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罪恶的摇篮

[传奇故事] 罪恶的摇篮

时间:2018-10-09 来源:admin 点击:

  1。摇篮
  
  清朝末年,岭南有个杨姓的大户人家。早年,做丝绸生意起家。如今,杨家已经富甲一方,开的“秀水绸缎庄”日进斗金。前些年,杨老爷去世了,将万贯家财留给了独子杨少杰。
  
  杨少杰16岁时,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苏淮秀。不料,过了三年,苏淮秀都没生下一儿半女。眼看香火无望,老夫人便张罗着为少爷纳妾。刚巧,杨少杰喜欢上了青楼的一个女子柳鸳,非要纳她为妾。老夫人没办法,只好应允。也是老天长眼,隔年,柳鸳就生了个大胖小子。这下,老夫人喜上眉梢。而柳鸳也母因子贵,在杨家得了宠。
  
  孩子刚摆过百日宴,杨少杰就喜滋滋地出门经商了。这天夜里,柳鸳突然在房里尖叫了起来。很快,老夫人带着几个丫鬟冲了进来。刚进门,就见柳鸳蜷缩在床上,不停地颤抖。老夫人诧异地问:“怎么了?”柳鸳指着摇篮里的孩子,哭着说:“娘,有鬼呀……”老夫人抱起孩子,气呼呼地说:“这分明是我的孙子宝儿,哪里来的鬼?”柳鸳结结巴巴地说:“刚才,宝儿半夜醒来大哭,我就起来给他喂奶。谁知,宝儿小脸憋得紫红。我赶紧抱出来,宝儿就不哭了。喂完奶,我又将宝儿放进了摇篮。谁知,他又无端大哭起来,小脸憋得紫红,仿佛摇篮里有个人正在掐他的脖子。你们进来后,就又恢复了正常……”老夫人听罢,突然脸色大变,吩咐丫鬟们先出去。
  
  丫鬟走后,老夫人迫不及待地问:“快告诉我,还有什么怪事?”柳鸳摇了摇头,焦急地问:“娘,这个摇篮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沾过什么脏东西?”老夫人沉下脸说:“胡说什么呢?这摇篮,是老爷当年请岭南最好的工匠做的,用的是最好的藤木。少杰小时候还睡过呢,一直都相安无事。你产后太虚弱,一定产生了幻觉!”说罢,将孩子放进摇篮,转身匆匆走了。
  
  第二天夜里,老夫人刚躺下,又听见柳鸳在房里厉声尖叫起来。老夫人赶紧又跑了过去。见柳鸳披头散发,孩子正躺在地上哇哇大哭。老夫人心疼地抱起孩子,责怪地问:“又怎么了?”
  
  柳鸳颤抖地说:“娘,吓死我了!刚才,宝儿又半夜大哭。我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陌生的娃娃慢慢从摇篮里爬了出来。他一边爬,一边凄厉地喊道:‘还我命来……’然后,你就进来了,这娃娃突然又变成了宝儿!”老夫人狐疑地问:“陌生的娃娃?”柳鸳点了点头:“是啊!那娃娃跟宝儿差不多大,身上系着一个荷花肚兜,小脸一点血色也没有。对了,他脸颊上还有一颗黑痣!”老夫人听罢,差点瘫软在地。柳鸳诧异地问:“怎么,真有这个孩子么?他是谁?”老夫人慌乱地说:“没有!这房子可能进来了脏东西,明天我就请法师过来驱赶!”当晚,老夫人搂着孩子,跟柳鸳同榻而眠。
  
  2。老夫人
  
  第二天,老夫人果然悄悄请了一个大法师,在家里做了法。尤其是在柳鸳的房间,既贴上了符咒,又摆上了佛器。
  
  当晚子时,整个杨府静悄悄的。突然,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老夫人挽了一个篮子,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此时,天空已经一片漆黑。老夫人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回头看。最后,来到了一座荒芜的乱坟岗。在一个满是荒草的坟头,老夫人跪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当年,是我太狠心!可是,我那孙儿是无辜的,求求你,放过他吧……”说罢,在坟头烧起了纸钱。
  
