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一路反常

[新传说] 一路反常

时间:2018-11-07 来源:admin 点击:

  心有不快
  
  朱凯警院毕业,进了铁路公安处,入职培训期间他表现极佳,处里上下都认为他会被机关留用。谁知调令下来,他被分到了乘警支队。朱凯一下子泄了气:乘警嘛,跟乘客打交道,无非维持秩序、调解纠纷,还不如刑侦反扒,跟犯罪分子真刀真枪干得来劲呢!
  
  朱凯带着闷气到队里,刚报了到,之后立马被安排跟车了。在出勤值班室,他见到了值乘搭档——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乘警。
  
  听说这老头姓桂,在行内还有点名气,有“空警”之称,意思是他值乘的列车,这些年基本上没案情,他的报警登记本上,总是空空的。不过抓不到罪犯,就出不了成绩,没成绩,也难怪他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个基层民警,但他资历可熬够了,警衔跟队长平级。
  
  朱凯想到这儿,嘀咕道:“怎么称呼您呢?依咱们处惯例,都是姓氏后挂职务简称,比如王处、张科,看警衔叫您桂队吧,可您又没职务。”朱凯心里不痛快,口气也暗含不逊。按行规,他可以管对方叫师父,可想让他开口叫师父,对方得有两把刷子才成。没想到对方脾气挺好:“得,你就跟列车上的老乘客一样,叫我桂老警吧!”
  
  桂老警带着朱凯办完出勤手续,就搭车到了车站。接车时,不断有列车长以及列车员来与桂老警合影。没想到他人缘倒不错,朱凯正感叹着,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声——有个民工打扮的瘦小老头,背个小竹篼,篼里满是大条的熏干腊肉,老头登车时把竹篼抱在胸前,一不小心,油汪汪的腊肉顶在了前面一个胖小伙的登山包上。
  
  胖小伙像被蜜蜂蜇了似的,猛一回头,小老头呢,眼见胖小伙的包被蹭出了几道醒目的油渍,便赶紧赔不是。胖小伙不耐烦地一摆手,道:“算了,算了。”人家这样大度,小老头更觉过意不去,于是忙不迭地伸手去擦包上的油污,可他刚归整过腊肉,手上全是肥油,这样横涂竖抹,把包擦得更花了。
  
  胖小伙不乐意了,吼道:“你有完没完!”这一吼,吓得小老头擦得更起劲了。胖小伙气得举起拳头,朱凯忙上前拦住了对方:“冷静!”见惊动了警察,小老头哭丧着脸,车也不敢坐了,他正要离开,被桂老警拦住了:“车快开了,都上去说!”
  
  这趟车的终点站是花市站,途中在隆苗站会有一次停靠。上车落好座,朱凯就看见桂老警和小老头聊上了,只听桂老警说:“咦,你这腊肉不错。”小老头不好意思地说,他老家在方果县,他和儿子进城打工好几年了。这次过年,儿子在工地上还有点活儿,就让他带年货先回家。两人东拉西扯,听得朱凯直冒火:天啊,以后工作要是这么个状态,那可乏味透顶了。
  
  好容易桂老警起了身,带朱凯开始例行巡视。这一圈下来足有两个多小时,朱凯正累得扶腰,桂老警一回头,道:“帮我查查从花市到方果县的长途汽车时刻表。”朱凯用手机一查:“早七点首发,晚九点末班车,怎么了?”
  
  桂老警远远望着小老头,叹道:“列车到花市站十点半,看来那老头出站后要天亮才能搭上回家的班车,其实他完全可以坐别的车次啊……”
  
  半信半疑
  
  还挺会替乘客着想!朱凯正哭笑不得,一抬眼,见那小老头朝他们走来了:“我手机丢了!”
  
  桂老警和朱凯问明情况,三人来到车厢连接处。朱凯一边挨个扫视车厢内的乘客,一边心里盘算:车厢里的人都在,多数都在打盹,也没人离开,手机肯定还在车厢内。不过,列车几分钟后将停靠隆苗站,到时上下人流一乱,赃物就可能被转走。小老头怯怯地说:“要不请警官帮忙拨打我的号码看看?我那手机铃声大……”
  
  朱凯嘀咕道:“晚啦,小偷得手后肯定先关机了。”一旁的桂老警想了想,对小老头说:“一会儿停车了,跟我去车站派出所报案,就说是在车站丢的,这样他们立案了好找,不然你跟我说也没用!”
  
  这时,好些乘客都被吵醒了,纷纷朝这边张望,小老头点点头说:“好,我听你的。”
  
  好哇,把案子踢给车站派出所,这样就把自己的责任摘干净了。他这个“空警”,原来是这么混出来的!朱凯皱起了眉,说道:“列车只停三分钟,报案加笔录时间太紧,搞不好会误车的。”
  
  桂老警闻言,眼一瞪:“误了,我陪他赶下一趟!要是我执乘的列车出了案子破不了,我的名誉损失谁负责?”
  
  过了一会儿,列车停了,桂老警拉着小老头下了车。三分钟后,一声长笛,列车启动了,桂老警和小老头果然误了车。
  
  渐渐加速的列车上,朱凯正摇头苦笑,突然车厢内响起了洪亮的手机铃声,一回头,只见桂老警举着手机和小老头就站在身后。朱凯一下子明白了:刚才八成是桂老警欲擒故纵,故意当众带小老头下了车,造成误车假象。偷手机的贼见了,放松了警惕,忍不住开机,把玩起到手的猎物。不料桂老警带小老头又从别的车厢上了车,小贼猝不及防,想关机也来不及了……
  
  朱凯冲上前去,将正举着手机的胖小伙连人带行李,带到了餐车上。胖小伙却大叫冤枉:“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只觉腰硌得慌,伸手一摸,還没看清是啥呢,它就响了呀!”
  
  朱凯正想加大审讯力度,桂老警一摆手:“搜他的包。”朱凯把胖小伙的包翻了个底朝天,包里只有几套衣物。桂老警拿起空包,往里嗅了嗅,就丢回给了胖小伙:“可能贼见动静太大,也可能嫌这手机不值钱,所以趁乱把它抛在了你的座位后。好吧,谢谢配合,你可以走了。”
  
  这么轻易就放走了疑犯,朱凯有些不服了:“这胖小伙说是出差的,包里洗漱用品、替换内衣都不见带,没拆封的运动外套倒是背了好几套,还有,他全身上下就裤兜里几张零钱,手机、钱包都没有,不可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