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不一样的深情

[新传说] 不一样的深情

时间:2018-12-02 来源:admin 点击:

  快过年了,喜庆的气氛越来越浓,在外打工的人就像候鸟一样纷纷往家飞。林雨霏却不想回家,路途太遥远了,工作又忙,更主要的是自个第一年参加工作,工作不好找,公司又需要人春节值班,所以干脆留下来,还能挣点加班费。好在现在手机能即时沟通天涯海角,那就通过视频向爸妈问候拜年好了。
  
  自个不回家得提前告诉爸妈一声,免得他们盼望。在视频时,林雨霏看到爸妈又苍老了一些,一到冬天妈妈的哮喘病就会发,今年也不知发了没有。雨霏心脏紧了一紧,可还是硬着心肠说不回家。爸妈听了沉默了一刻,然后一起笑着说:“行啊闺女,不回来就不回来呗,我们都挺好的,你自个在外多注意身体,吃饱些,天冷要穿暖和些。”
  
  一家子絮叨了一会,要关机时林雨霏随口说了一句:“妈,我好想吃你亲手做的葱油饼哦。”
  
  林雨霏说过也就忘了,接下来继续忙她那永远也忙不完的工作,只有忙碌才能忘记家乡和爸妈。谁知过了几天忽然有一个快递送到单位,竟是爸妈寄来的,林雨霏诧异地打开一看,是一摞子香喷喷的葱油饼!
  
  好容易熬到下班,林雨霏急急忙忙回到租住房,第一件事就是加热一张葱油饼。当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香味散发出来时,当咬一块美味无比的饼入口时,林雨霏心里滚烫,但更多的是酸楚……她告诫自个不许流泪,思念一旦开了头是很难打住的。
  
  想不到自个随口一说妈妈就记住了,还快递过来,那我寄点什么给爸妈呢?自个拿工资了,应该回报一丁点了。嗯,就寄给二老各一套保暖内衣,老家天冷,爸妈又舍不得买新衣,这两套内衣就算是送给爸妈的过年礼物吧。主意拿定,林雨霏立即上街,精挑细选了两套厚实实的保暖内衣快递了回去。
  
  过了几天爸来电话了,在问候两句后爸说:“闺女,内衣收到了,你花了不少钱吧?这孩子,我们有得穿,你花什么钱嘛。这个,可你妈还是生你气了,都不肯吃饭了。”
  
  林雨霏原本挺高兴的,听到这个心里一惊:“生我气?妈为什么生我气啊?我好好的根本就没惹妈啊。”
  
  爸说:“还没惹?告诉你,你根本就不想你妈,她能不生气吗?”
  
  林雨霏急得没法说:“我怎么能不想妈呢?哦,妈气我过年不回家是不是?可我真的忙啊……”
  
  爸打断她:“不是这个,而是你没有吃完她给你做的葱油饼。告诉你闺女,这些葱油饼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你妈费了大心了,丁是丁、卯是卯地慢慢烙不谈,只要有一丁点不好看,你妈就留下自个吃,这几天家里天天吃挑剩下的饼。寄给你的那些个饼你发现没有,个个像艺术品,可你都没吃完。”
  
  林雨霏脸一下子红了,还真被爸说中了,直到现在还有几张饼搁着。葱油饼要趁热吃才香,一旦冷下来,无论回炉怎么加工,香味、口感都大打折扣,所以两天一过雨霏就有些懒得吃了。可是,远在老家的妈妈是怎么知道自个没吃完的呢?
  
  听了雨霏的疑问,爸哼了一声,说:“你妈精着哩,她在那摞饼最底层夹了一张纸条,你找出来一看就知道了。”
  
  雨霏一听忙挂了电话,翻开饼一看,最下面果然压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袋内有一张小小的纸条。
  
  拿出纸条,只见上面的字工工整整一笔一画,是妈的笔迹,可以想见妈写时有多认真!写的是:闺女,饼好吃吗?好吃的话就来一个电话,妈再给你寄。
  
  自个一直没发现纸条,也就一直没打电话回去,所以妈推断出自个没吃完饼,所以生气了。这就是老小孩一样的妈妈设的机关!
  
  雨霏把鼻子慢慢靠近葱油饼,细细嗅一口,再深深嗅一口,刹那间好像嗅到了妈妈的气息……
  
  在情绪好容易平定下来后,雨霏有点不服气了,立即打电话回去,是爸接的电话,雨霏说:“喊妈接电话。”
  
  在妈接过电话后,雨霏带着恶作剧的心理,说:“妈,我最近有点忙,所以饼还没吃完,可不代表我不想你啊。可是你和爸又不上班,生活闲得很,却为什么不想我?”
  
  妈的声音听上去吃了一惊:“我和你爸天天念叨你,你还说我们不想你?你这丫头太会冤枉人了。”
  
  雨霏说:“既然想我,那我寄给你们的保暖内衣为什么没穿?”
  
  妈这回声音有些结结巴巴的了:“这个……你怎知道我们没穿的?”
  
  雨霏“咯咯咯”得意地笑起来:“妈,跟你一样,我也设了机关,同样把一张纸条夹在内衣里,就夹在送你的那套内衣里,打开一看就知道啦。”
  
  妈妈有哮喘病,所以雨霏向一位医生朋友请教了一些冬季预防哮喘发作的方法,然后认真写在纸上,再夹在内衣中一同寄了回去。信的最后雨霏让妈妈看完纸条后打个电话过来,“汇报”一下有没有遵守这些要求。妈妈一直没来电话“汇报”,这就证明妈妈没打开内衣,从而也就没有发现纸条。
  
  妈妈那边挂了电话,不用想雨霏也知道,现在老两口正急急忙忙地拆内衣找纸条哩。
  
  过了两分钟手机响了,是爸打来的,爸的聲音听上去有些不好意思:“闺女,还真有纸条哩。”
  
  雨霏调皮地说:“我们扯平啦,这下你们不能怪我不想你们喽。”
  
  爸的声音分外平和:“不,闺女,不是这样的。我们不穿你买的内衣,是你妈说了,内衣不许穿,因为这是闺女这辈子买给我们的第一件礼物,我们要永远留个纪念,否则穿坏了就太可惜了……”
  
  雨霏静静地听着,脸上忽然潮濡濡的,是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同样溢满爱的纸条,同样没被发现,却有着不一样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