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怕见学生的老师

[新传说] 怕见学生的老师

时间:2018-12-05 来源:admin 点击:

  马友全县长是个怀旧的人。马县长读书时,班主任侯得良对他特别好,后来他高升了,还回母校看过侯老师。最近,马县长听说侯老师退休了,去了槐花中学做后勤,正好教师节快到了,他就想过去看看。
  
  秘书得知马县长的想法,私下联系了槐花中学的杨校长。杨校长听说马县长要来,一口气说了几个“欢迎”,说侯得良每天都在学校,随时恭候马县长大驾光临。
  
  这天,马县长忙完工作,让秘书跟杨校长联系,打算去探访恩师。很快,秘书就安排好了。马县长坐进车,车向槐花中学驶去。
  
  刚出城,秘书的手机突然响了。秘书接完电话,一脸苦相地对马县长说:“杨校长打来电话,说侯老师有急事,请假回家了。”马县长一愣,笑了起来:“八成是侯老师腼腆的毛病又犯了。”记得当年,侯老师性格就特别腼腆,开个家长会都要脸红。马县长立即让司机掉转车头,说改日再去。
  
  秘书不敢怠慢,没少跟杨校长联系。通过沟通,秘书了解到,上次侯老师“请假”,杨校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为了避免这一情况再出现,秘书和杨校长商定,下次马县长要去,绝不提前通知侯老师,要给侯老师一个惊喜。杨校长向秘书做了保证,下次一定让马县长见到真人。
  
  教师节这天,秘书告诉马县长:“今天去看侯老师吧,杨校长正在恭候。”秘书说,这次绝对没问题。随后,马县长一行人坐上汽车,悄声向槐花乡开去。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楊校长不时给秘书发来信息,说侯老师一直在岗,让马县长大可放心。
  
  很快,汽车就开进了槐花中学。杨校长早早地等在那儿,等马县长下了车,他上前握住了马县长的手,寒暄后说道:“侯老师年纪大,身体不太好,现在就做后勤工作,办公室在教学楼后面。”
  
  三个人顺着过道来到教学楼后,杨校长指着面前的一排平房说:“这排是后勤办公室,侯老师在第三个门。”马县长瞅了一眼,第三个门正开着,看来,侯老师在。
  
  一行人来到办公室门口,杨校长喊了声:“老侯,看谁来了?”不过,屋里没有人应声。杨校长一步跨进屋里,扫视了一遍,侯老师并不在。看桌子上的茶杯还冒着热气,想必侯老师临时出去了。既然门都没关,看来没走远。
  
  办公室条件简陋,杨校长觉着在这里等不太方便,就请马县长到校长室等,大家坐下来喝起了茶。
  
  大约五分钟后,有人给杨校长打电话,说侯老师办公室上了锁。杨校长惊呆了,自己一直盯着侯老师,也就刚才陪马县长去校长室的工夫,侯老师就溜了?
  
  马县长发现杨校长脸色不对,就问怎么回事。杨校长一边擦汗一边说出实情。马县长很惊讶,但还是冷静地说:“没想到侯老师还是怕见人。”杨校长盯着马县长:“怕见人?不对呀,侯老师平时挺外向的!”这么一说,马县长的表情不自然起来。县长微服私访吃了闭门羹,说起来真是没面子。
  
  突然,杨校长好像想起了什么,对马县长说:“我们可以查一下摄像头,看看侯老师去哪里了,学校的监控可是全方位无死角。”
  
  杨校长赶紧打开监控设备,调出侯老师办公室附近一个摄像头的监控录像,马县长也凑在电脑旁边。大家从屏幕上看到:就在刚才,侯老师进了办公室;没出几分钟,马县长赶到;大家刚走,办公室的房门,就被人从里边给关上了。
  
  侯老师没走,就在办公室!杨校长忍不住说:“太不像话了!”马县长却说:“我没说错吧,侯老师怕见人。”既然侯老师在办公室,那就去吧。马县长再次来到侯老师办公室门口,敲起了门。
  
  马县长在门外说道:“侯老师,我是马友全,您的学生,来看您了。我知道您在屋里呢。”
  
  好一会儿,屋里才传出声音:“你自己进来吧。”
  
  杨校长气得在心里默念:说他胖,他还喘上了。
  
  马县长答应了侯老师,侯老师这才把房门打开一道缝,说:“进来吧。”马县长让大家在外边稍等,自己一闪身进了办公室。
  
  师生相见,分外亲切,两个人的手握了好一会儿才放开。马县长发现,侯老师身后贴墙的橱子,门半敞着,瞅了一眼,明显有被人坐过的痕迹,他忍不住说道:“老师,您刚才……”
  
  侯老师点点头:“对,刚才我实在走不脱,就藏进了橱子,心想等你们走了再出来,没想到你们又杀回来了。”马县长知道侯老师腼腆,可也不至于这样吧?侯老师看出马县长的疑惑,主动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装着老师,无论去哪里工作都想着报师恩。之前,你也回母校看过我好几次,因此,我是真心怕见你,铁了心要躲着你!”
  
  这番话说得马县长脸色青一块红一块的,半天才说:“莫不成我是大老虎?”
  
  “那倒不至于,不过,你可能感觉不到,”侯老师接着说,“前几年,你回母校看望老师,都要让我陪你满校园转。最后,还少不了照一张合影。”
  
  说到这里,侯老师扶了扶自己的腰:“每次照合影,你在一旁坐着休息,让老师站着演练队形。最可气的是,拍照时,你们领导坐在前排,老师却在后排站着。你名义上是来看望老师,我看呀,就是来为自己争一个尊师的美名。你坐到了县长的位子,却如此沽名钓誉,唉……”侯老师摇着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膝盖,说:“我的腰和膝盖现在都有毛病,不能长时间站着,所以,没办法,只好躲着你……”
  
  马县长的脸彻底红了,额头也出了汗,他站在侯老师面前,低着头沉思了半天,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没一会儿,门打开了,大家“呼啦”一下围过来,马县长却摆摆手,说:“取消今天学校安排的所有活动,我和侯老师说说悄悄话。”