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体贴如你,我就嫁了

体贴如你,我就嫁了

时间:2018-11-04 来源:admin 点击:

  情人节那天,我独自去看了电影《我愿意》,当唐薇薇看到自己的客户竟是七年前不辞而别的恋人时,一向坚强洒脱的她躲在卫生间里痛哭流涕。银幕下的我也哭出了声音。
  
  唐薇薇与王洋相恋七年,我与刘志恒在一起八年,从19岁到27岁。就像众多惨败的马拉松恋爱一样,我们的爱情在临近终点时,死于非命。刘志恒的话还在耳际回响:丁嘉宁,离开我你会后悔的。他吼得竭斯底里,我走得泪流满面。
  
  很多人说,若人生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在与刘志恒经历了无数争吵后,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第一次见他,他一身天蓝色运动服,小眼睛微微眯着,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打在他的脸上。看到我,缓缓走过来,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分开后的很多个夜晚,这个画面都在脑海里浮现,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个朝气明朗的阳光少年会在毕业几年后,变成一个不择手段又贪婪的世俗男。
  
  在徐州师范大学一起读书生活的日子,我们度过了快乐的时光。我学英语专业,他学体育专业。因为来自农村,家庭条件不好,他很努力,对未来有着诸多的憧憬。毕业后,我回南京做了一名小学英语老师,他不愿回老家所在的小县城做体育老师,也来到南京。最初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做辅导员,虽然叫辅导员,但实际上跟业务员差不多,工资800元加提成,每招来一个学生,提成50元。他做得很卖力,但现实很不乐观,和人租住在一个很偏远的小区,当时地铁2号线还没开通,他每天六点就出门,倒两次车到新街口上班。因为招生难,他常常唉声叹气,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甚至打起我学生的主意,三番五次地让我把他们的宣传单页夹在学生的作业里。学校是坚决不允许这么做的,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他就以接我下班为名,在校门口发给等待接孩子的家长。为此,我们狠狠地吵过几次。可看着他颓败的样子,我也很心疼,就帮他介绍亲戚家的小孩,甚至自己悄悄地掏钱买了课程,送给母亲同事的两个孩子。我不想让他初入社会就处处碰壁,由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成为一个为生活唉声叹气的奴隶。我尽我所能,小心呵护着他脆弱的自尊和美好的梦想。
  
  虽然经常吵架,但我们还是彼此最牵挂的人。每招到一名学生,他都会第一时间发短信告诉我,言语里是掩饰不住的开心;挨批了,受同事排挤了,也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说,嘉宁,我们去吃皮肚面。他一不开心就会去吃皮肚面,放很多醋和辣椒,告诉自己说,生活就是如此,充满了酸甜苦辣,然后吃得满头大汗。我们笑呵呵地说,这就是穷人发泄愤怒的方式。他会像傻瓜一样朝着天空喊:“丁嘉宁,等我有钱了,全世界的美食随你选,咱有直升机,随叫随到。”他稚气而努力的样子,让我很满足。偶尔,我大晚上带着母亲炖的排骨、牛肉等跑到他公司,看他在楼梯间心满意足地吃完。我们像两个牵手奔跑的孩子,相互鼓励着,朝着目标进发。只不过,我们都忘了问彼此的目标终点,在奔跑的过程中,分道扬镳。
  
  父母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他们希望我能找个有稳定工作的,前途明朗的,而刘志恒太不定性了,不知道要遇到多少波折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母亲认为,女孩子是等不起的,“你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他成长?再说,他成长起来了,还会跟你在一起吗?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做了大半辈子医生的父母,深谙稳定的重要性。而当时年少轻狂的我,根本听不进去他们任何的劝诫。
  
  其间,刘志恒换了很多工作,电器销售、房产销售、培训员等等,由于他专业不太符合市场需要,又没有一技之长,求职屡屡碰壁,由原来的意气风发到后来的沮丧颓废。他慢慢地认清了现实,不再好高骛远,像众多生活在城市底层的甲壳虫一样,谈梦想成了奢侈。
  