  突然,一阵疾风袭来,将沾着火苗的纸钱纷纷吹上了天。老夫人吓得不停地磕头:“求求你,饶了我那孙儿……”话音未落,就听坟后有人长叹:“我死得好惨呀……”老夫头下意识地抬头,见一个穿着荷花肚兜的娃娃从坟后走出来,双手不停地在风中挥舞。刹那间,老夫人吓得魂飞魄散,丢下篮子转身就跑。
  
  回家后,老夫人就一病不起了。郎中把脉后,说:“她是被吓丢了魂,一定要好好调养!”随后,开了几副安神的药。
  
  这天夜里,老夫人朦朦胧胧睡到半夜。突然,窗户吱呀一声开了。月光下,一个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这个毒妇,还我儿子……”老夫人循着声音,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张牙舞爪向她走来。刹那间,老夫人吓得大叫一声,便瘫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清早,丫鬟发现,老夫人已经气绝身亡。顿时,杨家上上下下乱作一团。柳鸳哭罢,赶紧派管家杨安去给少爷报信。没想到,杨安刚要出门,少爷刚巧经商回来了。
  
  杨少杰听闻娘一夜暴亡,哭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末了,杨少杰问:“娘究竟是怎么死的?”柳鸳哭着说:“我也不知道!那天,家里刚做完法事。当晚,娘不知去了哪里,回来就一病不起了!莫非,府里真有什么脏东西?害了宝儿可怎么办?”杨少杰摆了摆手:“别胡说八道!家里哪有什么脏东西?娘已经死了,别再扰乱她的清静!”柳鸳只好不吱声了。当即,杨少杰开始张罗起丧事来。
  
  三天后,老夫人入土为安了。按习俗,杨少杰要在娘的坟前搭一个棚子,守灵七天七夜。这段时间,他吃住都在那里,万万不能离开。不然,老夫人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而杨少杰也会背上不孝的骂名。临走前,柳鸳安慰道:“相公,你就安心在外面守灵,我会替你打理好一切!”杨少杰点了点头。
  
  3。天火
  
  那几日,杨少杰安安静静地在坟前守灵。每天,管家杨安都会按时送来一日三餐。偶尔,杨少杰会问:“一切都好吧?”杨安总是恭敬地说:“放心吧,少爷!二夫人精明能干,将绸缎庄和府里都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杨少杰赞许地点了点头。
  
  转眼,七天过去了。第八天清早,杨少杰睡在棚子里还没起床。突然,有个街坊急急地跑了过来,大喊道:“杨少爷,出大事了!”杨少杰诧异地问:“怎么了?”街坊气喘吁吁地说:“昨晚,你家突然遭遇天火,结果,府上十几口人无一幸免……”杨少杰听罢,差点晕倒在地。
  
  在街坊的搀扶下,杨少杰哭着跑回了家。远远地,杨少杰看见曾经金碧辉煌的宅院,变成了一片断瓦残垣,简直惨不忍睹。此时,县衙已经将烧焦的尸体抬走了。很快,知县派人将杨少杰带回了衙门。
  
  在停尸房,杨少杰看见两排烧焦的尸体被白布罩着,静静地躺在地上。知县问:“杨府上上下下总共多少人?”杨少杰哭着说:“不算草民,总共18口人!”知县抬手数了数:“嗯,一个也没少!你要不要揭开白布看一看?”杨少杰摇了摇头:“多谢大人,草民心痛不已,哪里还忍心去看?”
  
  回到公堂,知县狐疑地问:“杨少杰,你觉得这火是从哪里来的呢?”杨少杰想了想说:“可能是家母灵堂失火引起的?比如,窗户没关,风吹倒烛火;或者,老鼠贪吃灯油,碰到了蜡烛,丫鬟贪睡一时没发觉……”知县捋了捋胡子说:“可是,有一个现象很奇怪!据验尸的仵作说,火灾发生时,二夫人柳鸳竟然和管家杨安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更奇怪的是,柳鸳手持匕首,刺中了杨安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