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想睁开眼看见你和阳光

想睁开眼看见你和阳光

时间:2018-11-08 来源:admin 点击:

  给父亲打电话说父亲节快乐,父亲问啥?我说今天父亲节,祝你父亲节快乐。父亲说,哦,你也快乐。我说,那啥,是父亲节,父亲快乐!父亲说,我知道,我意思是你啥时过这节?我……父亲说,明年过得上吗?我……后年过得上吗?我……父亲说,那我还快乐个什么!这是父亲节那天,微博上广为转发的一条信息,我看着它,泪一滴滴落在键盘上。
  
  父亲终没能过上他生命中的第60个父亲节,带着我未尽的孝心,飞往另一个世界。我曾在他卧床生病的两年里答应他,在他有生之年娶妻,让他安心,可是,他还是带着遗憾离开。母亲说,父亲在临终前最后的清醒时刻,还开玩笑说:“我抱不上孙子了,你要替我多抱抱,然后到了天堂,告诉我孙子长什么样子。”
  
  其实这两年,我一直在马不停蹄地相亲,也希望能遇见自己的另一半,结束这种飘零的状态,可是一直都未能如愿。朋友说,每个不想谈恋爱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你是不是还对小菲念念不忘?
  
  那段持续七年的感情已经风干在记忆里了。我跟小菲是大学同学,大学四年,校园里处处有我们相爱的痕迹。十七八岁的年纪,把所有有关爱情的美好想象,都付诸实践。因为她喜欢逛街,我的双腿可以负荷长距离走路,练就了挤公交抢座的矫捷;她喜欢熬夜,我就在宿舍楼下陪她,与恶蚊相搏;她赖床,我会把早餐送到她宿舍窗外……那时候展望未来,处处都是美好一片,结婚、生子、旅行……似乎,生活的舵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就像一位专家写给高考结束的学子的一句话,“殊不知,他们离开的是真正的天堂”。离开学校以后才发现,自己的那些壮志雄心不过是无声呐喊,还没出声,就已淹没在人声鼎沸的人海里。小菲的父母给她找了份银行的工作,我跟朋友合伙开了家琴行。我们打算着,她有稳定的工作,我开店积攒经验,三年后创业,即使开店失败,也能保证家里不会弹尽粮绝。可是,让孩子稳定地生活大抵是每个父母的心愿,她父母坚决反对我开店,他们甚至托关系在某个小县城的银行给我谋了个实习的职位。我的拒绝让她的父母难以接受。而后,他父母一再地让我考公务员。看我一次次考试失败,她父母甚至开始动员亲戚朋友给她介绍对象。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送她回家,看她消失在眼帘里,我都想,或许,我真的不能给她幸福。那时候对她父母有着诸多抱怨,世俗、刻薄、小市民……她压力也很大,在父母和我之间不知如何抉择,脾气大了,耐性小了,要求多了……我看着她慢慢变成一个我不认识的样子,内心悲伤,却说不出来。此时,正值我父亲生病住院,我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她的情绪。2009年10月的一个深夜,她让我给她交话费,无意间打开她的通话记录,我瞬间崩溃,最近两个月里,全是她和一个固定号码的通话记录。我忽然记起,她说过有个同事在追她。那晚,我一夜无眠,第二天,把她的东西快递给她,我搬家离开。
  
  在无声里分手,或许因为坚持得太过辛苦,心生疲惫,亦或许,两个人深知,坚持也是无望,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在心底对七年挥手说再也不见。我内心并无太多悲伤,偶尔会感到失落,而这种失落随着琴行生意的繁忙也被冲得淡淡的。次年五月,我考上了南京某事业单位会计一职,把琴行转给朋友。工作之余,跟朋友弹弹吉他唱唱歌,也会去相亲,只是,总觉得少了激情。
  
  有人说,谈恋爱就是你哄哄我,我哄哄你。我觉得这句话棒极了,我想找一个二十七八岁通情达理的姑娘,在南京有份工作,可以不会做家务,但是一定要精神独立。我们相互哄着,即使吵架,也能握紧彼此的手;每天早晨睁开眼,看到彼此和阳光都在,就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