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孤狼

[中篇故事] 孤狼

时间:2018-10-21 来源:admin 点击:

  1
  
  阳春三月的早晨,江家庄江府后堂,护院小刀站在屋檐下,怀里紧紧抱着一把小刀,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那道刀疤显得异常狰狞。小刀其实不叫小刀,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连他自己也忘记了。小刀这个名字是江家大小姐江雪荑给他取的,他很喜欢。他也很喜欢江雪荑,可是这个秘密他一直埋在心底。
  
  三年前那个雪夜,在一辆马车上,等小刀醒来,他看见一个美人白皙如玉的肌肤,她伏在他的身体上,用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温暖他。这个女人就是江雪荑。
  
  看见小刀睁开眼睛,江雪荑惊叫着红着脸背过身子。“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小刀赶紧闭上了眼睛。
  
  后来,江雪荑告诉小刀,她是在路边救了昏迷不醒的他,他身受重伤,已经躺在雪地里几乎冻成了一根冰棒。在马车上那样做,她是救人心切,希望他忘了那天的事。可是小刀忘不了,他甚至可以忘了他过去的一切。
  
  那以后,小刀就跟在了江雪荑的身边。因为江家庄不是很太平,附近有一伙土匪经常到江家庄抢劫。听说匪首孤狼,狡诈凶狠,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江老爷见小刀会些功夫,就把他留下来保护江雪荑。这一点,小刀求之不得。
  
  江家大小姐江雪荑,远近闻名的美人。她与云林山庄“流星剑”付云帆少庄主从小定亲,郎才女貌可谓一段佳话。今日正是付云帆上门提亲的日子。
  
  “小刀,外面这么热闹,是不是付公子他来了?”屋里传出一阵轻柔的声音。紧接着门开了,一个紫衣绿衫的华丽女子走了出来。
  
  小刀的心一紧,听得出江雪荑这声音里还有脚步声里都有着按捺不住的焦急和惊喜。她等的那个人就要来了,她高兴得眉开眼笑。而他却有些心痛,他没有回答,只是握刀的手紧了紧,脸上的刀疤似乎还在隐隐作痛。
  
  “小刀,你怎么,伤疤又痛了吗?”江雪荑伸手过来抚摸小刀的脸。那手如阳春白雪,温柔如春风拂面。
  
  小刀往后退了一步,江雪荑的手落空了,她怔在了原地。
  
  “小姐,对不起。这样付公子看见了不好。”小刀的头埋得更低了。江雪荑的美摄人心魄,他从来都不敢直视她。他知道自己配不上江雪荑,只是默默地站在她的身边守护她,他的心就是安宁的,没有内心莫名奔腾的狂躁。
  
  江雪荑咯咯地笑,“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呢?小刀,你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样。”
  
  弟弟,原来她只是当他弟弟。她总是这样说,她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刺痛他。
  
  “小姐,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丫头小荷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张?”江雪荑拦住小荷。
  
  “付公子受伤了。”
  
  江雪荑花容顿失,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2
  
  付云帆满身是血从马上跌了下来,瘫倒在江府门前,早已昏迷不醒。守门人赶紧禀告了江老爷。
  
  “一定是孤狼干的,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江老爷捶胸顿足。
  
  “付公子……”江雪荑走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付云帆,感觉天旋地转。
  
  小刀蹲下身,探了探,发现付云帆经脉寸断,受了很重的伤。付云帆是个高手,能把他伤成这样的人,一定不简单。
  
  江老爷一边安排找郎中过来医治,一边派人去云林山庄报信。
  
  一年前,小刀跟随江雪荑和江老爷去过云林山庄。那个白衣俊朗的少年付云帆,正在山庄里舞剑,剑如流星,快如闪电,围观者无不拍手称赞。少年收剑,唇角微扬,傲然无物。
  
  江雪荑一时兴起,飞身跃入,双臂一挥,云袖直击,漫天飞舞。
  
  衣袂飘飘,裙裾飞扬,一白一紫,犹如游龙戏凤。看得小刀怔怔出神。
  
  回来的时候,江雪荑满脸幸福地对小刀说:“小刀,一年后阳春三月,他就会上门来提亲了。”
  
  今天付云帆如约来了,只是已经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了。这怎不叫江雪荑伤心欲绝。
  
  江雪荑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付云帆的床前,任谁也劝不走。
  
  小刀静静地立在窗外屋檐下,看着江雪荑的背影,一直没有离开过,也没忍心进去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