中画!”
  
  2。画中画
  
  邓云昊仔细搜索了半天,一共找出了三个头像,让他吃惊的是,其中一个头像竟和刘健十分相像。
  
  刘健也很惊讶,说:“真的有点像我呢。”
  
  邓云昊道:“哪里是像?我觉得根本就是你。奇怪,你的头像怎么会出现在他的画作里?”
  
  刘健脸色有些难看,半晌才道:“这不可能……我想,也许是什么人的恶作剧。”
  
  一句话点醒了邓云昊,这些画的笔迹和纸张似乎都太新鲜了点,可能真不是5年前的画作。他拿了画去找书画专家鉴定,果然,专家认为,这几幅画是新近所作,以此推论应当不是本人真迹。
  
  邓云昊把专家的鉴定结果告诉了刘健。刘健皱眉道:“最近画的?奇怪,会是谁呢?”邓云昊笑笑说:“秦星南是我的老师,我想查清楚是谁在伪造他的画?究竟有什么用意?”他邀刘健一起去找那个卖画人。刘健连连摆手道:“算了,无非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寻我开心,我才没那么多功夫去跟他瞎耗,把它撕了吧。”说着就抓起了那幅画。
  
  邓云昊眼疾手快地拦下来,说:“刘主任,您不喜欢就送给我吧?怎么说这人也挺有才的,能画出画中画来。”
  
  刘健无奈地看着他把画收了起来,想想又道:“这样吧,市场那边我是没时间去了,不如你画一幅那人的画像给我,我拿去给我老婆认认看,说不定是她的朋友开我玩笑。”
  
  邓云昊就回忆着卖画人的样子画了一幅小画给刘健拿走了。回头看看桌上那幅画中画,忽然技痒起来,拿了纸笔,依葫芦画瓢地照样画了一幅。一对比,竟也惟妙惟肖,不禁得意,装进了衣袋。那幅买来的原画,他怕容易弄丢,就放在了宿舍。
  
  谁知到了周日,邓云昊准备带着画去文化市场找卖画人时,却发现那幅画不见了!
  
  3。旧照片
  
  邓云昊翻遍了宿舍都没找到那幅画,最后只好带着自己仿的那幅去文化市场找卖画人。邓云昊问他:“秦星南的画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是不是你画的?”
  
  卖画人警惕道:“你是什么人?”
  
  邓云昊道:“我是刘健的同事,前些天有人匿名寄了这样一幅画给他,我很好奇,因为秦星南已经死了五年了。”
  
  卖画人哆嗦了一下,低下头喃喃道:“可不是?五年啦,他死了五年了……”
  
  邓云昊觉得他很奇怪,还想再问,那人再也不搭理邓云昊,邓云昊只好怏怏地离开了。
  
  下午,邓云昊跑到市图书馆查找五年前的报纸。终于,在五年前8月20日的一份报纸中,他看到了这样一条标题:“青年才俊户外探险遭遇不幸”,正是有关秦星南失事的报道。
  
  报道中提到,秦星南一行四人自行组织到玉屏山探险,结果秦星南不幸失足坠崖。搜救队后来下到崖底,发现了很多血迹,但未找到尸骸,估计秦星南是凶多吉少。
  
  这篇稿子旁还附了一张四人团队的照片,四名全是青年男子,刘健竟也赫然在列。邓云昊急忙拿出画中画对比,果然,画中画的四个头像,正都是照片中的四人!
  
  邓云昊不觉对刘健起了疑心。他和秦星南,以及画中画的其他两人分明是相识的,为什么却矢口否认呢?再想到画中画的原本,看来也极有可能是刘健偷去的,最近他来过宿舍好几次,趁他不备拿走不是难事。
  
  邓云昊想还是得找卖画人,他转身进了电子阅览室,找了台电脑,打开QQ,在同城派对群上发言,描述了卖画人的样子,问有谁认识这人。
  
  有个网友告诉他,前几日论坛上有个帖子在搜人,帖中那幅画上的人很像邓云昊描述的这个人。
  
  4。卖画人
  
  邓云昊立刻上了本城论坛,搜索片刻,果然看到一个两天前的帖子,上面贴出了卖画人那幅肖像画,有人正在征询知情者提供画中人的信息。邓云昊一眼认出,这幅画正是自己帮刘健画的那幅,看来刘健背地里也在找卖画人。
  
  有个网友声称那画中人就是租住他家房子的一个房客,总是独来独往,好像靠卖画为生。
  
  邓云昊注意到这个回帖发布的时间是昨天,不知刘健看到了没有。
  
  他赶紧发了个网上消息给那个网友,打听租房的具体地址。第二天天蒙蒙亮,他就再也躺不住了,爬起来穿上衣服出了门。
  
  卖画人租住在一条僻静的巷子里。邓云昊敲了半天门,却没人应,他心里起疑,凑近细听,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却闻到一丝怪味。他抽抽鼻子,忽然醒悟过来:是煤气!
  
  邓云昊急忙打了110。警察破门而入,将卖画人送去了医院。
  
  警察勘查了现场,检查发现,煤气阀没关紧,上面只有卖画人的指纹,像是自杀。邓云昊在一旁听了却脱口道:“不可能是自杀!”
  
  一位姓刘的警官问他为什么,邓云昊便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告诉了他。刘警官表示会进一步调查,让邓云昊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他。
  
  经过抢救,卖画人脱离了危险,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邓云昊希望事情能弄个水落石出。他又去了卖画人的住处,找到房东,说自己是卖画人的侄子,目前叔叔短时间内无法出院,他愿意先替叔叔预付三个月的房租,请房东代为留房。
  
  房东拿到钱自然欢喜,加上知道是邓云昊报的警,因此很放心地开了门让他进去。
  
  屋内堆了很多书画,邓云昊捡了些日用品打包,翻翻那些画,发现都是些知名画家的落款,其中也杂夹有少部分“秦星南”的落款。他随手拉开抽屉,目光一下被一只录音笔吸引住了。一个画画、卖画的潦倒中年人,居然用这样的东西。
  
  5。一段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