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如何让自己安心

如何让自己安心

时间:2018-10-10 来源:admin 点击:

  看到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时,我接通,对方是一个沉稳的女声:“你好,我们这里是省血液病防治中心……”
  
  其实我自己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了:那年血液中心正在学校搞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活动,好多同学当时都填了表,表示同意参加活动,我也不例外——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
  
  挂上电话,我的脑子里还回荡着电话里的声音:“是这样的,您的血液和我们的一个患者初步配型成功,能请您抽空到我们血液中心来一趟,作个进一步的检查吗?”
  
  白血病,除了很多年前看的《蓝色生死恋》之外,我几乎对这个名词没有概念。一整天我的脑袋里都盘旋着这件事。
  
  那天晚上我查了大半晚的资料,简单地说,捐献造血干细胞要通过一个特殊仪器,把全身的血从这个仪器里过一遍,提取出干细胞,再把提取出来的干细胞移植给配型成功的白血病人使用。
  
  可话说起来简单,看完这些资料,我只觉得非常后悔,后悔干吗签那个意见。全身的血都出来过一遍,过程中万一哪里出了纰漏怎么办?我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风险,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关上电脑后我已经作了决定,就当这事没发生过。我关了手机,努力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和一点点的杂音清除掉,让自己快一点睡着。
  
  后来的两个星期,我的手机又显示过那个号码,可每次看到,我都由着它不断地闪啊闪,把声音关掉,直到它变成一个未接来电。路过电信营业厅时看到里面正在搞优惠活动,我办了新的卡。
  
  把手机卡从电话里拔出来时,我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是的,现在这个电话再也找不到我了。
  
  春天开始,我常常感到耳鸣、头晕,去医院检查时,医生告诉我,我得了听神经瘤,手术切除就可以了,但是可能会有短暂的耳聋现象。
  
  我在医院里住了3个星期,手术刚结束时只能把没开刀的一边耳朵转向说话的人努力听他们的声音。手术前的极端惶恐、手术后的痛楚、等待时的寂寞,我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深深理解。而我好歹还在痊愈的过程中,那些不那么幸运的人呢?
  
  我的病房楼上就是血液病房。有一次我绕过那里,看到那么多病人,尤其是孩子,沉默地躺在床上,而他们的家人一语不发地坐在旁边,空气里滞涩的绝望足够把人击倒。护士们告诉我,内地往往没有完善的干细胞储备,等待台湾或是海外的配对希望则非常渺茫,而前几年开展的普及干细胞库的工作又不顺利。
  
  听到这些话时,我沉默之余感觉无比惭愧。干细胞捐献者其实是很安全的,我却惊慌失措地逃跑了。那个当时也许有一线生机的人,他的希望,是在我手上被掐断的吗?
  
  办完出院手续那一天,我打听了血液病防治中心的地址,准备用最快的时间重新去登记我的资料。这一次如果需要,我不会再有任何退缩。
  
  人活在世上,永远不要吝啬对人的帮助,让自己安心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