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浙东第一镖

[传奇故事] 浙东第一镖

时间:2018-11-05 来源:admin 点击:

  1。可怕的预言
  
  明朝万历年间,宁波府有两大声名赫赫的镖局。一家是彭天胜的天胜镖局,另一家是周正德所开的正德镖局。这两大镖局相互竞争,彼此杀价,一来二去成了仇敌,不过这却让托镖的捡了便宜。因此,浙东一带的顾客都慕名而来。
  
  这日,天胜镖局的大门外来了个矮胖的算命先生。他打出的招牌上写着:看相算命,每客十两!
  
  不到半个时辰,胖子的算命摊前已围了一大圈看客。但是,上前请他算命的却一个也没有。道理很简单,普通的算命先生每客至多收银一钱,而面前这个胖子竟索价十两!大伙儿议论纷纷,都觉得新奇。
  
  挨到日落,胖子仍未做成一笔生意。就在众人纷纷散去的当儿,打远处来了一匹高头大马。马上坐着个面色阴郁的壮汉,此人正是天胜镖局的掌柜彭天胜。彭天胜一眼瞅见算命摊,便跳下马走了过去。
  
  天胜刚接了一笔空前的大生意,有个叫段青云的富商让他们送一盒珍珠去荆州。那盒珍珠总共九颗,都是极品的南洋珠,每颗价值白银十万两。保这趟镖,光佣金就有六万两,抵得上“天胜”好几年的收入。然而,这趟镖还未起程,想劫镖的风声已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那盒珍珠一旦有闪失,不仅天胜镖局的牌子会砸烂,而且镖局倾家荡产也赔不起货主。彭天胜为此忧心忡忡,甚至寝食不安。
  
  所以,当彭天胜看见胖子的算命摊时,便动了念头。他将一锭十两的银子放在桌上,对胖子说:“一分钱一分货,先生既然索价不菲,想必定有过人之处,就请您替我算上一卦。”
  
  胖子点点头,问道:“请教阁下,您是算功名还是测富贵?”
  
  彭天胜摆了摆手:“不算功名也不测富贵,只请先生卜一卜祸福。”
  
  胖子略一沉吟,然后说:“小的有个规矩,看相前先要涂些圣水到那人脸上,此后方可相面算命。”
  
  彭天胜道:“无妨,听凭先生。”
  
  胖子取出一只瓷瓶,将盖子打开,用一支大号的毛笔往瓶里探了探。然后,他用那管笔在彭天胜的脸上涂抹起来。涂罢,胖子拿着笔瞑目沉思。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仔细端详彭天胜的脸。
  
  看着看着,胖子不由双眉紧锁。彭天胜很纳闷,忙向他询问缘故。
  
  胖子说:“阁下印堂发黑,双颊晦暗,头顶压着一片乌云,此乃凶兆。”
  
  彭天胜心中一颤,催着胖子往下说。
  
  胖子叹了口气,缓缓说道:“阁下有杀身之祸。”
  
  彭天胜的脸渐渐苍白,黯然地问:“祸在何时?”
  
  “近也。”胖子回答。
  
  “是在今年吗?”
  
  “不错,从面相上看,祸事已非常迫近。”
  
  “难道是在本月?”
  
  “更近。”
  
  “这么说,竟是这几天?!”
  
  “还要近。”
  
  “先生的意思,是在今天?!”
  
  “再近些。”
  
  “此,此话怎讲?!”彭天胜已面如死灰,身子微微颤抖。
  
  胖子冷冷一笑:“就在眼前!”
  
  话音未落,胖子出手如电,那管毛笔箭一般刺入了彭天胜的左胸!以彭天胜的武功,原本可以躲过这一招。然而,胖子预先在他脸上涂了芳香四溢的迷魂散,使之神志麻痹、反应迟钝。结果,名震江湖数十载的天胜镖局大掌柜猝然倒下了。
  
  胖子的那管毛笔经过伪装,是一支沾有毒药的冰铁判官笔。
  
  等“天胜”的人闻讯赶出来,那胖子早没了踪影,只见掌柜独自在地上挣扎。大伙儿慌忙将他抬入镖局,并派人去请郎中。
  
  彭天胜断断续续地说:“不,不必请郎中,已经没救了……你们快,快去找少爷……”
  
  彭天胜的独子彭飞年方二十,文武兼备。他正在朋友处下棋,听到噩耗发疯似地赶回了镖局。
  
  此刻彭天胜已气若游丝,他挣扎着将一卷布帛交给儿子。彭飞打开一看,见是半幅陈旧的血书。血书上只剩下“同德”二字,旁边盖着父亲的印章。彭飞看不懂,就俯下身向父亲询问。彭天胜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只好尽力朝北方指了指,旋即咽了气。
  
  彭飞放声痛哭,镖局里的人也跟着一起举哀。
  
  2。深夜的告密者
  
  天胜镖局正在办丧事,那个富商段青云找上门来了,他要求退镖。“天胜”的顶梁柱已经倒塌,提出这样的要求也算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