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原来,父亲根本没那么坚强

原来,父亲根本没那么坚强

时间:2018-10-20 来源:admin 点击:

  1
  
  三月,我在携程网订了机票和酒店,准备五一小长假带父亲去云南玩几天。之所以选择山高路远的腾冲,主要是向往那里的蔚蓝天空。
  
  近几年,父亲住的城市雾霾严重,经常一连几个星期见不到太阳。甚至,很多时候,连晒被子这种平常的事亦成了奢侈。
  
  打电话回去时,父亲对家乡不理想的空气质量总是轻责薄怨。虽然听他唠叨会觉得心烦,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样的生存环境,换作我,更是难以忍受。
  
  确定行程时,他还支支吾吾地推辞。说什么年纪大了,只愿意待在家里,哪儿都不想去。只是,纵然隔着数百里的距离,我依旧能够听出他内心的期待。他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是怕我花钱罢了。
  
  我从网上找了几张腾冲的风景图片,给他的手机发过去。很快,耳边已传来他按捺不住的惊喜:“这么蓝的天,这么好的阳光啊!”
  
  “心动了吧?爸,赶紧把自己拿过去晒晒吧。在家里再憋下去,你都快发霉啦!”
  
  是啊,母亲去世后,感觉父亲变了很多。以前,他的嗓门很大,说话像敲锣,震耳欲聋的。如今,不仅声音低沉了,而且脾气也变小了。最让我想不通的是,母亲在的时候,他天天想尽各种理由往外跑。我打电话回去时,他几乎从不在家。因为这件事,母亲经常跟我抱怨,说他宁可在外面看别人下棋,一站一下午,也不愿在家待着。孰料,母亲离开后,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却不再出去了。每次打家里的座机,总是响一声就接通了。
  
  说实话,我对父亲的感情很平淡。甚至,小时候还恨过他。记忆里,他经常发火,动辄冲我吹胡子瞪眼,没有一点慈父应有的样子。我分明是个女孩,他却重男轻女,一直把我当儿子养。上小学的时候,别的小女孩都扎着蝴蝶结学唱歌学跳舞,我却被他逼着每天跑两千米田径。最让我自卑的是,由于被他打扮成了假小子,直到上了高中,也没有男生愿意跟我同桌。后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点大学。令我不解的是,学校离家只有十站地,他却非让我住校,连周末都不让我回家。当时,我甚至怀疑过,自己是否是他亲生的孩子……
  
  过去种种,如同身体上的旧伤口,虽然结了痂,依旧是一碰即痛。只是,痛又如何?相同的血型、相同的星座,甚至,连门牙都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他,不管怎样,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2
  
  出发那天,跟他相约在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门口见。只是,我和儿子小宝等了足足两小时,几乎望眼欲穿了,也没看到他的影子。最让人上火的是,我这边手机都快打爆了,那边却一直提示关机。
  
  这么关键的时候,怎么能关机呢?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向从容的我,再也沉不住气,整个人像个吹得鼓鼓的气球,随时都会爆裂。
  
  好在,登机前半小时,我终于看到他一脸焦急地跑过来了。忍着一腔怒火,让他跟在我身后,换了登机牌,然后一起进了候机大厅。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气势汹汹地问他为什么关机。他脸上泊着内疚,声音低低地答:“昨晚忘记充电了。哎,爸真的老了,下了火车往机场赶的时候,竟然坐错地铁的方向了……”
  
  他一边擦汗,一边从塑料袋里掏出一些零食,一脸讨好地招呼小宝过去吃。小宝跳到他腿上,跟他肆无忌惮地亲昵着。阳光从宽大的玻璃窗照进来,在爷俩身上洒了一层暖暖的金黄。这一刻,我突然感到一阵恍惚。时光倒流,倏然回到二十年前。父亲变成了母亲,他怀里的小宝则变成了我,我在母亲怀里尽情地撒着欢,笑声清脆得能把空气震碎。
  
  “姥爷,你出去玩还穿西服啊?”小宝稚嫩的声音,把我从回忆里拽了回来。
  
  父亲嘿嘿一笑,问:“不合适吗?小宝觉得姥爷应该穿什么衣服呢?”
  
  “跟我一样,穿夹克呀!妈妈说,西服一般在重要的场合才会穿呢。”
  
  这时,我才注意到,64岁的父亲,为了这次腾冲之行,竟然着意打扮了自己。笔挺的烟灰色西装,里面搭配崭新的白衬衫,还扎了条藏蓝色领带。另外,短短的小平头,提醒我在出门前他还特意去理了发。是啊,1949年出生的他,对出门、参加婚宴、亲朋聚会等事情有着非同寻常的隆重感。这是时代的产物。对上一辈人而言,似乎人生所有的努力,都是为那些他们眼中的重要场合准备的。我看了看他脚上擦得锃亮的黑皮鞋,想说什么,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如果在以前,我一定会提醒他这是去旅行,不是去开会。皮鞋穿在脚上虽然体面,却不适合长时间走路。何况,他是先天扁平足,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好在,现在我不会了。母亲的突然离去,让我一下成熟了很多。岁月教会了我包容,让我学会在相处中尽量不扫他的兴,接受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于是,我微笑着说:“爸,脚累了告诉我,我给你带了双老北京布鞋呢。”
  
  他扬起嘴角,眼睛弯弯地冲我一笑,脸上漾着以前不曾有过的慈祥。
  
  我知道,流年里,不仅我变了,父亲也变了。这样的时刻,即使我情急之下吼他几句,他也不会冲我发火的。我们都学会了宽容彼此,懂得了替对方着想。
  
  父亲老了。其实,面对一天天长大的小宝,我又何尝不是呢?
  