  2009年5月,经朋友介绍他进入南京一家比较大的医疗器械公司,看到朋友做医疗器械两年,不仅首付买了房,还买了辆轿车,刘志恒也跃跃欲试。
  
  医疗器械普通人毕竟买的少,主要还是医院,在跑了两个月只是卖了几个电子测压计以后,刘志恒再次沮丧了。令我生气的是,他打起了我父母的主意,三番五次地在我面前抱怨在众多医院吃了闭门羹,若有熟人介绍,见到具体负责人,一定能成功。我深谙父母耿直的秉性,尤其是父亲,不可能为他通融。因此一遍遍地婉拒他。没想到,刘志恒再次朝我发了火,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更令人生气的是,刘志恒竟然跑到我父母工作的医院,以我父亲的名义找到了相关负责人,推销医疗器械。结果可想而知,当晚,父母就把我和刘志恒叫到家里,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父亲很生气地告诉刘志恒:“若你真有能力,就要靠自身努力,不要成天想着要别人帮扶,正正当当地成功!”想象过无数次刘志恒和我父母见面的情景,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料到,他们的见面竟是如此狼狈。
  
  或许是为了证明给我父亲看,赌一口气,刘志恒很努力,全国各地跑,慢慢地打开了销路。业绩好了,信心也暴涨。他开始出手阔绰,满身名牌,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吹牛。他再也不去吃皮肚面了,说吃完身上都是皮肚面油腻腻的味道。跟朋友见面,他也要时不时地炫耀自己新买的手表,衬衣的一个袖扣就一千多元,给父母打电话也要显摆说自己买房买车已提上日程……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品位,而在我看来,他愈发像个暴发户。
  
  2010年底,他升职为销售总监。当晚他和同事吃完饭后约我出来。大概是因为喝了很多酒,他说了很多话。他说这些年真的很辛苦,幸亏有我给他信心和温暖;他说对我一直很内疚,因为在推销一笔700万的大单时,他与那所医院的女负责人暧昧不清;他说为了这个销售总监的位子,他不惜一切代价争取……他说了很多,说得我泪流满面。我说,刘志恒,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其实踏踏实实问心无愧多好?他暴跳起来,在饭店大厅里,指着我吼:“丁嘉宁,你不要总是像你父母那样,一副道德君子的模样!我从小到大受的苦受的屈辱你明白吗?我就是要钱,要职位,要生活得光鲜亮丽,让曾经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来仰视我!”他红着眼睛说着,我起身离开。在跑出饭店的刹那,我知道,曾经的那个阳光少年,死了,死在通往今天的路上。
  
  我提了分手,他不同意,一再地道歉和解释,一天一捧玫瑰花送到我单位。记得他当初追我,给我送的花是从学校花园里偷偷摘的,夹在一本我喜欢的书里。而现在,他学会了用他认为的高品质的方式追女孩子。他甚至还给我送了一张白金信用卡,说,嘉宁,我会给你更好的生活,你要相信我。
  
  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我说,那我以更好的生活来交换最初的那个你,可以吗?他一愣,继而表现出厌恶的神色,恶狠狠地说:“丁嘉宁,我真的搞不明白,你的清高能当饭吃吗?尊严能刷卡吗?我有今天不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吗?我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有错吗?你有你的生存方式,我有我的生存方式。”“可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把卡甩给他。
  
  就这样分手了,无数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回想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哭了笑,笑了哭。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嫁一个多么牛的人,也从未想过自己要住洋房开豪车,只是想要一个肩膀,一份相濡以沫,一个温暖明媚的未来。就像我无数次畅想的那样,他在客厅里跟孩子打闹,我在厨房里做菜煲汤。每天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醒来,相携到老。不必讨好谁,更不必谄媚,单单纯纯,简简单单,就好。
  
  眼看28岁生日就要到了,母亲说,该嫁了吧。是啊,该嫁了。我是一个淡泊的女子,平时的爱好就是看书、画画,没有多大的野心,只求岁月静好。若你体贴、善良、工作稳定,喜欢我这样静默的女子,请与我联系。我们一起创造我们的小幸福,托起我们有关家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