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一边抹布,一边织锦

一边抹布,一边织锦

时间:2018-11-07 来源:admin 点击:

  网上有封广为流传的信,前妻写给前夫的:
  
  “结婚10年,我用坏了三块菜板,四把菜刀,消耗了200多瓶洗涤剂;结婚10年,你每日清清爽爽出门,可知我用掉了400多包洗衣粉。生孩子我用了10个月,你只用了10分钟。我从美女变成黄脸婆变成前妻,你从垃圾股变成绩优股变成别人的丈夫……”
  
  读来让人心酸,每个女子都有做抹布女的天分,大约是一种母性情结,热爱付出,热爱清洁,热爱爱情。这种天分到婚后格外突出,全身投入却成了弃妇,类似一块纯洁的布成了抹布。
  
  这样的例子从古至今比比皆是,同为抹布女,命运却是不同的,要么在泪水中暗淡,要么在泪水中爆发。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郁达夫的诗句。当年他追美女王映霞说:“我和我妻子的订婚,是完全由父母作主,在我3岁的时候订下的。后来我长大了,有了知识,发现两人终不能发生出情爱来,所以几次想离婚,受到家庭的责备。结果我的对抗方法,就只是长年的避居在日本……”
  
  郁达夫的结发妻子叫孙荃,其实也是一个才女,一首广为流传的词,就是他们合写的:“里哭君行,疑已天明。醒来却喜夜沉沉。不是阿侬抛不了,郎太多情。无语算邮程,暗自心惊……”也算是夫唱妇随了,但是在新恋情面前,这不值一提!
  
  孙荃自此独自养育三个孩子,她甚至等着郁达夫能回来,直到传来他在南洋被日军杀害的消息,她依然空空地等着。
  
  但同一时代的张幼仪却选择了另外的一条路。当时丈夫徐志摩追林徽因,再追陆小曼,直至和陆小曼结婚。他和她离婚,据说那是中国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徐乘飞机失事后,作为前妻的她主持了丧礼。
  
  在上海,她办公司,并且还成了中国第一位女银行家,嫁了一位中医。她说:“我是秋天的一把扇子,只用来驱赶吸血的蚊子。当蚊子咬伤月亮的时候,主人将扇子撕碎了。”她将那把碎扇子拼成了精彩人生。
  
  许多婚姻,走不出只能共苦不能同甘的套路,走不出成功背后有一个伤心女人的宿命。是女人用情太深,还是男人太过薄情?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歌手蔡琴的十年无性婚姻,当年她爱导演杨德昌,那时她成名已久,杨在结婚时说,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蔡琴同意了,她觉得他们的爱可以超越身体,只要精神依偎就好。那十年,她隐在他身后,演他的电影,唱主题曲,甚至还做他的电影美工,直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好上。他说那十年于他是一片空白,她泪雨滂沱说,我有全部付出。
  
  问世间情为何物?哪怕被抛弃,女人依然想要一个爱起始的答案,这般,她才能安放那么多付出的、流泪的、甚至痛恨的时光。有一句老话说,情深不寿。莎士比亚说:“最甜的蜜糖,可以使味觉麻木;不太热烈的爱情,才能久远。”这两句有异曲同工之妙。
  
  给男人喝蜜的同时,一定要给他喝白开水。再引申一下,女人付出,但要提醒男人回报;女人奉献,但要提醒男人担当。一句话,义务和责任是一体的,女人不能包揽,男人不能旁观。同时,女人要警觉,一边抹布,一边织锦,以不变应万变。就算被人摘了果子,不过是换一种方法继续明媚,继续繁花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