  3
  
  下了飞机,父亲的目光瞬间被蔚蓝的天空以及洁白的云朵所吸引。他拒绝了我递过去的遮阳帽、太阳镜,闭着眼,把头向后仰,尽情地享受阳光的照耀。
  
  打车去了预定的腾冲官房大酒店。别墅型,五星级,车接车送,包三餐。看着房间里豪华的装修,父亲的眉头蹙了起来。听服务生说房费每晚888元时,更是惊得半天合不拢嘴。他定定地看着我,眼神里分明写着:你真是疯了!简直是个败家子!
  
  接下来,他似乎把好长时间的唠叨全部攒在一起了,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了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大道理。而且,还对房间里的先进设施逐一进行了贬低。我知道,他的目的是想换一间便宜些的房子。
  
  我告诉他,这是从网上预定的,打折后很便宜。咱们一共才住三天,又不是长久地定居在这里。况且,现在正是旅游旺季,宾馆处处爆满,早已没有空闲的房间了。
  
  听我这样说,他只好无奈地接受了。虽然依旧抱怨这儿不值那儿不值,每天却早早起床,兴致盎然地躺在小花园的藤椅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享受鸟儿的歌唱了。
  
  在腾冲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进行了一次长谈。
  
  活到30岁,这还是我跟他第一次促膝谈心。我们谈母亲,谈爷爷奶奶,谈过去的种种。当然,也谈到了小时候他逼着我跑田径那件事。
  
  他告诉我,4岁的时候,我曾患过结核性胸膜炎,差点要了命。他天天逼着我跑步,是为了增强免疫力。他说,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重要。他宁愿要一个假小子,也不能让女儿这辈子成为依靠打针吃药才能过活的病秧子。另外,我考上大学那年,他出了车祸。腿上打了三处钢针,整整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他是怕我担心,影响学习,才隐瞒了真相,坚持让我住校的。
  
  竟是一场误会。我想,如果我和他早一些沟通,这么多年,那些刻在心头的伤,应该早已烟消云散了吧?
  
  原来,不是别人阻碍了我们的幸福,而是亲人之间的彼此猜疑,没有足够的信任,导致幸福离我们越来越远。
  
  4
  
  返程时,本打算到了北京各回各家。站在西站宽阔的广场上,望着他孤单的身影,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几乎是瞬间,我决定陪他回家住两天。他得知后非常开心。在候车室等待时,他与小宝嘻嘻哈哈地做游戏。我站在一旁,一手拿着他的上衣,另一手提着小宝的水瓶。我痴痴地望着他们,倏然间,竟落下泪来。眼前一老一小两个男人,无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越来越老的,是我的父亲。他养大了我。越长越大的,是我的儿子。与父亲一样,我将用点点滴滴的爱,慢慢地把他养大。
  
  到家时,天竟然放晴了。蓝蓝的天空,飘着大朵的白云。
  
  父亲说,你看,老天爷都盼你回来呢。
  
  只这一句,竟惹得我潸然泪下。的确,母亲去世一年来,我以距离远,工作忙为理由,几乎没回过家。一是觉得跟父亲没什么可说的。二是认为他身体还不错,完全能够照顾好自己。
  
  然而,当我走进家门,才发现,我的想法全错了。
  
  因为,这个家,跟母亲在的时候太不一样了。
  
  以前,母亲养了很多花。仙客来、迎春、二月兰、茉莉等等,还没进门,花的芬芳已经扑鼻而来。可是,仅仅过了一年,妈养的花竟然一盆都没有了。
  
  他低着头,叹息秋叶般纷纷落:“唉,怨我没有侍弄好,都死了。”
  
  最让我惊讶的是厨房。脏乱就不必说了。打开冰箱门,里面汹涌而出的酸臭味能把人熏死。角落里,堆成小山的啤酒瓶以及方便面的空袋子,顷刻晃出了我的泪。
  
  原以为他很坚强。母亲离开后,他还能跟以前一样,每天穿得体体面面的,认认真真做饭,荤素搭配着,过舒舒服服的小日子。
  
  原以为,他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让我放心的话都是真的。殊不知,他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事实上,母亲的离开,几乎抽走了他所有的精气神,他再也没有心情出去看下棋,甚至,连为自己精心地炒一个菜,亦是不能够了。
  
  离开时,我决定带他一起走。我需要父亲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我想知道他每天几点睡觉,几点起床,一日三餐,吃的都是什么。
  
  我终于明白,其实,他根本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